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后院失火
    正当大家也想告辞时,突然有亲卫兵进来报告:“马主官,汤效先奉命到达!”

    “啊!”大家一惊,只听公事房大院外很快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马主官,怎么回事?”这下连李天昊都坐不住了,其它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安静!”马举浑厚而又坚定的声音传来,房内众人纷纷坐了回去。

    “马主官,汤效先奉命到达!”仿佛数息之间,汤效先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只见他后跟砰地一碰,声音洪亮高亢,还带着一丝举奋:“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

    “立即戒严!没有的我的手令,谁也不许出去。”马举威严地下令。

    “啊!”房内的军将大吃了一惊,相互看看,有些不敢相信。

    “马主官……”有人想说什么,对上的却是马举冷冰冰的眼神。

    不过,很快就有聪明的军将想明白了关节:留在房内的全是出身即墨浮山湾的人。

    “各位,我们都遵照马主官的军令行事吧!”李天昊阴森森地发言道。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大家整齐地行了一个军礼。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些出身于即墨的军官们全部都想明白了。

    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登州军里也不例外。早就隐隐约约地分成辽东派和登莱派。

    其中,登莱派中还分为了即墨派和登州派。即墨县因为是王瑞的起家之地,来自本地的军将官员也是非常多的。

    不过,军人的素养以及对征东将军的忠诚,让这些军将没有作出任何不合适的反应。

    他们耐心地在公事房大院呆了下来,静待事态平息。

    与此同时,整个浮山湾悄无声息地开始了布置。

    无数支登州军借着朦胧的月色,以夜间操练为名,开赴浮山湾各个战略要点,对可能到来的剧变做最后的准备。

    登州军在紧张行动时,杨猿庆和柳船志也在紧张地为明天的事变做着准备。

    比如柳船志,他就匆匆传书给在浮山湾的举人秀才以及他平时看不起的那些穷书生们,让大家明日巳时初分一起去冲击浮山湾公事房。

    国朝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咱读书人就是特权阶级,真要有几百上千人聚集,量登州军这帮粗鄙的武夫也不敢做个甚!

    当然,为了发动大家积极参与,他还开出了每人五两银子的大价钱。

    一时间,许多破落书生和街头混混都兴奋得睡不着觉。要放以前,五两银子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家过上小半年的了。

    不过,浮山湾自从王瑞入主之后,因为大力发展工商业,现在物价已经飞涨起来了。

    在工厂作坊里,现在一个出苦力的工人都快赚到二两银子了。

    按理说浮山湾现在哪里都缺人,随便去做一个工都能赚到银钱。

    奈何,这些十指不沾泥的穷书生都将自己当成了了不起的人,哪里愿意入工坊去和泥腿子们一起做事呢。

    从思想上,他们就对浮山湾这些人员密集的工厂作坊抵触得很。

    特别是男男女女混杂在一起,关在里面不到放工时间不许出来,简直就是乱了礼法嘛!

    不过,想虽这样想,家里的哥嫂姐妹去赚回来的钱,他们还是照花不误的。

    这种事,以前王瑞也听军情司调查舆情的人报告过。王大人听了就发笑:这他娘的,不和最开初改革开放时,内地省份到广东打工的情形相似吗?

    至于惹事生非的街头混混和游手好闲的乡间懒汉们,他们也是浮山湾这场大发展中的落伍者。

    以前他们还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四处惹事找点食。

    可自从登州军主政浮山湾,特别是建立起了臭名昭著的那个什么狗屁“城管队”后,他们这些人几乎就捞不到一丁点油水了。

    所以,柳船志这号称“泰山汇”的英雄贴一发之后,这帮人都兴奋莫名起来。

    甚至有泼皮无赖寻思着得了银子后,是不是去那梁凤仙儿的悦来楼里开天洋荤。

    要知道,这悦来楼在浮山湾可是如同后世的五星级酒店,平时他们只能在外面远远望上一眼的。

    奈何,这悦来楼有周士相写的评书折子充门面,让人听了一折还想听下一折。端端是让人欲罢不能!

    嗯,跟着那些读书的酸丁去闹一闹而已,还能领到“联香楼”柳老爷发的五两银子,这走狗做的值。好些人想着都睡不好觉。

    柳船志这边张罗得不错,杨猿庆却并不顺利。

    杨举人一回府后,便在前院正堂开始了布置。他也和柳船志一样,决定将能吃上的秀才书生、泼皮无赖全叫上。

    这自古以来法不责众,多去点人壮壮声势也行。至于花去的银两嘛,将浮山湾的产业抢到手后,自然是可以千倍万倍的赚回来的。

    当然,这样风光的事,怎能落下他的好基友毕克范呢。

    “小亮子,快去给我请毕少爷!”杨猿庆对一个叫贾来亮的家仆吩咐道。

    “好嘞!”贾来亮匆匆跑了出去。

    “刘军、常成……”杨猿庆胡乱找出纸笔来,开始写准备联络的人员。

    “等毕老弟来了,就可以一起商议了。”杨猿庆边写边兴奋地想着。

    好不容易遇到这升官发财的机会,可得好好把握住了。这可是封疆大吏抚台大人亲口应允的。

    不过,杨猿庆写了几十个名字,过了小半刻钟,贾来亮也没有将毕克范叫来。

    正想再叫人去催催时,贾来亮终于匆匆跑了回来:“老爷,没寻着毕少爷!”

    “哦!毕少爷去哪了?有没有去寻寻?”杨猿庆有点着急。这尼玛关键时刻,怎能没有这个好基友呢。

    “小的,小的去寻了……”贾来亮说到一半,突然小白脸憋成了大红脸,硬生生将嘴里的话塞了回去。

    他去毕克范住的小院寻人没有寻到,便遇人就问毕少爷去哪了。

    结果,他运气还真好。有一个小丫环告诉他说,看到毕少爷往老爷的院子里去了。

    贾来亮也没多想,就匆匆跑去杨猿庆住的院里去寻人。

    等他走进院子时,却发现院子里静悄悄地没有其它人,只有少奶奶的贴身丫环麻小苏正趴在窗口下聚精会神地往里看着。

    “狗奴才,吞吞吐吐的干啥?”杨猿庆心里着急,厉声喝问道。

    “老、老爷!后院失火了!”贾来亮一紧张,来了这样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