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 是我兄弟
    “后院失火了?你怎么不去救火?”杨猿庆也吃了一惊。

    这狗杀才,老子的后院失火了,你不招呼家仆佣人拿了锅碗瓢盆一起去救火,跟我这说聊斋呢?

    “老爷,这失火……不是失火!”贾来亮分说道。

    “什么失火不是失火?!乱七八糟的。快跟老子走!”杨猿庆着急忙慌地推开贾来亮,小跑着往后院跑去。

    “老爷、老爷……”贾来亮急忙跟了上去,想向杨猿庆说个分明。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因为杨猿庆已经边跑边大喊了起来:“小的们,后院起火了!都去后院救火!”

    “救火啊!”、“快去后院救火啊!”杨府的家仆佣人全被喊醒了,一股脑儿地拿了能装水的木桶瓢盆就往后院冲去。

    有睡得早的人匆匆起床,衣衫鞋子都还没有穿好,也跟着人群急吼吼地往后院冲去。

    尼玛p烧起房子来了,当然是头等大事。

    且说杨猿庆的后院正屋里,毕克范正伏在李鹿儿身上吭哧吭哧地做着活塞运动,就差一点会当临绝顶了。

    “失火了?”不曾想起外院突然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呼喊,毕克范一惊,身下的动作随即停了下来。

    “相公!咋啦?”身下的李鹿儿正闭着眼睛快活地攀登高峰,见毕克范停了下来,心中颇为不快。

    “失火了!快起来。”外面的叫喊声仿佛更近了,毕克范听得真切,就想拔掉萝卜下床往外跑。

    “哼!又没烧到这里来。相公,快,快用力!奴家等不得了!”李鹿儿正在兴头上,岂肯轻易将毕大少爷放走,一把将他抱得紧紧的。

    由于她用力挺猛,差点就让毕克范扑到了自己身上,而两人接合之处好似又深入了几分。

    “哎,你呀,真是个小妖精!”毕克范无奈,只得耸着屁股再次运动了起来。

    “啊,啊……”房间里再次春光无限。

    “嗯、嗯……”屋外,负责守门的麻小苏也忘记了自己做丫环的职责,透过窗缝看得劲。

    她虽是处子,可也被杨猿庆搓揉玩弄了好几次,于这男女之事甚为向往。如今看着这少奶奶和毕少爷的风流事,早已忍不住水泛沟渠。

    “救火呀!”、“快救火!”麻小苏耳边传来一阵乱吼吼的叫喊声,心中不禁大感意外:哪里失火了?

    “砰!”麻小苏刚将两只小手从自己裙摆下抽出来,后院的大门突然砰地一声被几个人撞开了。

    随即,十多个杨府的家丁奴仆便冲了进来,径直就往她所站的位置冲来。看这样子好象是冲进老爷的房里。

    “你,你们干什么?”麻小苏大惊失色。这下坏了,少奶奶和毕少爷的事要败了!

    “来救火啊!”、“小苏姑娘快让开!”有性急的家丁急忙示意麻小苏让开。

    这杨老爷最宠爱的少奶奶李鹿儿还在房里呢,说啥也得先把她先救出来!

    “你,你们不能进来!”麻小苏两手一摆,硬生生拦住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人。

    如果让这许多人撞破少奶奶和毕少爷的私情,那李鹿儿绝对会失宠,说不定还得被浸猪笼。

    而她麻小苏这个拉皮条的,自然也别想好活。杨猿庆老爷的狠辣无耻手段,她可是见识过不少的。

    “快让开!”只听扑哧一声,已经有性急的家丁将端在手中的水泼了出去。

    “啊!”麻小苏一下子被泼成一个落汤鸡,全身的衣衫都已经湿透。

    衣服被泼过来的水一浸,立马便湿漉漉地贴在了身上,倒也显出她玲珑有致的凹凸身材来,让几个老单身汉家丁看傻了眼。

    “你,你……”被突然泼了一盆冷水之后,麻小苏从火热的**和紧张中清醒了过来,目瞪口呆地张着小嘴,又恼又怒。

    “怎么回事?”杨猿庆穿着长袍,跑动不便,好不容易从后面赶了过来,刚好看到这样一幕。

    “没,没失火!”一个家丁四下看看后回答道。

    杨猿庆四下张望了一下,也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失火,扭头对着贾来亮怒骂道:“狗奴才,安敢欺我!”

    “老、老爷!是,是少奶奶在偷……偷人!”贾来亮一看再不说实情,一通毒打肯定是逃不过了,赶紧实话实说。

    “胡说八道,狗东西!”杨猿庆闻言大怒,啪地给了贾来亮一个大嘴巴。

    “老、老爷……”贾来亮欲言又止,不过还是悻悻地退了下去。

    “出事了!”就在要喷射而出的那一瞬间,毕克范被外面的叫喊声吓坏了,接合处也软软地滑了出去。

    “不好,老爷回来了!”李鹿儿也吓得魂飞魄散,一把将毕克范推开,手忙脚乱地穿起了衣服。

    “啊!”毕克范也吓坏了,愣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他倒好,不但欺了,还骑了!现在被抓了现形,真真是斯文扫地!

    “快走!”李鹿儿见他还在哪里发呆,忍不住抬腿踢了他一下,将毕克范踢下了床脚。

    “好!”都这个时候了,毕克范也不计较李鹿儿踢了他,赶紧抱了衣服就往外跑。

    跑了几步,他突然想起前面守了一大堆人,又回过头往后窗而去。

    “滚开!”杨猿庆见麻小苏神色紧张,心中不由犯了疑,忍不住一把将她推到了一边。

    “砰!”杨猿庆一脚朝房门踹去,不过房门很牢实,反冲力也很强。

    “哎哟!”杨猿庆抱着脚,痛得呲牙咧嘴的:“给老子踹开!”

    “好!”两个家丁对望一眼,齐齐大吼了一声,猛地跳起来向着房门踢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响,房门的门闩被踹成两半。两个家丁抬眼向房内看去时,正好看到毕克范翻窗出去的身影。

    “老爷,有贼子!”一个家丁大叫了起来,就冲进房去。

    “去外面堵住他!”杨猿庆大声命令道。身后的人顿时分成两拔,绕着房子去后面堵人。

    “老爷……”麻小苏眼见拉皮条的事情暴露,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滚!”杨猿庆一脚将麻小苏踹翻,怒气冲冲地进了屋里。他略一迟疑,还是反手将房门关上了。

    “老爷,你可回来了!”李鹿儿梨花带雨地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杨猿庆。

    “哼!”杨猿庆又气又恨,一把将她推倒在了床上。

    “老爷,你再不回来,奴家就要被这贼子欺负了!”李鹿儿脑子转得飞快,很快想出了一个说法。

    “你……”杨猿庆没想这个女人如此无耻。这他妈的都捉奸在床了,她还在装清白!真当老子是傻的么?

    “老,老爷,贼子逃了!”杨猿庆正不知如何处置李鹿儿时,外面的家丁又回来报告。

    “跑了?可曾看清背影?”杨猿庆打开房门,有些不甘心地发问。

    这毕克范也是读书种子,按理说不至于做这寡廉无耻之事啊。

    “回老爷话,好象是毕少爷!”一个家敦答道。

    “这个白眼狼,吃咱们杨府住咱们杨府,还偷咱们杨府的东西。真该天诛地灭!”另一个家遁狠地骂道。

    “住口!怎么会是毕少爷?他是我兄弟!”杨猿庆突然出言制止住了大家七嘴八舌。

    “啊!”家丁奴仆有点摸不住头脑,纷纷退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