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大人物的悲哀
    有人说:有人地方就有阶层,就有高低贵贱之分。

    但有一个地方例外。

    那就是美利坚-阿灵顿国家公墓。

    在这里,没有将军和士兵之分,不管生前你是赫赫有名的将军,还是默默无闻的士兵,葬进这座墓园的,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为国献身的英雄。

    在这里将军和士兵并排而葬,不会因为生前的身份而论资排辈,享受的待遇都一样,不仅真正实现了《独立宣言》中那句;人人生而平等。而且更人性的一面是,每块墓碑下,埋葬的不仅仅只是这些死去的英雄,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孩子。

    举枪……。

    放……。

    砰……。

    遗体安放仪式和向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安东尼奥等人的遗体被13辆改装的炮车从国会大厦的圆形大厅运到了阿灵顿国家公墓,进行国葬的最后环节-葬礼仪式。

    随着三次鸣枪结束,13位士兵将覆盖在棺木上的星条旗庄重的折叠成三角形后,郑重的交给了一旁的烈士家属。

    之所以要将星条旗折叠成三角形,那是因为三角形是几何图形中最稳定的一种图形,稳定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将星条旗折叠成这样,就是为了向那些为国家的稳定而捐躯的人致敬。

    随后,局长罗伯特亲自将13枚卓越情报工作十字勋章授予给了安东尼奥等人,当然这些勋章由家属代领。

    属于情报机构,但不属于军队组织,所以有着自己独立一套的勋章和奖章系统,而卓越情报工作十字勋章则是的最高荣誉勋章,它主要是为了表彰那些志愿的、具有非凡的英雄主义的行为。

    “安东尼奥夫人,对于你丈夫的牺牲,我们深表遗憾,同时对于他英勇的行为和舍己为人的精神,特此授予他卓越情报工作十字勋章。”罗伯特说完郑重的将勋章交给了丽莎·安东尼奥。

    丽莎·安东尼奥接过勋章,紧紧的抱在胸前,这是安东尼奥用命换来的荣誉,这让她倍感珍惜。

    而罗伯特将勋章交给丽莎·安东尼奥后,又一脸真诚道。“安东尼奥夫人,以后在工作或者生活中如果遇到什么难事,请尽管来找我们,就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就是你的家人。”

    “谢谢。”丽莎·安东尼奥擦了擦眼泪。

    整个受勋仪式结束后,罗伯特从新走到了13副棺木前,在助手的帮助下,将特制的徽章一一钉在了13副棺木的棺盖上,以此表明13位烈士的身份。

    这也是阿灵顿国家公墓第一次入住钉着徽章的棺木。

    等到所有礼仪完毕,亲属做完最后的告别后,13副棺木终于在一片哀乐中葬进了阿灵顿国家公墓。

    从此以后安东尼奥等人将在这里与其他一起为国捐躯的英雄们享受永远的宁静与尊重。

    随着整个葬礼仪式结束,人群渐渐离去同时,距离安东尼奥墓地不远的地方,一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也悄悄的离开了墓地,这位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从纽约长州赶来的约翰,今天是安东尼奥入土为安的日子,他自然要来送送安东尼奥。

    但整个仪式的过程他都只是远远的观看着,并没有参与其中,安东尼奥怎么说也是因他而死,他实在无法去面对安东尼奥的家人。

    出了墓地,约翰坐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等候的凯迪拉克,车上的戴妮看见他回来后,连忙将一瓶bngamp;nbp;2递给他。

    对于这种号称水中劳斯莱斯的矿泉水,约翰觉得它的味道其实和其它水并没有什么分别,最多就是干净一点,富含的矿物质多一些而已,至于它那天一样的价格那都是炒出来的,就像钻石一样,不经过人为的炒作,女人怎么会为它疯狂,男人又怎么会为它掏尽腰包呢!

    当然他喝的bngamp;nbp;2与市面上卖的,是有所区别的,第一个区别就是没那么贵,第二个区别就是瓶身没有什么施华洛奇水晶镶嵌的商标,为了安全,他喝的bngamp;nbp;2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玻璃瓶,上面除了防伪码与罐装日期外,其它的一无所有,包括厂标。

    喝了两口,擦了擦嘴后,约翰将bngamp;nbp;2交给了戴妮。“戴妮,替我关注一下安东尼奥的家人,如果他们遇到什么难题,尽量帮他们解决一下,还有就是安东尼奥的儿子,将他列入考察名单,如果是个值得栽培的人,那就好好栽培一下。”

    “好的,b”戴妮知道这是约翰心里对安东尼奥有亏欠,想要做些弥补,所以她自然不会去反对,在点头答应后,她又看着约翰询问道。“b,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然后咱们在去机场?”

    “不用了,直接去机场吧!”约翰回了一句,随即闭上了眼睛,刚刚在寒风中站了一个多小时,耗费了他很多体力,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而一旁的戴妮则小声吩咐了司机几句,凯迪拉克这才启动,朝着杜勒斯国际机场缓缓驶去。

    圣诞节快要到了,约翰要前往伦敦去接小家伙回来过圣诞节,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摩根夫人不想人他一个人整天闷在房间里,想让他出去散散心。

    海盗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约翰糟糕的心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冲淡,反而越来越严重。

    特别每当夜深人静,照片上的那些画面在他脑海中不断浮现时,他就有一种想要逃离摩根家族,找一个偏僻的地方,隐姓埋名,过完自己一生的想法。但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躲到什么地方,哪怕是天涯海角,摩根家也会把他挖出来。

    从他背上摩根这个姓氏的那天起,自由对于他来说就是最昂贵的奢侈品,这或许就是大人物的悲哀吧!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流淌着的血液就像是一道无法解开的枷锁,紧紧的将他囚禁在这个家族中,终其一生都无法解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