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损人不利己
    “住手!”

    就在这时,从远处保护突然传来了一阵滚滚的怒吼声,仿佛一声惊雷一般,让在场的众人全都不由得一震。紧

    接着,兽尊便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劲气,径直朝着他袭击而来,假如兽尊执意要将眼前薛润的单挑搅碎,恐怕兽尊也要受到不轻的伤。

    兽尊乃是上古神兽,自然不会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的选择,于是身体飘然闪动,立刻向后退缩了十几丈,躲过了那道恐怖的劲气。“

    好可怕的攻击!”

    与此同时,感受到那股恐怖攻击的众人,立刻全都朝着远处望去,赫然看到,在远处出现了一个身穿锦袍,器宇轩昂,神情高傲的男子。只

    不过,这男子此时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眼中更是不停的流露出丝丝杀气,犹如两道利箭一般,朝着罗钰和兽尊射去。

    “这人绝对不是普通人!”罗

    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子后,隐隐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此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恐怖,实力至少达到了圣尊境后期实力。

    “大哥,救我!”就

    在这时,只听到坐在地上的薛润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冲着那名男子大声呼救道。

    罗钰和兽尊闻言,脸色全都不由得微微一变,怎么也没有想到,薛润的大哥竟然真的来了,如此一来,事情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与此同时,和刚才薛润一同前来的众人,脸上色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一个个急忙冲上前去,连拖带拽的将地上的薛润扶起。

    “罗钰,此人的修为十分的厉害,哪怕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有把握奈何得了他,看来,咱们这次有麻烦了。”兽

    尊悄悄的来到罗钰身旁,一双眼睛紧盯着对面的男子,小声的对罗钰说道。罗

    钰闻言,脸色也不由得一变,然后心中暗自咒骂起来,怎么这时候薛润的大哥会出现。

    “不过你也别担心,有我在这里,这家伙想要杀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紧接着,兽尊暗自冲着罗钰保证说道。“

    小子,你们的胆子倒是挺大啊!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南溪港薛家,居然敢在这里动我薛家的子弟。”

    这时,那名男子缓缓朝着罗钰走了过来,脸色冰冷,身上释放出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在罗钰的身上,仿佛是要将罗钰彻底压垮一般。

    “南溪港薛家?很有名吗?没听说过!”

    罗钰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将那股恐怖的压力抵消掉,冷冷的说道。

    “嘶!”

    在听到罗钰的这番话后,在场的其余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发出了惊诧的声音,怎么也没有想到,罗钰竟然连南溪港薛家都没有听说过。或

    者,罗钰是故意装作不知,以此来激怒眼前的男子?不

    过无论是哪种,只能说罗钰的胆子真大,初生牛犊不怕虎!

    “你的胆子很大!”

    在听到罗钰的这番话后,那名男子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一脸冷漠的冲着罗钰说道。

    “只可惜,但凡胆大的人,他的性命也不会很长!”

    紧接着,只见那名男子猛地祭出一把长剑,散发出刺眼的剑芒,直接刺得在场的众人睁不开眼睛,纷纷向后回避。“

    在我的眼里,杀你简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现在,你要为自己的大胆付出应有的代价!”这

    时,那名男子轻喝一声,控制着手中的长剑,摧枯拉朽一般的朝着罗钰刺了下去。“

    简直可笑!”就

    在这时,只见兽尊的体内释放出万道金芒,仿佛一大团刺目的光芒一般,将那名男子的长剑彻底包裹,纠缠在了一起。“

    剑……他的剑!”

    下一刻,在场的众人看到,在兽尊无数道金芒的纠缠之下,原本还璀璨无比的长剑,此刻竟然变得黯淡无光起来,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空中掉落下来。“

    可恶!竟然敢毁我兵器!”与

    此同时,只见那名男子脸色一沉,眼中杀意乍现,急忙手掐法诀,将悬浮在空中的长剑收回。

    这时,那男子这才发觉,自己原本锋利无比,纤尘不染的长剑,此刻仿佛被侵蚀过一般,不仅变的坑坑洼洼,而且灵力大失,就算日后将这长剑修复,品相恐怕也要降低许多。

    “该死!你究竟使的什么诡术!”

    那男子心中怒火中烧,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弟弟被打成重伤,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手中极为宝贵的长剑,竟然差点被兽尊毁了!“

    嗜灵侵金咒!”兽

    尊站在原地,一脸漠然的说道。

    此时此刻,兽尊的双眸冰冷,浑身上下更是释放出一股让人无法琢磨的高深气势。

    “嗜灵侵金咒?竟然是传说中专门毁人宝物的阴险术法!”随

    着兽尊的话音刚落,在场的众人全都眼神一缩,紧盯着场中的兽尊,仿佛看到一条恐怖无比的凶兽一般,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灵宝武器收起。

    “早知道这家伙会嗜灵侵金咒,就不应该和他争斗下去了!”与

    此同时,只见站在不远处的男子,脸色比之前要惨白了许多,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金发少年,居然会传说中损人不利己的术法!“

    你当真会嗜灵侵金咒?我听闻,这嗜灵侵金咒由于实在太过阴损,不是早已绝迹了吗?”

    下一刻,眼前的男子似乎还是有些不相信,眼珠一转,试探着说道。

    “是不是真的,你大可以再祭出一把灵宝武器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兽

    尊闻言,淡淡的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

    该死!感情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已经有一把灵宝长剑被你的术法所毁,难道,我还会天真的再拿出一把灵宝长剑给你毁掉吗?”在

    听到兽尊的话后,那名男子再也忍耐不住,不由得出声怒骂道。

    无论兽尊是否会传说中的嗜灵侵金咒,那男子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轻易使出自己的灵宝武器了!只

    不过,这男子大半的功法全都要借助灵宝长剑才能发挥出来,此刻灵宝长剑被毁,便代表着那男子只能够发挥出小部分的功法。“

    小子,要不是因为要救治我弟弟,害怕耽误他的伤势,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下一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只见那名姓薛的男子,突然身形一闪,将身受重伤的薛润一把抱起,几个闪烁,就这样消失在了远处。“

    这……”望

    着眼前这一幕,在场的其余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呆立在当场。

    “你们留在这里,难道打算和我动手吗?”这

    时,兽尊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冷冷的说道。

    “跑啊!”在

    听到兽尊的话后,在场的其余人方才反应了过来,突然一声惊呼,然后四处逃窜,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中。武战苍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