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背信弃义
    “这剑阵的威力真是恐怖啊!”

    此刻,血神宫弟子再也不敢小视罗钰了,心中无力的喃喃自语道。

    “咦?怎么不见贾飞鹏呢?”

    半晌,所有人方才反应了过来,急忙向着爆炸中央望去。只

    见,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从爆炸中央爬了起来,身体上的肌肤几乎全部崩裂,殷红的献血不停的流出,在破碎的衣衫下面,数十道肉眼可见的恐怖伤痕遍布其身,隐约间,还能看到森森白骨暴露在外。

    “这……难道就是贾飞鹏?”

    所有人望着那摇摇晃晃的人影,心中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

    咳……咳咳!”

    当贾飞鹏步履阑珊,边走边咳嗽,望着眼前贾飞鹏的惨状,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底部生寒。

    只见贾飞鹏的一条右臂整个被炸裂开来,露出了半截白森森的断骨,鲜血淋漓。另

    外一条左臂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却无力的下垂在了一旁。

    脸庞之上,再也没有了刚才得意与嚣张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狼狈和凄惨。此

    时的贾飞鹏,脸色一片惨白,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在

    刚才剑阵攻击下,贾飞鹏几乎是拼尽了全力,最后的爆炸关头,贾飞鹏甚至燃烧了精血,在身体周围凝聚了一道幽冥护盾。可

    是,即便如此,在罗钰使出的疾风伏龙剑阵下,却依旧被摧枯拉朽一般的轻松摧毁,根本就无力抵挡。

    “这小子……竟然真的凭借一己之力发动了剑阵!”回

    想起自己刚才所遭遇的一切,贾飞鹏的心底涌出了一丝寒意。

    “噗!”这

    时,贾飞鹏的胸口再次气血上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楚,随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鲜红的鲜血滴落在了地上,异常的刺眼。

    贾飞鹏望着不远处一脸冷漠的少年,双眼不由得缓缓闭上,随着一阵山风吹过,贾飞鹏的身体犹如破败的柳絮一般飞扬,差点站立不稳,从比武台上下来。“

    看来,胜负已分了啊!”望

    着眼前几乎弱不禁风的贾飞鹏,场上所有的人全都一片骇然。

    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还杀气腾腾,气势十足,令人敬畏的谢无用的弟子,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败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

    而且,还败得如此彻底和凄惨!“

    不知道谢无用和血神宫还认不认刚才的赌局?”想

    到这里,观战席上的一些人不由得偷偷咽了一口唾沫,全都有些怀疑的望着不远处的谢无用。“

    启禀宗主,贾飞鹏已经败了,接下来……”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血神宫饰的弟子急忙走到龙冰玉的身前,躬身问道。

    “师妹,这次的失败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还没有等到龙冰玉回答,就见谢无用缓缓走了过来,一脸凝重的说道。

    “师兄,按照你的意思……”

    龙冰玉脸色平静,起身追问道。

    “将我的弟子打成重伤,这个仇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报的!”就

    在这时,只见谢无用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咬牙切齿的说道。

    “师妹你放心,我现在就上台和那个罗钰理论。如今看来,这个罗钰是不能留了!”

    紧接着,谢无用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杀气腾腾的说道。谢

    无用此话一出,包括龙冰玉在内的血神宫众人,脸色瞬间大变!

    “师兄,一切听你做主!”沉

    吟了片刻后,龙冰玉点头沉声说道。这

    一次的比试,可是关系到血神宫和西邑郡生死存亡。血神宫和西邑郡互相斗争了数十年,可是令龙冰玉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最后会败在一个无名小子的手上。

    这让龙冰玉心中十分的不甘!

    “好!”闻

    言,谢无用猛地一转身,眼中掩饰不住心中的杀意。“

    罗钰!虽然你赢这场比试,但是,你可知道你惹上了杀身之祸?”与

    此同时,只见西邑郡的苏郡主来到了比武台前,冲着罗钰出声说道。“

    怎么?难道谢无用打算背信弃义,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口否认和我的赌约?”罗

    钰闻言,不以为然的说道。“

    唉,罗钰!看来你对我们血神域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啊!”在

    听到罗钰的话后,苏郡主叹了口气,神情黯然的说道。“

    苏郡主,你的意思……”

    罗钰见此,心中不由得一动。

    看着眼前苏郡主的神情,罗钰原本认为以谢无用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众目睽睽之下,是根本不可能食言的。但

    是,望着苏郡主此刻的模样,罗钰顿时心中有些没底起来。修

    仙界,强者为尊!假

    如谢无用真的食言而肥,背信弃义的话,在场的人就算看在眼里,恐怕也没有谁敢站出来说半句不字!

    “罗钰,你竟然敢打伤我的弟子,这个仇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就

    在这时,只听道不远处的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一道蕴含杀意的声音在比武场的上空不停回荡。

    此刻,偌大的比武场寂静一片,只有罗钰的身影傲首站在比武台上,瘦小的身影,此刻却让大家感觉像是一座大山一般。

    “果然!”

    听到那陡然响起的声音,罗钰缓缓抬起头来,眼中露出了一丝冷光,长吸了一口气后,原本放下的双手却又轻轻的紧握了起来。“

    师兄,整件事都是因为我西邑郡而起,还请你放过罗钰吧!”此

    刻,看着眼前杀气腾腾的谢无用,苏郡主面露苦涩,一脸哀求的说道。“

    师妹,这小子当中打伤了我的弟子,假如我就这样放过他的话,我谢无用的脸面今天就算彻底丢光了!”

    缓缓飘落到比武台上的谢无用,在看了一眼苏郡主后,一脸杀意的说道。

    “看来,我们刚才的赌约你是不打算履行了?”这

    时,望着对面的谢无用,罗钰一脸冷漠的说道。“

    赌约当然是要履行!只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要和你算一算打伤我弟子的事!”

    谢无用看了一眼罗钰,然后一脸蛮横的说道。

    “谢前辈,这里是比武台,正所谓刀剑无眼,令徒既然敢站上比武台,早就应该做好受伤的准备了!”

    就在这时,负责这次比武的裁判缓缓走了过来,抬头打量了一眼谢无用后,出声说道。“

    哼!比武早已结束,你身为裁判的职责已经履行完毕,暂且站到一边去,否则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白白的将性命送了!”谢

    无用看都没看那裁判一眼,摆了摆手,一脸冷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