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见风使舵
    “思青小姐,咱们开始攀登这归元崖吧!你尽管放心,假如你半途不济的话,我会护住你,保护你上到第五阶,逃离这蛊土秘境的。”

    罗钰看了一眼归元崖,然后冲着身旁的思青说道。

    “哈哈哈,小子,你还真是敢说大话啊!啧啧啧,瞧瞧这一张嘴,简直是巧舌如簧啊!竟然还要帮助这位姑娘上到第五阶?这口气,就算是盖霸都不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吧!”

    这时,一旁天罗宗那个名叫司徒永烈的魔人,在听到罗钰对思青的话后,顿时仰天长啸起来,将罗钰瞬间列为了只会夸夸其谈,忽悠欺骗无知少女的登徒子行列。

    思青看了一眼司徒永烈,丝毫不以为然,然后站在罗钰的身后,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点了点头,一幅小鸟依人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司徒永烈的话而受到影响。

    “呵呵!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弱者只配像狗一样的狂吠,一旦遇到比自己更为强大的敌人,只会低声下气,没有丝毫的尊严可言!”

    “但是,当狗当惯了,会严重影响他的判断,以为人人都会像他一样,是一头只会摇头乞怜的哈巴狗!”

    罗钰丝毫没有理会,一脸冷漠的说道,将全部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归元崖上,连正眼都没有看试图永烈一眼!

    在听到罗钰的这番话后,司徒永烈整个人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一股恐怖的杀意瞬间将罗钰笼罩,脸上更是挂着一丝狞笑。

    “小子,我看你眼生的很,怕是刚刚进入蛊土秘境里面吧!今天,我便要教教你蛊土秘境里面的生存规则!”

    紧接着,司徒永烈一脸杀意的说道。

    “要战便战,其余的话都是借口而已,免得耽误我一会攀爬归元崖!”

    罗钰冷哼一声,随即紧盯着司徒永烈说道。

    “你……”

    司徒永烈双眼怒睁,怎么也没有想到罗钰竟然如此大胆,居然敢提出与他对战。

    “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一会将你揍得满地找牙的时候,可别怪我以大欺小!”

    紧接着,司徒永烈一脸狞笑的说道。

    “区区天尊境九重而已,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称大!”

    罗钰嗤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

    与此同时,只见四周的众人纷纷自觉的让出了一个圈子,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如此狂妄!看来,是时候让你知道一下这蛊土秘境的规矩了!”

    司徒永烈一声怒吼,体内的幽冥罡气瞬间激射而出,恐怖的威压瞬间释放,滚滚如潮,向着四周汹涌而去,将四周围观的众人纷纷逼退数步。

    “天煞龙拳!”

    随着一声怒喝,只见司徒永烈双拳挥舞,漫天出现了无数拳影,遮天蔽日的朝着罗钰轰击了过去。

    这些拳影之中,虚虚实实,根本让人无法分辨真假,是司徒永烈的杀招之一,几乎很少有人能够从他的拳下全身而退。

    罗钰看着眼前无数的拳影,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而是冷笑一声,随即紧握双拳,一股昊天之气慢慢凝聚。

    “幽冥九变!”

    下一刻,只听到罗钰轻喝一声,竟然彻底放弃了防御,完全无视司徒永烈的拳头,双拳如同惊龙一般打出,准确无误的朝着司徒永烈的身体轰去,一副玉石俱焚的打法!

    “呵呵,真是自不量力!你以为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会伤到我吗?”

    识破了罗钰的意图,司徒永烈不由得轻笑一声,随即在身体的周围凝聚出一道黝黑的幽冥罡气,与此同时,双拳上的威力又增加了三分,死死的朝着罗钰轰了过去。

    “惨了!这个小子恐怕要被司徒永烈一拳给打死了!”

    这时,在一旁围观的烈火宗擎宇,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不由得叹了口气,摇头说道。

    要知道,烈火宗的擎宇和天罗宗的司徒永烈是这蛊土秘境中的两大势力,时常因为一些恩怨而私下打斗,对于司徒永烈的实力是再清楚不过,就连擎宇自己,也不敢硬接司徒永烈的这一记天煞龙拳!

    “轰隆隆!”

    这时,伴随着一阵今天巨响,恐怖的爆炸余波将周围的众人吹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翁。

    当这爆炸余波逐渐平息之后,只见司徒永烈凝聚的幽冥护盾彻底破碎,罗钰的拳头狠狠的轰击在了司徒永烈的身躯之上,一大口鲜血当成喷出。

    与此同时,司徒永烈的拳头也轰击在了罗钰的身上,但是,却全都被罗钰的护体罡气彻底挡住,连罗钰的一丝衣角都没有触碰到。

    “小子,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司徒永烈顾不上擦拭嘴角的鲜血,一脸惊恐的望着眼前的罗钰,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要知道,司徒永烈的天煞龙拳,就连身为天尊境后期巅峰的盖霸也不敢小觑,必须要全力抵挡。

    但是,罗钰在受了自己的一记天煞龙拳后,竟然安然无恙,仿佛没事人一般。

    “这不可能!除非……这小子的实力达到了圣尊境!”

    想到此处,司徒永烈的头上顿时冷汗直流。

    “糟了!踢到铁板了!”

    下一刻,司徒永烈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那个……小的有眼无珠,挡了大人的去路,实在是罪该万死!”

    几乎想都没想,司徒永烈下意识的将身体一躬,满脸赔笑的对着罗钰说道。

    “嘶!怎么会这样?司徒永烈这是怎么了?竟然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低头?看他的态度,似乎比见到盖霸还要恭敬三分!”

    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围观的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头雾水的说道。

    “不好!司徒永烈应该是踢到铁板了,否则的话,以他狂傲暴戾的脾气,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如此表情!”

    此时此刻,对司徒永烈极为熟悉的烈火宗擎宇,立刻猜到了一切,眼中尽是惊诧之色。

    “怎么……不想打了吗?假如不想打的话,就给我闪到一边去,别挡了我的道!”

    罗钰见此情形,对于见风使舵的司徒永烈并没有任何的好脸色,一脸冷漠的说道。

    “不敢,不敢,小的这就滚到一边去!”司徒永烈闻言,急忙带着一众手下闪到了一旁,让出了一条大道,满脸笑意的赔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