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反水
    随着约翰的话音落下,厚重的车门被六七个雇佣军合力打开。

    车门一开,映入眼帘的不是金光闪闪的黄白之物,也不是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而是一个个印着纳粹标志的木箱。

    这些木箱不算很大,却码放得十分整齐,将硕大的车厢塞得满满当当,从外看去至少得有几百个。

    看着这些码放整齐的木箱,众人心里十分好奇,都想知道木箱中到底装着什么东西。是黄金、白银、艺术品、还是军火……。

    人就是这样,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好奇,约翰也不例外。“弗雷先生!让他们搬个箱子下来看看。”

    肖恩·弗雷听到约翰的话,朝车上的两个雇佣兵点了点头。两个雇佣兵得到许可后便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搬箱子,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不论他们怎么用力,箱子始终抬不起来。

    约翰看到这里,心里就大概知道木箱中装的是何物,只有像黄金或者白银这样高密度的贵金属才会这样重。

    而一旁的肖恩·弗雷看着两个手下搬不动木箱,随即又让两个雇佣兵去帮忙,四个雇佣兵这才勉强的将木箱搬下了车。

    木箱被搬下车后,肖恩·弗雷亲自动手,用腰间的军刀撬开了木箱,木箱一开,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道白光,紧接着就是一根根码放整齐的银条。

    约翰伸手从木箱中拿出一根银条看了看,白银的价格虽然不如黄金,但要是数量多也能值不少钱。

    在随后打开的五个车厢中装的都是白银,初步统计在200吨左右,按照91年白银5.5美元每盎司的市场价格,200吨白银价值在4000万美元左右。

    统计完白银后,约翰带着人走到了第六节车箱前,不用吩咐,几个雇佣兵十分默契的合力打开了车门,车门一开,不在是码放整齐的木箱,而是塞得满满当当的口袋,口袋上依然印着纳粹标志。

    两个雇佣兵合力从车上丢下了一个口袋,肖恩·弗雷走向前解开了袋口,袋口一开,众人迫不及待的伸头朝口袋中望去。只是在看见了口袋中装的物品后,众人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有些恶心、有些皱眉、有些惊讶……。

    戴妮属于恶心的那一类,当她看见口袋中装的是满满一袋金牙后,心里一阵反胃,差点把早上吃的早餐吐了出来。“太恶心!”

    一旁的肖恩·弗雷听到戴妮的话同意的点了点头。哪怕作为一个在刀口上舔血的雇佣兵,在看到口袋中密密麻麻的金牙后,心里还是有一些反胃。“传纳粹会把俘虏口中的金牙撬下来,看来是真的。”

    “所以以后千万别安什么金牙,否则不定哪天就会被人撬下来。”约翰着动手从口袋中抓出一把金牙看了看,随即点了点头。“纯度还不错!”

    “哦……boss,你居然用手去抓!”约翰这个举动在戴妮看来实在不能忍受。

    而约翰听着戴妮的话笑了笑。“戴妮!这个世界上钱才是最肮脏的,有些人喜欢把钱放在鞋底,有些人喜欢把钱藏在内裤中。而这些金牙本质上都是黄金,只是改变了形状而已,等拿到工厂将这些金牙变成项链、手镯、戒指后,谁还知道这些首饰曾经是从死人口里撬下的。”

    约翰的这话让戴妮对黄金饰品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因为她害怕到时候买的饰品不定就是某颗金牙做的,一想起天天带着死人的牙齿,就让她浑身不自在。

    “boss!这一节车厢中不会都是金牙吧?”戴妮看着满满一车厢的袋子心里反胃的道。

    “我想应该不是!如果这一车厢都是金牙,那得撬多少人的牙。”约翰的话在随后的时间里得到了验证,在雇佣兵随后丢下来的口袋中,除了两袋是金牙以外,其余的口袋中有些装着金马克,有些装着金法郎、有些装着金英镑,有些装着金美元、还有一些装着稀有的古代金币,或者各种金制品……。

    这一车厢中的物品由于太过复杂,短时间内无法统计出价值,所以约翰只能大概记下口袋的数量,等运到美国后在详细计算。

    最后经过一个多时的时间,这才将所有口袋统计完毕。金马克711袋,金法郎632袋,金英镑685袋,金美元812袋,稀有金币9袋,金制品142袋,金牙3袋。

    统计完所有的口袋后,约翰又带着众人走向了另一个车厢。

    几个雇佣兵照旧合力将车门打开,随着“轰隆轰隆”的声音响起,厚重的车门被全部打开后,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不是木箱,也不是口袋,而是一根根金条,**裸的将整个车厢塞的满满当当。

    众人看着眼前的景象,陷入到一片吃惊中,本来有些杂乱的现场,此刻也顿时变得寂静起来,就连吞咽口水的声音也能清晰的听见。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北极狐雇佣兵的成员从吃惊中清醒过来后,看了看彼此,又看了看车厢上金光闪闪的金条,最后在一瞬间达成了默契,全部举起了枪,枪口一致对着约翰三人。

    而就在北极狐雇佣兵举枪的一瞬间,约翰身旁的ka和戴妮已经预测到北极狐雇佣兵的动作,所以在雇佣军举枪时,两人想都没想的一个箭步就冲到约翰面前护卫了起来。

    “你们想做什么?”戴妮紧张的一边张开双手护卫着约翰,一边对着四周的北极狐雇佣兵大声斥责。同时眼睛不停的四处观望着,生怕某一颗子弹朝约翰射来。

    而她身后的约翰看着四周黑漆漆的枪口玩味的笑了笑,北极狐雇佣兵临场反水他早就已经预测到,所以此刻他并不吃惊。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父子都能反目成仇,更何况他与北极狐雇佣兵只有雇佣关系。

    在一个就是北极狐雇佣兵在世界雇佣军界名声本来就不好,这帮人为了钱杀人放火什么事都做,完全就是一群毫无底线的雇佣兵。

    与这样一群没有底线人合作,约翰早就安排好了后手,所以此刻他一点都不慌张。

    而一旁的肖恩·弗雷看到约翰玩味的笑容,眉头微微的皱在一起,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作为一个在枪林弹火中生活的雇佣兵,他杀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像约翰这样被几十把枪对着还能笑出来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而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有后手,所以才会这样有恃无恐。

    “克里斯邓先生!我们也不想这样,但见者有份,我们要的不多,一半就行。”肖恩·弗雷其实想全要,但他看到约翰玩味的笑容后,随即改变了想法。因为他可不认为约翰是疯子。

    他爱钱,但他更爱自己的命。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