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我想吃奶
    现今,柳船志和杨猿庆银两是赚了不少。不过要说在浮山湾官面上的影响力,却差不多是约等于零的。

    因为自从王瑞带领当时的“浮山军”强势崛起后,旧有的官僚体系几乎便被一扫而空了。

    余下的人也象杨猿庆一样,要么迁走了,要么被登州军势力边缘化了。

    而且登州军势力还不同于传统的外来文官,可以通过同年同科等关系拉拢,他们可是独成一系的。

    要说即墨和莱州府以前没有外来的“二愣子”,那是假话。不过,在当地士绅官吏的拉拢同化之下,最后总能成为自家人。

    至于拒不和光同尘的极个别书呆子嘛,被地方势力抹黑弹阂之后,都灰溜溜地丢官去职回老家了。

    但是,王瑞的登州军却是一个例外。

    虽然登州军凭空白地的在最开初的浮山湾、即墨县搞自己的这一套,但地方势力却对他们无计可施。

    一方面是因为王瑞统率的这支武力集团够强够狠。谁敢逆他的意志行事,或是对他有威胁,他就敢痛下狠手杀人!

    通过无数次的倭乱匪乱、抗倭剿匪后,有可能成登州军反对势力的地主士绅旧官吏,差不多都被登州军用各种方式和借口杀光杀绝了。

    当然,也有漏网之鱼。比如这老奸巨滑的杨猿庆杨举人。

    他迁到浮山湾后,还因祸得福,赶上了浮山湾的大发展,跟着登州军工商业势力的扩张赚得盆满钵满。

    人家是饱食暖衣思**,杨猿庆这个吃里拔外的狗东西却是金银满仓、妻妾成群还不够,还想着要有权有势。

    这一日,他正在家中抱着小妾李小鹿淫乐,突然管家匆匆来报:“老爷,柳大人派人送了封信来,一定要老爷看过后才愿离开。”

    “哦!”杨猿庆一听信是柳船志派人送来的,赶紧将“猪手”从李小鹿的酥胸上抬开,又随即一把将信抓了过去。

    “备轿!马上去柳大人府上。”杨猿庆匆匆看完后,就兴奋地对管家吩咐道。

    “老爷,都这个点了,还要出去?”李小鹿用大胸蹭着杨猿庆的手臂,撒着娇不想让杨猿庆出去。

    这正春意盎然、兴致刚起呢,李小鹿那舍得杨猿庆出去。

    “哼!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家老爷我可是要做大事的,岂能和你这无知女子一般见识?”

    杨猿庆毫不客气地将李小鹿拨开,径直站起来整理衣衫。

    尼玛,前东昌知府外加现任的登莱巡抚相邀,这是多大的荣耀呀!杨猿庆想想都激动不已。

    “好吧,老爷!奴家做了头发等你回来。”李小鹿顺从地说道。

    不一会儿功夫,管家就领着轿夫抬着红绸包裹的轿子进来。杨猿庆匆匆坐了上去,又去门房叫上柳府送信的家丁一起往柳船志家而去。

    看着杨猿庆离去后,李小鹿转身对贴身丫环马苏吩咐道:“小苏儿,给我去叫皮少爷来,咱先做做头发、梳个发型。”

    “好嘞,少奶奶!这就给您去叫来。”马苏会心地一笑,转身就要往外面跑。

    “回来!”李小鹿看着她这样兴高彩烈的,忍不住有点担心。

    这死丫头,冒冒失失咋咋乎乎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这不等于明摆着告诉大家,我李小鹿有皮少爷有啥事儿吗?

    “少奶奶,咋啦?”马苏一脸懵懂。

    “别咋咋乎乎的!惹出麻烦来,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悄悄的去叫皮少爷过来就是。如果别人问起,就说老爷叫他过来做头发。”李小鹿白了她一眼,又多叮咛了几句。

    “嗯,苏儿知道了!”马苏吐了一下舌头,然后轻手轻脚地一路小跑了出去。

    看着马苏出去,李小鹿一边脱去外衣,换上一件水红的束腰裙子,一边想起了这皮少爷初到杨府的情形。

    这皮少爷本名叫皮克范,是做皮毛生意时和杨猿庆认识的。据说也是一个秀才出身,因为一次诗词唱和得以和杨猿庆相识。

    这人长得眉清目秀,善于填词作诗,颇让杨猿庆看重。几次接触交谈之后,杨猿庆更是将其视作知己。

    一次皮克范到杨府时,恰逢李小鹿在座,杨猿庆便介绍这个忘年交与自己的小妾认识。如此以弟礼待之,不可谓不亲切。

    “皮革万?嘻嘻……”李小鹿初听这个名字就忍不住用手捂嘴,吃吃地笑了起来。

    “啊!大嫂所笑为何?”皮克范虽然现在沦落为商贾,但好歹也是读过书、中过秀才的人,岂能任由一个妇人取笑。

    “嗯……”杨猿庆也对李小鹿的任性失礼有点生气,转过身去怒目而视。

    “老爷!”李小鹿扭了扭水蛇般的身子,又用媚眼扫了皮克范一眼,娇笑着说道:“皮公子这个名取得好呀!公子姓皮,又做皮毛革甲买卖,取名皮革万,正是可以尽取皮毛之利呀!”

    “哈哈,嫂嫂真是聪慧!以后嫂嫂就叫称小弟为‘皮革万’吧。如此,小弟就谢过杨老爷和嫂嫂了!”

    皮克范是个机灵之人,一眼就看出李小鹿是杨猿庆最为宠爱的女子,所以赶紧收起有点愠怒的情绪,代之以夸赞逢迎。

    “嘻嘻,老爷!这皮公子这嘴巴真甜。奴家哪有这样的福份?能有如此可人的小弟!”李小鹿俏脸微红,心中如有小鹿乱撞。

    “哈哈!皮公子,可愿屈尊与老朽结为兄弟?如此,也能让老朽这爱妾能多一个可人的兄弟!”

    杨猿庆当天心情特别好,禁不住就出言拉拢。这皮克范交流甚广,想来可以为自己的“联香楼”招揽不少生意吧。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无心之举,算是引狼入室了。很快,这皮革万和李小鹿就勾搭成奸,给杨猿庆戴上了绿帽子。

    原因无他,李小鹿虽然是杨猿庆的爱妾,奈何这杨举人是个阳萎。每次行房,一爬上李小鹿的肚子就绝对会秒射。

    这李小鹿三十有二,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恨不得夜笙歌呢。哦,现在好了,总算有了一个排解的地儿。

    “呆子!”想起第一次和皮革万苟合时他笨手笨脚的样子,李小鹿忍不住脸一红,低声嗔骂了一句。

    “少奶奶……,皮少爷来了!嘻嘻。”正当李小鹿胡思乱想之时,马苏回来禀报了。她见李小鹿一幅思春的模样,也跟着偷偷发笑。

    “哼,骚妮子!笑什么笑,还不快请皮少爷进来。”李小鹿白了她一眼。

    “好嘞!奴奴这就去请皮少爷进来。”马苏意味深长地一笑,又欢快地跑了出去。

    “嫂嫂!几日不见,嫂嫂这是越发美丽了。”皮革万装腔作势地拱手长揖,一双色眼却在李小鹿的俏脸和酥胸上扫个不停。

    “死样!皮革万,你这小嘴甜得跟蜂蜜似的,又在外面招惹了不少良家女子和清倌人儿吧?”李小鹿嗔怪道。

    “嫂嫂错怪小弟了!小弟自从一见嫂嫂娇颜,心中哪还装得下其它女子?悲乎哀哉!”皮革万调起情来,也还没忘记知乎者也。

    “皮少爷,你不知少奶奶有多想你?每天那可是想得茶不饮、饭不思的呢。”马苏在一旁帮腔道。

    “苏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9不快去堂外候着?”李小鹿对这个贴身丫环也很无语,当即将她赶了出去。

    我靠!这都**,马上恨不得抱在一起翻云覆雨了,你还呆在这里干吗呢?当电灯泡么!?

    哦,这个时代还木有电灯泡,只有香油灯。反正呢,就是那么个意思。

    李小鹿再浪再骚,也还是不想当着马苏这个丫环的面当众表演。

    等将马苏这个拉皮条的坏丫环赶出去后,李小鹿又将目光转到了皮革万身上。

    只见他今天穿了一件草绿色的长衫,里面是雪白的丝绸里衣,显得很是风流倜傥。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很嘻哈!

    “嫂嫂,叫小弟来有什么吩咐呀?”皮革万故意装傻卖乖,拿言语撩拨李小鹿。

    “死鬼!你说有什么吩咐?”李小鹿脸一红,被皮革万逗得俏脸绯红,伸出粉拳打了他两下。

    “嫂嫂饶命!您老人家就是叫小弟上刀山下火海,咱也莫敢不从!”皮革万一边抓住李小鹿的手腕,一边笑嘻嘻地哀求了起来。

    “哼,我很老吗?”李小鹿佯装生气,不过身子却是越靠越近,直接将皮革万压在了墙角。

    “不老,不老!嫂嫂就是天上的仙女儿下凡,年轻美貌着呢。能看一眼,都是小弟的福气呀!”皮革万嘴像涂了蜂蜜一样,尽挑李小鹿喜欢的话说。

    “冤家!就是会说好话。现在你看到奴家了,还想做啥呢?”李小鹿有喜欢皮革万的这份情趣,每次被他逗得心痒痒的。

    “我想吃奶!”皮革万两手攀上了李小鹿胸前的两座山峰,开始肆无忌惮地搓揉起来。

    “啊!不给你吃。哦……”房间里随即发出一阵娇喘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