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洛克菲勒家族聚会
    经过2个多的车程,约翰终于回到了家中,开了几个时的车有些疲惫,正想回房间冲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却被摩根夫人半路叫住了。

    “约翰!今天晚上洛克菲勒家有个聚会,快去换身衣服吧!”

    听到母亲的话,约翰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想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又得去参加聚会,这种聚会实话他并不喜欢,可是社会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联系。

    “好的母亲,请等我一下,我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约翰完连忙走进了房间,他可不想穿着这一身风尘仆仆的衣服去参加聚会,这样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洛克菲勒家与摩根家虽然是生意上的对手,但是也仅仅限于利益上,私下彼此的关系还是非常和睦的,有时候利益又会把两家牢牢栓在一起,后世的摩根大通银行就是两家人合并的,所以在资本家眼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

    遥想一百多年前,摩根家族创始人jp·摩根,洛克菲勒家族创始人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和钢铁大王卡耐基,当时斗的那叫一个你死我活,但是为了共同的利益,三个人能联合起来一起操纵美国总统的选举,并成功在选举中获得胜利。

    这也充分证明了马克思的那句话:“资本家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冒上绞刑架的危险!”。

    在那次总统选举中取得成功的jp·摩根和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事后虽然分道扬镳,但是在政治上尝到甜头的两家人,就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各自选择了民主党与共和党作为大本营,疯狂的用金钱的力量去左右美国的政治和世界的格局,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上演一场场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场面。

    为了更好的掌控美国政府,两家人又一起合力开创了美联储,从政治、经济、军备上牢牢的掌控着这个超级帝国。

    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长河之中,美国总统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摩根家族与洛克菲勒家族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亡,而是变得更加强大,美国十大财团也以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为首分成了两个阵营,屹立在美国之巅。

    虽然也有家族不太识相,想要自己单干,另立山头,但是结局一般都是以凄惨收尾的,历史上的波士顿财团就是这样的。

    当时的波士顿财团也是美国的十大财团之一,他既不投靠摩根家族,也不联盟洛克菲勒家族,以为自己牛b,选择单干,家族中的领导人肯尼迪利用假意投靠摩根家族,换来大量的支持,等到最后当选上美国总统后肯尼迪就立马反水,为波土顿财团争得大批军事订单,摩根家对于这样背叛强烈不满。

    后来没多久肯尼迪在1963年11月22日遇刺身亡,这给波士顿财团一大打击,使它在同其他财团的竞争中地位不断下降,成为了垫底的存在。

    最后对于肯尼迪的遇刺,白宫刺杀研究委员会得出一致结论:刺杀肯尼迪的凶手奥斯瓦尔德是个人行动。整个遇刺调查档案封存50年,可是50年后也没有解封,继续封存着。这也不是白宫刺杀研究委员会无能,肯尼迪遇刺案涉及人员当时全部非正常死亡,就连玛丽莲梦露也没例外。

    肯尼迪遇刺后并没有结束这个家族噩梦,家族中的人员连连死于非命,前后加起来死了十位成员,就连主流报纸也:只要身为肯尼迪家族一员,你就不要指望躺在床上静静的死去。可见这个诅咒多可怕,后世针对肯尼迪家族的诅咒出了很多书,但都是各纷纭,真正历史的只有天知道。

    换好衣服的约翰与父母一起乘车前往洛克菲勒家,洛克菲勒家也居住在长岛,隔着摩根家不是太远,也就20几分钟的车程。

    夜晚的洛克菲勒家灯火阑珊、人潮涌动,宾客们各自有着自己的圈子,彼此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聚在一起举杯畅聊。

    约翰一行人刚刚踏入庄园,主人戴维·洛克菲勒热情带着家族重要成员的欢迎摩根一家的到来,约翰简单的打过招呼后,一个人拿着杯香槟走到角落中独自饮起来,他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和人聊投资、艺术品、女人。

    “jk,你还是那么不喜欢热闹!”

    就在约翰悠然自得的独饮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举目望去,话的是一位熟人,洛克菲勒家族第六代成员,佩姬·洛克菲勒。

    “你好!佩姬。”约翰向佩姬举了举杯,整个洛克菲勒家如果能和约翰聊得来的话,就属佩姬了,这位洛克菲勒家的公主人长的不但漂亮,而且十分善解人意。

    “jk,听你准备拍摄电影,到时候电影上映了要通知我,我一定去电影院给你捧场。”佩姬微笑的看着约翰,心里极为羡慕约翰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谢谢,等到剧本写出来,就会拍摄,上映了一定通知你。”约翰耸了耸肩,轻松的回复了佩姬。

    “哼!”

    就在约翰与佩姬友好的交流时,一声不屑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约翰眉头微微一皱,看见来人居然也是熟人,查尔斯·洛克菲勒,佩姬的哥哥。

    还没等约翰话,查尔斯就傲慢的自言自语起来:“别以为学了几个月导演课程就会拍电影了,就算拍出来也不一定有人看。”

    约翰听了查尔斯的话,翻了个白眼,对于这个眼睛长在头顶上,从到大一直和自己不对付的家伙来,约翰早就习惯了他的冷嘲热讽。

    这家伙因为是洛克菲勒家第六代继承人,从到大就把约翰当做竞争对手,其实当初在约翰不顾家人反对,执意去美国电影学院深造时,最生气不是老摩根,而是这位查尔斯同学。

    他把约翰当对手,时刻努力着,希望有一天打败约翰,可是约翰不按常理出牌,哈佛大学毕业后没有继续攻读管理学硕士学位,而是选择了电影学院做导演,这可把他气坏了,这就好比一个人,不分春夏秋冬的练习武术,希望与有一天与对手一决雌雄,可是到头来自己的武功已经练好了,雄心勃勃的去找对手比试时,才发现对手已经自废武功了,这让人情何以堪。

    就在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一直充当中间人的佩姬有些不满的看了看查尔斯:“哥哥,你怎么能这样打击jk呢!”

    “哼!”

    查尔斯冷哼了一声,像只公鸡一样昂首挺胸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就是那个搅动是非的人。

    “jk!实在对不起,我哥哥就是这个脾气,你别在意他的话。”等到查尔斯离开后,佩姬出言安慰起约翰,她早已看惯两人的斗气,已经见怪不怪了。

    “没关系!我都习惯了……不是吗?”约翰轻松的耸了耸肩,他的可不是客套话,而是真的习惯了,如果有一天查尔斯突然对他不冷嘲热讽了,那他才不习惯呢!

    勾起祸乱的查尔斯离开后,约翰与佩姬又继续聊了起来,一整个聚会时间,两人一直谈论的话题都是电影,直到聚会散场,两人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