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绝望和恐惧
    ,!

    “杀!”

    就在这时,只听到城主府的后方传来了一阵震天的喊杀声。

    下一刻,只见从四面八方涌出了无数身穿盔甲的侍卫,这些侍卫一个个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整齐划一,看他们的修为,全都至少在天尊境中期以上,十分的可怕。

    罗钰看到,这些身穿铠甲的侍卫,和之前的侍卫明显有天壤之别,无论是实力还是杀气,全都要强悍许多。

    显然,这些侍卫应该就是城主府最为精锐的部队了。

    “竟然动用了这么多的精锐,还真是看得起我们啊!”

    罗钰看了一眼四周,将自己和左俊仁团团围住的一众侍卫,眼眸不由得一缩,嘴里喃喃自语道。

    “不过,区区一个城主,竟然能够豢养这么多的精锐部队,还真是不容易啊!”

    紧接着,罗钰不由得一脸感慨的说道。

    这时,从一众精锐侍卫的后方,缓缓走出了一名身穿金甲的中年男子,那金甲男子目光冷漠,脸上更是没有半点笑容,死死盯着被包围起来的罗钰和左俊仁。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城主府来撒野,我全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否则,定教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下一刻,这名金甲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束手就擒?就凭你们这群虾兵蟹将?未免大话说早了点吧!”

    罗钰的目光在周围的精锐侍卫身上扫过,然后不由得嗤笑一声,毫不在意,讥讽的说道。

    “我现在是给你们指明一条活路,要是不知好歹的话,待会可别追悔莫及!”

    那金甲男子一脸冷漠的看了一眼罗钰和左俊仁,冰冷的说道。

    “追悔莫及?这可是我听到最可笑的笑话了!”

    罗钰在听到金甲男子的话后,不由得仰天长笑,丝毫没有将金甲男子的话当作一回事。

    “小子,我看你一身功法修行不易,假如你能够幡然悔悟,或许还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

    这时,那金甲男子眼中射出冷漠的光芒,继续出声劝说道。

    “好了,废话少说。相信你们城主府不会就仅仅只有这点角色吧!我看,那些潜藏起来的都给我现身吧!”

    罗钰冷笑一声,陡然打出了数道剑气,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打去。

    下一刻,只听一阵空气的爆炸声,八道身影从八个不同的方向现身,缓缓降落在金甲男子的身旁。

    罗钰看到,这刚刚出现的八个身影,竟然和眼前的金甲男子一样,也都身披金甲,每个人的身上更是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圣尊境强者!而且,竟然一下子出现九个!”

    这一刻,当看清楚眼前这九名金甲男子的实力后,一旁的左俊仁脸色不由得一变,心中一阵骇然,浑身冰冷的说道。

    “九名圣尊境强者!”

    罗钰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众金甲男子,心中也是不由得一怔,怎么也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城主府内,竟然一下子埋伏了九名圣尊境强者。

    顿时,罗钰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与此同时,站在广场上围观的众人,此刻也全都鸦雀无声,目瞪口呆的呆立当场,怎么也没有想到,城主府内竟然还藏有一只如此恐怖的势力!

    “九名圣尊境强者,我……我没有看错吧!”

    “糟了!左家小子恐怕要栽在这里了!”

    “城主府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啊!居然还隐藏着如此一支恐怖的势力,真是让人绝望啊!”

    ……

    下一刻,广场上的众人,不由得小声议论了起来。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受死吧!”

    这时,只见站在最前面的金甲男子,发出了一声疯狂的怒吼声,释放出了滔天的杀气。

    一时间,整个广场仿佛都被这股杀气笼罩,恐怖的杀气顿时化为了一股漩涡,想要将在场所有人全都席卷进去。

    下一刻,在场九名金甲男子全都释放出了恐怖杀气,将整片广场彻底笼罩其中,凝结成的恐怖杀气,犹如滚滚乌云一般,悬浮在广场的上空。

    顿时,广场上观战的众人,立刻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实力稍差的更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些实力强悍的强者,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随时都有可能跪倒在地上。

    到了这时,广场上上千名围观的众人,心中彻底害怕了起来,后悔前来城主府围观凑热闹了。

    看着眼前九名金甲男子的气势,显然是没有打算留手,在击杀罗钰他们的同时,就算误杀了在场上千名无辜的居民,恐怕也是在所不惜,连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的。

    此时此刻,只见那九名金甲男子身上释放出来的恐怖杀气,不但没有消退的趋势,反而越来越浓烈。

    九名圣尊境强者释放出的杀气,足以将眼前广场上的上千人撕成碎片。

    顿时,广场上的众人心中彻底知道害怕了,不由得大声哀嚎起来,痛哭涕零,一个个心中对于前来城主府围观的行为后悔不已。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此时此刻,城主府广场上成百上千的居民,心中是彻底害怕了!

    然而,尽管如此,那九名金甲男子却并没有因此停手,反而将催动体内的杀气,疯狂的向着众人笼罩而来。

    “小子,现在咱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

    这时,只见站在最前面的金甲男子,身上不停的释放出滚滚的杀气,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此时此刻,罗钰也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杀意,虽然并没有对他造成多打的伤害,闭嘴不语,一脸冰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九名金甲男子,默不作声。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马上便会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绝望和恐惧!”望着眼前默不作声,暗自运功抵抗的罗钰,为首的金甲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继续不停的催动体内的杀气,丝毫不在意城主府的广场上,已经有不少实力低下的居民,承受不住恐怖的杀气,七窍流血

    ,惨死当场。

    “大家加把劲,将这小子撕了!”下一刻,为首的金甲男子伸手朝着罗钰的身上一指,然后杀气腾腾的冲着另外八名金甲男子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