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左芸芸的身世
    “今天,我就代表左芸芸好好的教训你一番!”

    下一刻,只见罗钰一声怒喝,虚空之中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的剑芒,随即,只见那道剑芒势如破竹,蕴含恐怖的气势,狠狠的朝着不远处的英俊男子刺去。“

    嗖!”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罗钰的斩皇剑已然划破长空,死死的抵在了叶俊人的脖子上,冰冷的长剑,立刻让原本暴怒的叶俊人彻底冷静了下来。

    “我又败了!”

    叶俊人的目光不由得呆滞,脸上尽是不甘之色,在感受到脖子处冰冷的斩皇剑后,整个人彻底泄了气,然后瘫倒在了地上。

    “我问你,这根金钗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你要是不老实交代的话,我拼着自爆,也不会放过你的!”

    下一刻,只见叶俊人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看着罗钰手中的金钗,冷声说道。

    “自爆?你可以试一试,我相信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罗钰站在原地,一脸冷漠的看着的英俊男子,冷冷的说道。“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枝金钗是左芸芸小姐委托我送给她的父母。假如你认识左芸芸小姐父母的话,请你告诉我!”紧

    接着,罗钰沉声说道。

    “左芸芸的父母都死了!”下

    一刻,那英俊少年说出了一个令罗钰目瞪口呆的消息。

    “死了?他们怎么死的?”

    沉吟了片刻后,罗钰脸色一沉,阴森森的说道。

    “这里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想要知道事情的原委,就跟随我来吧!”看

    了一眼四周,那英俊少年冲着罗钰沉声说道。

    紧接着,便带着罗钰朝着远处走去。

    一头雾水的罗钰只能硬着头皮,跟随在英俊少年的身后,缓缓朝着前方走去。很

    快,在英俊少年的带领下,罗钰便来到了一座极为豪华的府邸里面。“

    你现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后面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势,马上我会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你的!”

    英俊少年将罗钰带到一个宽敞的客厅里,然后一转身,处理伤口去了。半

    个多时辰后,正当罗钰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只见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衫,将伤口彻底包扎完毕的英俊少年,缓缓走进了大厅。“

    在下左俊仁,左芸芸是我的至亲姐姐,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我都会化名叶俊人隐身在这石州城里。”英

    俊男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罗

    钰在听到英俊男子的这番自我介绍后,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而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聆听着。

    “不知道阁下能不能将那根金钗给我仔细看下,看看是不是家姐的物品。”

    这时,英俊男子来到罗钰的身前,冲着罗钰伸手说道。“

    可以!”

    罗钰点了点头,直接将那根金钗递了过去。

    那英俊男子接过金钗后,便开始小心翼翼的查看起来,当他到在金钗的一处隐蔽地方刻有芸芸两个小字之后,情绪明显激动了许多。“

    不错!这根金钗得得确确是家姐的物品。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到了阁下手中的呢?”

    紧接着,那英俊男子一脸激动的说道。“

    我叫罗钰,这根金钗是我在五行伏羲秘境”

    罗钰闻言,便将自己得到金钗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我受左芸芸所托,准备将这根金钗送到南斗城的她的父母手中。不知道,你刚才说她的父母全都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紧接着,罗钰一脸疑惑的冲着英俊男子问道。“

    唉!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当年,我家姐左芸芸可是南斗城的第一美人,而我们左家也是在南斗城中算是一股势力,日子过得倒也十分平静。”“

    可是,有一日南斗城城主突然来到我们左家,想要替他的儿子提亲。可是这城主的儿子为人作恶多端,在南斗城早已是臭名远扬,要不是因为南斗城城主背后有苍雷魔主帮着他撑腰,恐怕早就被人杀了无数次了!因此,家姐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这时,左俊仁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姐姐拒绝了城主的提亲,恐怕,你们家要遭受报复了啊!”闻

    言,罗钰不由得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正是!不出几日,我们左家便遭受到了城主的报复。要求我们家派人去五行伏羲秘境,将秘境里面的至宝药皇草给采摘回来,上缴给城主府,假如胆敢抗命的话,就灭了我们左家!”“

    当时我年纪尚幼,家中父母又年事已高。于是,家姐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她而起,毫不犹豫的就主动答应了下来,孤身前往五行伏羲秘境去寻找药皇草。想不到,这一去就是十年!”左

    俊仁强忍住痛苦,再次回忆说道。“

    你姐姐倒也是个奇女子,竟然敢独闯五行伏羲秘境,就凭这份胆量,就让许多男儿自愧不如啊!”罗

    钰在听到左俊仁的话后,不由得点头赞道。

    “既然你姐姐同意去寻找药皇草,想必那个南斗城城主应该会放过你们左家了吧!”

    紧接着,罗钰沉声说道。

    “恰恰相反!在我家姐离家去寻找药皇草的第五个年头,南斗城城主的儿子猜测家姐大概无望回来,于是便将主意打在了我们左家的身上。强行要让我们左家搬出南斗城。”

    “我的父母经过数十年辛苦经营,方才打下了这片家业,自然是不愿意就这样离开南斗城。岂料,南斗城城主的儿子居然怀恨在心,只会手下的南斗卫兵,趁夜血洗了我们左家,要不是我当时不在南斗城,恐怕也惨遭了毒手!”下

    一刻,左俊仁双拳紧握,怒声说道。“

    这南斗城的城主,简直该死!”

    在听到左俊仁的话后,罗钰不由得怒声吼道。“

    还有更加过份事情!那南斗城城主的儿子为了杀鸡儆猴,竟然将我父母的尸首挂在南斗城的城门上,足足暴晒了一个月,以此来宣示他的手段!”

    紧接着,左俊仁含泪说道。

    “暴尸城门一个月?那南斗城城主的儿子竟然做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这

    时,一股可怕的杀气从罗钰的身上释放出来,仿佛要将时间的一切不平都要毁灭掉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