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锁链式投资
    经过相互认识后,黛妮对自己的角色适应的很快,为自己在皇冠工作室找了间办公室后,就开始工作起来,而她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约翰赢得与老摩根的赌约。

    “jk!你与jy打赌的事,我去摩根庄园时jy告诉了我。

    我看到你目前的投资规划是:5亿美元买下icm公司85%的股份;剩余的5亿美元买了ibm集团360万份股票。

    根据我的推算,这两项投资不足以让你5年之后挣到20亿美元,所以你目前还有其它什么计划吗?”

    黛妮对约翰与老摩根打赌一事看得非常重要,虽然是老摩根培养了她,但她是约翰的助理,所以她的任务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方设法、倾尽全力的帮助约翰。

    “我目前的计划就是好好的拍摄电影,用拍摄电影上挣的钱继续投资。”约翰揉了揉太阳穴,对于20亿美元的打赌他心中也很有压力。这可是90年代初期的20亿美元,可不是后世已经通货膨胀的大白菜。

    “90年代的2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

    1990年时1美元兑换7838元人民币,20亿美元差不多能兑换80多亿人民币。

    而90年代华夏的教师工资(含福利)也就200块钱不到。而到了2017年时,华夏的教师平均工资(含福利)达到了4000多块钱,这相当于翻了20倍。

    如果按照这个比例来换算,90年代的80亿人民币翻20倍相当于后世1600亿人民币。

    在90年代初期的华夏别资产上千亿了,就是谁家有个50万的存款,那也算富贵之家了。

    所以这20亿美元的赌约,也让约翰这位重生者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可约翰心里虽然急,但他也没有办法,俗话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虽然是一名重生者,但也不会空手套白狼,更不会点石成金。

    他虽然会写点歌曲、剧本,但想要靠写歌曲、剧本挣20亿美元,这可能得写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写虽然也能挣点钱,但是他前世没读过美国的,包括后世火得不行的《哈利波特》他也只是看过电影而已,而要把电影从新改成,不是简简单单的修改一下的问题。至于把前世在起点看的般到美国,那肯定是行不通的,老美知道什么是修仙吗?知道什么是筑基、金丹、元婴吗?知道什么是道可道、非常道吗?约翰表示有点怀疑,所以也别费那个尽了。

    炒股票、买彩票这条路看起来不错,来钱也快,但是美国的股市和彩票约翰都不熟悉。上一世生活在华夏,谁一天到晚没事去研究美国的股市和彩票号码,除非这个人预先知道他要重生。约翰又不是神棍,当然不会掐指一算,提前布局。

    至于去当个摸金校尉,提着洛阳铲满世界挖宝藏,约翰也有想过。因为这个不仅钱来得快,而且还是无本买卖,更况且约翰确实也知道几个宝藏的藏匿点。

    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有德国纳粹的黄金列车,约翰在重生之前黄金列车就在波兰被发现了,所以他知道具体的位置和列车内的物品。

    黄金列车里光黄金就有100吨,还有大量的艺术品和著名的琥珀宫,这些东西加起来在后世的时候价值超过50亿美元。

    但是约翰思来想去后觉得不能挖呀!这样一来无疑是作弊,他和老摩根打赌是“挣”20亿美元,可不是扛着洛阳铲去挖20亿美元,所以这条路也行不通。

    但是闲暇的时候可以去挖挖,反正与其留给波兰政府,还不如通通都搬到摩根庄园的地下金库去。

    至于去投资苹果、微软、雅虎公司的股票,那也不行呀!投资需要本钱,约翰现在最缺的就是本钱!如果约翰有本钱他还需要投资这些公司吗?ibm集团的股票涨幅不比这几家弱。或者直接拿着本钱去创建后世大名鼎鼎的谷歌,脸谱不更挣钱吗?

    约翰绞尽脑汁的杀死了几万个脑细胞,也没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他觉得自己真是丢尽了重生家族的脸了。别人重生分分钟几千万上下,而到自己这里重生,别分分钟几千万上下了,就连分分钟几千块都成问题。

    “都是重生者,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约翰决定以后打死也不承认自己是个重生者,因为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呀……。

    就在约翰思绪满天飞翔时,一旁的黛妮却直截了当的道:“jk!就算你一部电影纯挣1亿美元,5年你也就拍5部电影,也就挣5亿美元,况且不是每一部电影都能这么挣钱的。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挣钱办法,不然我们在这场与jy的赌约中必输无疑。”

    “那你有什么办法?”约翰一脸期待的看着黛妮,他突然想起黛妮可是个妖孽,没准真能找到办法。

    “jk!你的钱目前只是全部用于投资,形式虽然发生变化,但总量并没有减少。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用icm公司和ibm集团的股票去银行做抵押贷款,继续用于投资。只要投资不出现问题,所得利润高于银行利息就行,这样我们就能不断的用钱生钱形成一条环环相扣的锁链。按照这种方法5年后我们或许还有机会赢。”黛妮充分利用自己的所学,试图帮助约翰打赢这场胜率极低的赌约。

    “对呀……!”

    “我这么忘了……!”

    听到黛妮的话,约翰激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种钱滚钱的事他居然忘了,真是太丢人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在哈佛大学四年的学费算是白交了。

    其实这也不怪约翰,一来他一直感兴趣的是电影,所以对于投资没那么用心。二来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陷在局中的他,自然没有局外的黛妮看得那么透彻。

    而黛妮却没有约翰这么兴奋,她这个办法虽然能解决问题,但是风险巨大,如果在投资环节中一旦出现亏损,那就会引起整个锁链的断裂,最后导致大面积崩塌。

    这种投资操作办法,不是投资老手,或者有极为准确的消息渠道,那是不敢这么做的。君不见多少人家破人亡的倒在了这条路上。

    约翰自然也知道这种投资方式的风险,不然他的书真是白读了。但是他与老摩根的赌约赢面极,如果不采取激进的方式,他绝对赢不了老摩根。所以他必须背水一战,或者叫破釜沉舟更为贴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