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夺命逃亡
    1626,大明天启六年。

    辽东,永宁沿海左近。

    葱郁的草木如同绿毯,铺满夏日的辽东大地。漫山遍野的青草中,鲜花丛生。

    灌木野草在海风的吹拂下,波浪般地起伏摇曳。凉爽的海风如扇抚身,一切让人心旷神怡。

    “驾!”一身是汗的马举甩着马鞭,苍惶地夺命逃亡。此时的马举心跳得十分厉害,入耳是呼呼的风声,身边的凉风美景和他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尼玛!只要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换谁也不会有心情去看什么鸟风景,这可不是周末去郊游!

    因为就在他身后两里开外,二十多个面目狰狞的建奴甲兵,在一个叫塔克兰的拔什库巴牙喇带领下,正不死不休地追赶过来,恨不得要抓住他碎尸万段。

    原因无他,这伙建奴兵今天跟着塔克兰,去永宁南边一个叫马家庄的地方抢掠烧杀。等他们兴高彩烈地扛着大包小包抢掠来的金银财物出来时,却发觉守马的塔克兰独子的脖子上中了一箭,被人砍开了肚子,死翘翘了!

    “主子,丢了两匹马,这杀害少主子的汉狗(注.1)定是往南边逃了!”一个甲兵数了数马匹后,急急忙忙地报告道。

    “跟主子去追!要抓活的!老子要逮住这汉狗千刀万剐!”塔克兰抚摸着儿子还有些温热的脸庞,气极败坏地大吼道。

    不惜马力地向南追了**里后,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逃亡的汉人身影。这人骑着塔克兰的那匹大黑马,还牵着塔克兰独子的枣红马,正在拼命地向南逃。

    这个逃跑的汉人,正是射杀塔克兰十四岁独子的马举。他今天一早进山打猎,回村时却发觉庄子时火光四起。无数次,他都想冲将进去和这些丧尽天良的建奴兵拼命,因为他知道这些建奴兵一定在杀人放火,连妇孺老人都不会放过。

    但当他看到庄子门外的几十匹马时,他便灰心丧气了,因为从马匹的数量上判断,这伙建奴的人数一定不少。虽然他也练过武,造出的弓弩还特别精良,算是七里八乡的神射手,但他还是不敢自大地认为,自己可以干得过几十个久经战阵的建奴甲兵。

    毕竟打猎射兔子射野鸡,可比不得真正的战阵厮杀。怎么办?马举着急地思索着。亲人邻居的哭喊声响彻庄内,他却无能无力。

    作为一个十五岁就中过秀才的读书人,马举可说是远近闻名的神童,所以他想事情的方式还是和村夫愚妇们有所不同,那怕心如刀绞还是有几分冷静。他最后终于痛苦地做了个决定,就是不要冲进去做无谓的牺牲。

    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这有用之身,总能有找建奴复仇的时候。他文武双全,他是墨家的传人,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走!”马举打定决心要逃走时,再一次看到了那几十匹建奴的战马。从永宁到复州,再到东江军控制的北汛口,可还有一百多里呢。有了马匹,才能顺当地逃出去。

    有了抢马的心思后,马举这才注意到守在一边的塔克兰独子。他长得黑黑壮壮,个子并不高,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此时正一边喝着马奶酒,一边望着火光四起的村庄发笑。在他看来,烧杀抢掠这些汉人,仿佛就是天经地义的。

    塔克兰为了培养他杀人的勇气,可是抓了两个汉人让他砍杀过了。虽然自己现在只是在外面守马,但庄子内汉人妇孺孝的哭喊声,还是让他有股嗜血的兴奋。

    “啊!”他突然得右边脖子一阵涨痛,艰难地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的猎户打扮的汉人正在向自己冲来。他想去抓弓箭,却觉得身子猛地一沉,不受控制地栽倒了。

    “该死的建奴!去死吧!”马举见射中了他的脖子,便放心地冲了上来,抽出马鞍上的一把顺刀,对着这个少年建奴一阵乱砍。

    说起来这还是马举第一次杀人,他甚至于都不敢看这个建奴的脸,他只是麻木地对着这人的肚子一刀又是一刀地乱刺乱捅。直到将他的肚子完全捅开,肠子内脏血淋淋地流了出来,马举才颤抖着手停了下来。

    “要赶快跑!”擦拭掉溅在自己脸上温热的鲜血后,马举终于冷静了下来。他迅速抓过两个包裹,挑出两匹最为高大的战马,开始向南夺命奔逃。

    “哎,我怎么那么傻!”跑出两里来远后,马举突然想出自己的一个重大失误来:自己怎么就只抢了两匹马走呢。自己骑不走,也应该把这些战马驱散才对啊!现在好了,所有的战马都在原地,这伙建奴从庄子里出来,刚好可以骑了来追杀自己。

    哎,听天由命吧!只有拼命跑了。想到这,马举又狠狠地甩了一下马鞭:“啪!”

    “嘚嘚嘚,嘚嘚嘚!”又跑出去了大约五六里,正当马举悬在嗓子眼的心刚放下来一点,一阵马蹄声终于催命般地传了过来。这伙建奴终于还是追来了!

    妈的,老子真是蠢笨如猪!马举心中此时仿佛有无数只“草尼马跑过,恨不得找个地方去撞墙!

    虽然从小在辽东长大,小的时候家中也还养过马,马举是会骑马的。但自从前年所有的马儿都被建奴收缴去后,他就再也没有骑过马了,控马的技能也不能和天天训练的建奴骑兵相比。所以即将被建奴追上,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换马!”马举闪过一个念头来。他当即拉着边上的枣红马靠近,然后敏捷地跳了过去。

    “嘚嘚嘚,嘚嘚嘚!”虽然马举换了马骑,但建奴那催命般的马蹄声还是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让人感觉清脆揪心。常年在马背上厮杀的建奴兵骑术当真了得,他们身形随着马儿奔跑的节奏起伏,前方逃跑的马举的背影,在他们眼中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嗖!”回头看到追得最近的一个建奴兵离自己只有五十多步后,马举果断地对着他射了一箭。

    “哼!”这一箭准确地射到了这个建奴的左肩上,扎进他的肉里半寸许。不过,由于距离颇远,又是在马上射箭,力道不够凶猛,除了带给这个建奴一点皮肉之伤外,并没有什么致命的卵用!

    “嗖,嗖,嗖!”追在前面的几个建奴开始对着马举的背影放箭,几只轻箭当即破空而来。

    马举从小练武,有听风辨器的本事,耳朵特别灵,感觉得身后有箭支射来后,便猛地一下将身子伏低在马背上。但一左一右两支羽箭还是堪堪贴着他的两肩而去,羽毛带着巨大的动能擦得两肩火烧火燎地生疼。

    “不行!再这样下去,老子肯定会没命!这些建奴都是箭术极好之人,第一轮射击未中之后,定会很快作出调整。自己能躲过几轮?再说了,这些建奴还可以射马,马儿可是大目标,几轮箭射下来,马儿给射伤了,自己还怎么跑?”心念及此,马举很快作出了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定。

    跑到一个狭窄的地方时,他飞快地拨转马头正对着建奴追兵的方向,然后猛地向另一匹战马身上跳去,离开时还随手在另一匹马儿的屁股上插了一刀。

    受伤的马儿在疼痛的驱使下,发了疯般地向追赶过来的建奴冲去。建奴一见有战马发了疯般地冲来,急忙凭借高超的控马术腾挪躲闪。饶是如此,还是将痛失独子,心神恍惚的塔克兰撞翻在地上。

    一众建奴见主子落地,只好暂时放弃追击马举,齐齐勒马下来扶起塔克兰这个分得拔什库。

    “驾!”马举一见自己的诡计达到了目的,猛地在马屁上抽了一鞭,继续不要命地沿着官道朝南面逃去。

    “不要管我!快,快!狗奴才,都给我上马去追那个该死的汉狗!”塔克兰刚一瘸一拐地站起来,就气极败坏地大吼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