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辗压建奴
    “那是绕到前面去堵我们的建奴兵c象有四五个吧。妈的,这些建奴狗真狡猾!”马举气恼地骂道。

    “管他娘的有多少个!老子都来个一锅端了!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间了!”王瑞学着春晚时刘谦的模样,很是装逼地轻描淡写的说道,又将吉普车开到路中央。这时,被建奴追得落荒而逃的陈铭,已经骑着马快跑到离王瑞的这个“吉虎”三丈近了。

    “轰!”王瑞开始扶正方向盘,轻踩油门就要进入加油状态。

    “啊!”本来就在惊慌状态中的陈铭,此时突然又看到面前这个两眼发出刺眼亮光的怪物,不由得一下子惊得目瞪口呆!

    “笨蛋!快让开!”王瑞吼道。陈铭见怪物里居然还钻出一个人脑袋来,更是吓得傻了眼。

    “小兄弟!快闪到边上去!这是天降吉虎!”马举一边挥着手示意,一边急急地向陈铭吼叫道。

    “好,好!”陈铭手忙脚乱地控着马,闪往大路边上。王瑞则驾驶着动力强劲的大排量吉普指挥官,轰隆隆地发出浑厚的咆哮,向着后面十多丈远的四个建奴扑将过去!

    “妈呀!马大哥,这是个什么东西?”陈铭总算有惊无险地跑到了马举身旁,瞪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麒麟瑞兽!上天降下来拯救我们这些辽东苦命人的。那个小兄弟说又叫‘吉虎’,是从昆仑山上下来的。”马举高兴地向陈铭解释道。

    “啊,不过,马大哥!我们还是快跑吧!这些建奴狗可是凶残得不得了!”陈铭突然想起了这一碴儿,扯着马举的马缰绳便要和他一起逃。

    “别怕!有麒麟瑞兽和这个小英雄在,多少建奴都能给辗死了!”马举摇着头拨开陈铭的手臂,胸有成竹地对笑着道。

    “快看!吉虎要发威了!”马举回过头去,指着前方,招呼陈铭一起来观看这惨烈的“车祸现场直播”。

    我靠,这么精彩的现场视频,要是在后世,放在任何一个直播平台,都能冲到头版头条吧!这可比汪峰老师那什么什么的精彩。

    “嘀嘀,嘀答!”和建奴相距三四丈远时,王瑞猛按了几下喇叭,把建奴的马吓得都顿了一下,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趁着建奴战马的速度放缓,王瑞猛踩油门向左边冲去。冲过一半后,他又向右边猛打方向盘,顿时将四个建奴都别下战马,其中两匹战马还被撞得唏碌碌地倒在地上惨叫。

    “好!吉虎威武!”马举激动地挥舞着拳头,象个狂热的足球粉丝在看自己心爱的球队对抗,大喊大叫着为王瑞和他的吉普车打着气。

    “轰!”看到一个建奴在亡命般地向前逃跑,王瑞猛地一踩油门,瞬间便把他撞倒在地上,辗成一块人肉大排。

    “哈哈p星撞地球!王瑞撞建奴!”王瑞得意地自言自语着,又倒车向一个向后爬的建奴辗去,正好压在他的两条大腿中间,直接就压烂了他的下身和卵子。

    “啊,啊!阿玛救命呀!痛死我啦!”这个建奴被辗得哇哇的惨叫,却并没有当场毙命。王瑞也起了玩心,并不一下子把他压死,又一打方向盘,巨大的宽轮胎压过这个建奴的腰间,又向另一个建奴冲去,当即把这个半死不活的建奴压成了肉饼。

    “好!今天玩爽了,老子真是过瘾了!”撞了几次建奴后,王瑞突然觉得这车撞建奴的游戏真是超级的爽。妈的!老子还真玩上瘾了!他在心底笑道。

    “好呀c!小兄弟威武!”马举大着胆子打马上前来。陈铭则远远地跟在他后面,一脸吃惊地看着满地血迹的惨状:这残暴无比的建奴兵,就被这啥“吉虎”轻而易举地全辗死了?

    “小兄弟?我很小吗?我都四十多岁了!”王瑞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一头雾水地皱着眉道。

    “小哥儿,你就别乱开玩笑了,你这年纪也最多比这陈铭大两三岁!”马举摇着头微笑着说道。

    “好吧,小兄弟就小兄弟吧。莫非老子这样穿越过来后,真的重返十八岁了?”王瑞苦笑着想到。

    “哈哈!我咋把它给忘了!”他猛地一把拉下遮阳板上的化妆镜,急不可耐地向镜子中看去,只见一个英俊英武的面容出现在自已的眼前,大约也就只有十**岁的模样。

    “啊!”,这还是我吗?他吃惊地叫道,再仔细地一端详,却发现还真的是自己,眉眼轮廓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鼻梁变得更加挺拔了,脸上的赘肉斑痕也不见了,代之以英气逼人的朝气,就象漫画中霍去病那张刀砍斧削般坚毅的英武面庞。

    “哦!”他又激动地大叫了一声,将面容贴得更近些,发现还是和之前看到的一样。哦,看来,我是真的穿越过来后变年轻变帅了?难道这个月时空管理局是韩国人担任值星官吗?穿越还附送了天然整容手术!?王瑞想到这,就忍不住要发笑。

    “小哥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马举的声音将王瑞拉回到了现实中来。马举对这“吉虎”和王瑞的战斗力,现在可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由自觉主地就奉了王瑞为首领,跑来找王瑞做决定。

    “割首级!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可能还会更多的建奴很快赶来。我们最多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王瑞好象突然找到了前一时空在西北边疆指挥小分队和暴恐分子作战的感觉,十分果断地吩咐道。

    “好!”马举应了一声,径直提着刀向一个还未死透的建奴走去。他也不顾这个被压断两条腿和一只手的建奴兵的苦苦哀求,举刀便是一通砍杀。一边砍还一边恨恨地骂道:“你这狗建奴,还有脸求饶?你杀那许多汉人时,可曾在意过他们的哀求?”

    “好!对待这些建奴就是要以牙还牙!”王瑞对着马举竖着大拇指赞道。

    他又转头看到陈铭还傻傻的坐在马上,便以不容分说的口气对他吼道:“那个谁?对,小兄弟!就是你!你也过来干活!”

    三人忙碌了小半个时辰,才将这“车祸现场”或者说战场打扫干净。不过收获就特别丰厚:十八个建奴士兵脑袋,七匹雄壮的战马,二十来套刀枪弓箭和盔甲,还有无数的肉干豆饼,尤其让王瑞不解的还有两百多两现银和一些还带着暗红血迹的金银首饰。

    “这些建奴兵打仗时,身上怎么还带着女人的东西?”王瑞还沉浸在刚才车撞建奴的兴奋之中,也不细想,张口便向马举问道。

    “这些天杀的狗建奴!他们屠灭我们汉人的许多村子,杀人,强女干!抢光所有值钱的东西。连老人婴儿都不会放过!这些女人的东西,就是他们杀了人抢来的!”马举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愤恨地说道。

    “马大哥!现在有了这‘天降吉虎’和这个英武的大哥,我们就不怕了!”陈铭贴心地安慰他道。

    “对了,大哥,你贵姓呢?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到了这里?”陈铭又是敬佩又是害怕地看看了王瑞和身型庞大的吉普车,好奇地象发射连珠炮一样的发问。

    “好吧!我便跟你们说说我是从哪里来的,不然你们会一直心中挂着疑问。”王瑞说完,静静地眺望着西方,一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从哪里来的?从几百年后穿越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