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险象丛生
    “驾!驾!驾!”趁着建奴全部停下,照顾落马的塔克兰这个宝贵的时间间隙,马举猛抽着战马,一路向南面狂奔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建奴追兵的视线之外。

    两刻多钟后,这匹可怜的枣红大马终于累得口吐白沫地倒下了,将措不及防的马举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我命休已!”马举揉揉摔得发痛的手臂,有点绝望地想自言语道。不过嘴巴里说虽说,他手脚却没有停下来,总不能坐地等死吧?这可不是他马举一个练过武中过秀才,文武全才的年轻人的风格。

    他迅速地将散落的包裹杂物,特别是自己的弓弩箭支收拾了起来,决定离开这里找一个地方先藏起来。等建奴追兵走远后,再相机逃往南面东江军的控制点。

    这时摆在马举前面有两条大路,一条在外面通向正南面,另一条靠北一点,道路也更加宽广,好象也是通向南面。马举只是短暂地思考了一下,便沿着靠北的道路跑去。

    这是一个交叉路口,如果后面的建奴追来,肯定是会分兵追击的。但是靠北面这条路更靠近山,方便自己找地方躲藏起来。另一条路可是放眼望去一马平川,完全是没遮没拦。

    等马举沿着这条路跑出去小半里,刚找了个树林躲起来,却听到散乱的马蹄声在不远外传了过来。

    “妈的,这伙建奴这么快?”马举有点惶恐了起来。他可是不顾马力地狂奔往死了跑啊!想不到这么快,竟然便有建奴追了过来。

    虽然心中非常紧张,马举还是决定看看有多少人追了过来。他躲在一株大树后向北面望去,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骑着一匹大马狂奔而来,同时手中还拽着一匹马的缰绳。后面两个追赶的建奴兵,正在离他已经只有三四丈远了!

    马!有马!有马就有活命的希望!心念一闪,马举立即毫不犹豫地拿起自己最趁手的精钢驽来,抽出一支放入弩中,会心聚神地对着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建奴移动起来。

    逃命过来的这个少年叫陈铭,今年十七岁,辽东耀州人,跟着村子里的秀才老爷念了几年书,还指望着将来有个出息,哪知这建奴鞑子来了,将他全家都杀了。幸好他那天在山坡上默记他的圣贤书,才撞巧躲过这一劫。

    机灵的陈铭顾不上悲伤,趁着建奴都在村内,和马举一样在村口抢了两匹马就跑。一路东躲西藏地到了永宁。

    本来以为到了永宁就安全了,但没想还是在路上被两个建奴甲兵发现了。两个凶残的建奴当即策马就向他追来。吓得他只好一溜烟地打马狂跑。

    但他的骑术比马举还差,更比不得建奴的甲兵,跑到这一片小树林外时,他觉得自已肯定就会被建奴追上杀了。他好几次回头看了,这两个建奴可就在他身后几丈开外。要不是这两个建奴兵带着“猫抓老鼠”的游戏心思,他早就被这两人用箭射杀了。

    “嗖!”正在绝望之时,树丛里突然射出了一只钢制的驽箭。锋利的箭头带着巨大的动能,穿过跑在最前面的那个甲兵脖子,立时将他射杀当场。

    这个建奴的尸体毫无征兆地便向后倒了去,堪堪砸在了后面那名建奴兵的马头上。受到撞击的马儿猛地一尥蹶子,将措不及防的建奴兵当即甩下了马去。

    啊,怎么回事,陈铭也注意到了后面的响后,忍不棕头望去。他正在迟疑间,一个人突然从树林中冲了出来,身手敏捷地跳上了另一匹空马。

    “小兄弟!继续打马跑!”那人在他马腿后踢了一脚,便打马往前跑。他一边操控着战马,一边大声吼道:“我也是汉人!我是马举,马德高!”

    “好!你救我一命,我送你一马!我们扯平了!能不能跑掉就全凭本事了。”陈铭在马上痛快地说道。

    “别啰嗦!快骑马跑,建奴又追来了!”马举在后面催促他道。

    两人急忙打马往南面复州方向跑,不曾想后面跌倒的这个甲兵是个巴牙喇,战斗意志极为强悍。同伴的死并没有将他吓跑,他从地上爬起来后,捡起弓箭兵器,继续锲而不舍地跟在两人身后追来。

    小半刻功夫不到,马术欠佳的两人又被这个建奴巴牙喇咬住了。十丈,八丈,六丈,追得越来越近了。进入五丈之后,这个建奴开始举起手中的弓箭,对着马举的后背瞄准。

    “嘣!”他正要射出之间,突然听到猛地一声弓弦响,手上不由得迟疑了一下。

    这一声空弦正是马举所拉,不过后面追赶的建奴巴牙喇并不知道这是空弦,他急忙侧身一闪,手中的箭支也掉在了地上,可是却并没有发现弓有箭射来。他急忙回身坐正,反手去箭筒里取箭,那知马举这次却闪电般的又是一箭射来,堪堪正中他的喉间。

    “啊!”这个建奴兵眼睛瞪得溜圆,软软地向后倒了下去。他临死也不相信,身经百战的自己会死在一个逃亡的汉人手里。

    “马大哥!你的箭法实在太好了!多谢大哥相救!”和马举同行的陈铭高兴地吼了起来。

    “快下马!我们去把这个巴牙喇的马也牵过来!多一匹马,我们就多一份逃命的希望。”马举对陈铭吩咐道。

    “嗯嗯!我们要注意节省马力!不然再有建奴追来,我们就跑不了了。”陈铭附同道。

    陈铭听话地下马将死掉的建奴的马牵过来,当然顺刀,弓箭等物,也没放过.

    马举看他这样就想算收拾拾完了,不由得摇头在心中叹息道:真是少年人,不知道世事艰难啊9有一大堆东西,他居然就扔在原地不要了。真是败家子儿!

    “哎,小哥儿,把他的衣服啥的,都全剥了。能穿能用的,我们都可以拿来用。还有,搜搜他身上有没有银两吃食?动作麻利点!赶紧的!”马举不客气地对陈铭吼道。

    “好嘞!”陈铭也不生气,立即一通折腾,把这建奴剥得赤条条的。两人分了扒下来的衣服穿在身上,又搜出几块干羊肉,狼吞虎咽地吃了。

    还有十多两银两,陈铭也没多想,悉数交到马举手上。

    “会射箭吗?”马举问道。

    “会。不过射得不太好!”陈铭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会?那这建奴的弓箭武器就归你了!我们还得赶紧逃,建奴很快就会发现了。后面的建奴追来咱们就死定了。”马举解释道。他可知道后面还有一堆建奴兵在追自己呢。

    两人正要上马时,马举迟疑了一下,拿起顺刀走到这个建奴兵尸体旁,咔嚓咔嚓几下,将这建奴的脑袋砍下,用一块破布包了吊在马背上。

    看着马举砍首级的血腥场面,陈铭惊得说不出话,只是脸色苍白地拼命闭着嘴巴,才使自已没有呕吐出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马举又将耳朵贴在地上倾听了起来。听了十多息后,他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陈兄弟!快上马!可能有十多个建奴追来了!”

    “啊!这么快又有建奴追来啦!”陈铭觉得自己简直是哗了狗了,这建奴兵简直就象是狗皮膏,甩都甩不掉!

    马举拉上建奴的马,和陈铭一人再分骑一马,急急忙忙的又往南边狂跑。

    跑了一刻钟后,陈铭和马儿都跑得大汗淋漓了,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马举的身后。马举苦笑着,只好停下来等他。等他跑近了,马举这才说道:“陈兄弟,你换匹马!再不换马,马儿跑死了不说,我们还得把命丢掉!”

    陈铭刚换好马,远处就传过来轻微的滴答滴答声。两人同时脸色大变,马举大吼道:“快跑!他娘的,建奴又追来了!”

    但是陈铭马举两人的控马技术,实在是不能和身经百战的建奴兵相比。尤其是陈铭,仅仅就算是一个会骑马而已。因此,一刻钟不到,建奴的马蹄声就越来越近了!

    陈铭惊慌地回头看了一下,见有十多二十个建奴追来了,不由得吓得脸色惨白。不过他还颇有节操,他声嘶力竭地冲马举大叫道:“马大哥!你别管我!你快跑c多建奴追来了!”

    “别废话!不要回头,只管往前跑!”马举大吼着回应道。

    看着陈铭继续打马往前跑,马举也回头望了一下。一望不紧要,一望之后,他自已也吓了一跳:正是之前追他的那二十来个建奴兵,此时正不紧不慢地死死咬上来了!

    妈的!看来老子要把小命丢在这里了!哎,才杀了三个建奴呢,老子全家的大仇还没有报!马举有点沮丧地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