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理由
    nbc电视台播放的新闻正是华夏1991年的华东水灾,这一场自然灾害受灾最严重的就是苏皖两省,经济损失100多亿人民币,受灾人口近亿,200多万人无家可归。

    这一次灾害也是华夏政府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直接呼吁国际社会援助的自然灾害。

    “约翰!你觉得我们捐多少钱合适?”老摩根不关心华夏的问题,他关心的是约翰有没有处理国际事务的能力。

    “呃……”约翰听到老摩根的话,仔细的在心里盘算着。捐款也是一名学问,特别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捐助,它不仅是人道主义的援助,还有深刻的政治含义。

    “我认为100万美元即可。”约翰想了半天后回答道。

    他也想多捐一点,但这不现实。摩根家族不是美国唯一的管理者,站在摩根家族对面的还有一个叫洛克菲勒的家族,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一届的美国是共和党在执政,所以就算约翰提议捐5百万美元,洛克菲勒联盟能答应吗?

    还有一点就是政治含义,老美不是没钱,它能花上万亿美元去打一场战争,难道还没钱去人道援助吗?它之所以对华夏捐助一直都很少,是因为它和华夏一直都不是好朋友,还有就是想在国际上表面一种态度。并且通过这种表态去观察自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鉴别双方的势力范围。

    “嗯!”

    一旁的老摩根听到约翰的回答后点了点头,约翰出的这个数字他比较满意。

    而约翰看到老摩根对自己提出的数字没有异议后,看着老摩根道:“父亲!我想去华夏一趟。”

    约翰去华夏不是为了亿万受灾人民,他还没那么博爱,再自然灾害有政府救助,他如今一老外的身份不适合去操这种心,他去华夏只为了一个人,一个对他很至关重要的人。

    “不行!”老摩根还没话,摩根夫人就抢先拒绝道。她绝不允许约翰去一个正在遭受自然灾害的国家,如果到时候出什么事,那她肯定无法接受。

    而一旁的老摩根听到约翰的话,虽然没有摩根夫人那么激动,但在他平静的表情下,一双利眼却将约翰盯得死死的。“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

    约翰瞬间将大脑开动起来,他自然不能出真正的目的,所以只能想一个老摩根口中所谓的“理由”。

    “度假?”约翰一想到这个词,立马就在心里否定了,华夏正在遭受自然灾害,这个时候去华夏度假明显不过去。

    “探亲、访友?”这个理由更不行,约翰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华夏哪来的亲朋好友。

    “去做志愿者?”约翰相信,如果他要是真这样,老摩根绝对赏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投资、做生意?”这个理由也不成立,约翰在美国都懒得管摩根财团的生意,现在突然去华夏投资,别老摩根不信,就连约翰自己都不信。

    就在约翰苦思冥不得理由时,突然看到nbc正在播放有关老毛子的新闻,这让他灵光一现。“父亲!我想通过华夏之行,将华夏暂时拉到我们这边,以免华夏到时候支援sl,阻碍我们解体sl的计划。”

    约翰觉得自己的这个理由简直完美,无可挑剔。现在sl解体是美国最关心的事,所以他借助这个理由去华夏应该没什么问题。

    就在约翰觉得这个理由应该通过时,一旁的老摩根却淡淡的来了一句:“这个理由不成立。”

    “呃……”

    老摩根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约翰身上。

    约翰心里疑惑的看着老摩根。他觉得自己的理由很充分,实在想不通老摩根为什么会否定。

    看着疑惑的约翰,老摩根直接回道:“因为华夏比美国更想要sl解体。所以他不但不会帮sl,还会在适当的时候轻轻推一把。”

    “为什么?”约翰疑惑的问道。

    老摩根听到约翰的提问,顿时会心一笑。他一直都想培养约翰的全局意识和政治能力,但他担心自己强力灌输会让约翰反感,所以他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循循善诱的办法,将自己的经验传导给约翰。而现在看到约翰对sl的事感兴趣,他心里自然高兴。

    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只要约翰有了兴趣,那他就能把自己的经验传给约翰,从而增强约翰的全局意识和政治能力。

    老摩根笑完后,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约翰道:“约翰!你学习过中文,在中文里有一句话叫‘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如果你的床边蹲着一只老虎,你晚上能睡得安稳吗?”

    约翰摇了摇头。别床边蹲着一只老虎,就是趴着一只狼也会让人坐立不安。

    “那你会怎么办?”老摩根问道。

    “我会想办法将老虎除掉,或者将老虎的牙和爪子拔掉,让它没有威胁。”约翰回道。

    老摩根点了点头。“sl对于华夏来就是一只蹲在床边的老虎,而且还是一只曾经伤过人,有重大前科的老虎,如果不趁着它生病之际将它除掉,那等它病好了,可是会吃人的。”

    约翰自然知道老摩根的伤人是什么事。1969年珍宝岛战争,和铁列克提之战。

    “所以约翰!你去拉拢华夏的理由根本不成立。因为就算你不去,华夏也会站在我们这边。你要明白,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老摩根完端起眼前的咖啡喝了起来。

    约翰听到老摩根的话后情急的回道:“虽然我不能拉拢华夏,但我的华夏之行肯定会让sl一方感到寝食难安,到时候不定还能加速sl的解体。”约翰辩解着,他知道自己的理由很无力,但他什么也要去华夏一趟。

    而老摩根将手中的咖啡杯放下后,仔细的将约翰打量了一遍,最后低沉着声音道:“好吧!你既然想去就去吧!”

    “呃……”

    约翰顿时呆滞了一下,他都准备顽抗到底了,却没想到老摩根居然会答应,这让他欣喜若狂。“父亲!谢谢你。”

    就在约翰忙着感谢老摩根深明大义时,耳边传来摩根夫人的声音。“我不同意。”

    摩根夫人完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老摩根,她本来指望着老摩根能服约翰,却没想道老摩根居然同意了约翰的出国请求,这让她对老摩根非常不满。

    “母亲!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出事的,我向你保证。”约翰解决完老摩根后,又开始做起摩根夫人的思想工作。在父母眼里,不管你是蹒跚学步的幼童时代,还是成家立业的而立之年,你永远都是一个孩子。

    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约翰对摩根夫人长达三天的软磨硬泡之下,终于在嘴皮差点磨破之前,成功的通了摩根夫人,同意了他的华夏之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