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船票
    “这小子,居然又看上了这块深海矿精,假如一挥再没人报价的话,这可白白片便宜他了啊!”这

    时,和刚才和罗钰争抢了半天的蚀日宗的少宗主徐承悦,此刻再也坐不住了,一脸不甘的说道。

    “少爷,就让他再占一次便宜吧!”

    一旁的管家咬了咬牙,沉声说道。

    要知道,深海矿精极为稀少,再加上又是炼制顶级法宝武器的最佳材料,因此十分的珍贵,正常的成交价也都在数百万灵石以上。“

    少宗主,现在拍卖会已经快要接近尾声,福海商会压箱底的拍卖品就要拍卖了。咱们可不要为了一时之气,而将大事前功尽弃了!”

    紧接着,马总管再次劝说道。“

    好……为了大局着想,这次就便宜那小子一次了!”

    徐承悦咬了咬牙,点头说道。

    与此同时,看着大厅内诡异气氛的罗钰,心中顿时有些迷糊起来。“

    这些人为什么不合我竞争呢?好像……他们都在等待着什么似的!”下

    一刻,罗钰心中暗自揣摩道。

    “各位,深海矿精,一百万!第三……”等

    待了半天之后,那美女拍卖师终于再次开口说道。

    只要她一说出“成交“二字,这天大的便宜便会给罗钰占了!这

    时,拍卖大厅内的众人,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无不开始懊悔起来,一脸嫉妒的看着罗钰,脸上写满了不甘。

    “成交!”

    下一刻,就听到拍卖大厅的人群中响起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这块深海矿精便以极低的价格被罗钰收入了囊中。

    “该死!还真是便宜这小子了!”这

    时,望着一脸微笑的罗钰,蚀日宗的少宗主徐承悦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无名怒火。不

    过,当徐承悦想起身旁马总管的话,终于将那股无名火给压了下来。

    “各位!下面这件宝物,便是本次拍卖会最后的压箱底拍品!”随

    着那名美女的话音落下,就见到在一队侍卫的护送之下,一名侍从捧着一个玉盒缓缓走了过来。

    那美女拍卖师将手一挥,示意侍从将玉盒打开,然后便从玉盒中拿出了一张泛着黄光的铁券。

    “这张铁券是我们福海商会的船票!”随

    着那名美女拍卖师的声音,拍会大厅内立刻寂静无声!纤

    细玉手小心的拿起那张铁券,轻轻用手弹了一下,“铮”的一声,一声清脆的身影便在大厅里面不停的回荡。

    “只要拥有这张船票,便可以跟随我们福海商会的船只到达海上的任意地方!众所周知,我们商会的创始人可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船长,无论再远的海岛,亦或者传说中的海域,都可以保证轻易的到达!”紧

    接着,美女拍卖师拿起那张船票出声介绍道。

    此刻,尽管那美女拍卖师朱唇微启,酥声细语,那酥麻的娇声足以使人如痴如醉,陶醉其中。但

    是,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她手上的那块不起眼的铁券上。“

    船票!假如能够获得的话,便可以跟随福海商会的船只到达海外岛屿进行经商。听说,海外修仙界有着各种各样便宜的天材地宝,只要采购上这么一次,至少能够赚取十倍,二十倍的利润!”这

    时,一名中年男子双目放光的紧盯着那张铁券,满脸贪婪的说道。“

    是啊!老龙头年事已高,一年只出海一次。如此一来,这张船票就显得更加的珍贵无比了!”紧

    接着,另外一名男子也随着附和道。“

    各位,既然已经看到了这张铁券。那么,请感兴趣的赶紧竞价吧!福海商会船票一张,底价三千万!”

    与此同时,那美女拍卖师笑盈盈的冲着大厅内的众人说道。“

    我出三千五百万!”

    那美女拍卖师的话音一出,便有人迫不及待的报价道。

    “三千六百万!”

    “三千七百万!”…

    …顿

    时,原本还寂静无声的大厅,立刻变得吵闹起来,大家开始纷纷竞价起来。毕

    竟,只要能够跟随福海商会出海一次,便可以赚取大量的财富,早已垂涎三尺的众人,恨不得用全部身家来换。

    这其中,尤其以蚀日宗的少宗主徐承悦争夺得最凶。

    望着拍卖大厅内火热的气氛,那美女拍卖师忍不住捂嘴而笑。

    每一年的拍卖会,只要拿出这张铁券都能够引起大家的疯抢。咂了咂嘴,身材玲珑的美女拍卖师,俏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

    时,场内的价格不断上涨,只是一盏茶的功夫,便已到了五千万的高价。争

    抢又持续了半天,报价的声音终于稀少了许多。就

    在这时,坐在大厅内的徐承悦,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却是不紧不慢的再次加价道。

    “六千万!”报

    价之后,大厅内的声音彻底安静了下来,一些人望着面露微笑,自信满满的徐承悦,只得沮丧的摇了摇头,他们可没有实力和徐承悦竞争。

    “六千一百万!”

    就在这时,只见半天没有动静的罗钰,突然又加价一百万。“

    小子,难道你也打这张船票的主意吗?”徐

    承悦闻言,双目赤红的紧盯着罗钰,气冲冲的说道。下

    一刻,在大厅内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徐承悦和罗钰便将价格抬到了八千三百万的天价。

    “九千万!”紧

    接着,一直云淡风轻的罗钰,再次加价道。

    喧闹的大厅顿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罗钰身上,就连一直争抢的徐承悦,也是被他这一口突如其来的天价给震了震。“

    我没有听错吗?九千万?”这

    时,围观的众人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这小子,该不会是虚张声势吧!”

    面色通红的徐承悦,不由得和身旁的马总管啸声嘀咕道。

    “不会吧?万一真的被这小子拍下来,没有如约拿出钱来,丢面子事小,绝对会要倒大霉的!”此

    刻,马总管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众人,相信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罗钰应该没有这个胆量。

    只不过,这张船票虽然值钱,但是假如真的要花费九千万的天价买下来的话,所赚的灵石就不多了。

    毕竟每一次出海虽然能够带回大量便宜的天材地宝,但是,所赚的灵石也是有上限的。

    九千万灵石几乎已经是一次航行的全都利润了,如此一来,当听到罗钰报出了九千万的超级天价后,就连蚀日宗的少宗主徐承悦也差点以为听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