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老淫贼
    “呼!”只

    见柴老儿招式一变,立即又是一剑劈了下去,剑法大开大合,丝毫不拖泥带水,气势惊人。“

    只能硬碰硬了!”避

    无可避的葛秋阳,将牙一咬,手中长剑立刻迎了上去。“

    铛!”顿

    时,两把长剑碰撞在了一起,葛秋阳只感到自己的手臂微微有些发麻。“

    三招!三招之内你必败!”

    这时,柴老儿意气风发的冲着葛秋阳说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葛

    秋阳冷冷一笑。

    随即,葛秋阳看了看手中的法宝长剑,发觉剑锋之上已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不行,不能再和他的法宝长剑硬碰了!”

    葛秋阳的心中不由得起了一丝警惕。柴

    老儿手中的法宝长剑,无论是灵宝等级,还是长剑的重量,都不是葛秋阳手中的灵宝长剑能比拟的。毕竟,那可是柴老儿费尽心思炼制的。此

    时此刻,只见柴老儿身形闪动,双手用力一挥,猛地冲着葛秋阳的头顶重重劈了下来。法

    宝长剑一挥,大有横扫乾坤的气势。

    此时此刻,两人之间得距离不足数尺,面对柴老儿的必杀的一剑,葛秋阳也不得不硬接。

    这就是柴老儿的对战策略!

    姜还是老的辣啊!

    他知道葛秋阳剑术优势是灵巧轻盈,所以,丝毫不给葛秋阳施展的机会,强行逼着葛秋阳和他硬碰硬的对抗。“

    啪!”两

    剑相撞,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碎裂声。

    “咣当!”紧

    接着,就见葛秋阳手中的长剑被彻底斩断,断裂的剑身,径直掉落在了高台上。原本四尺长的法宝长剑,立刻变成了只有一尺长的断剑。“

    糟糕!葛秋阳的灵宝长剑居然被柴老儿斩断了!”这

    时,观众席上的众人立刻发出了阵阵惊呼声。但

    是此刻,葛秋阳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慌张,脸色不由得一变,身形急忙闪动,迅速向后退去,彻底躲过了柴老儿的杀招。

    “可惜啊!柴老儿虽然为人猥琐好色,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手底下的功夫还真是硬啊!恐怕这次的美人大会冠军真的被要柴老二夺去了!”

    观众席上,立刻有人瞧出了其中的门道,娓娓说道。要

    知道,葛秋阳此刻被柴老儿斩断了长剑,局势已经彻底倒向了柴老儿的那边,占了巨大的优势,获得胜利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柴老儿果然够老辣!居然逼迫葛秋阳硬接他的剑招,最后利用自己的法宝优势,一举斩断葛秋阳的灵宝长剑!”坐

    在休息席上的罗钰,在望着眼前这一幕后,心中也不由得一阵感叹道。

    “不过能够看到如此精彩的打斗,也还是十分不错的!”

    紧接着,罗钰心中暗自想道。

    “葛秋阳,你的灵宝长剑已经被我斩断,彻底报废了。难道,你还不准备认输吗?”

    与此同时,比武台上的柴老儿狞笑着说道。“

    柴老儿,我现在还没有掉下比武台,并没有失败!”

    闻言,葛秋阳脸色一寒,沉声说道。

    “呵呵!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那好,我就成全你,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望

    着一脸坚持的葛秋阳,柴老儿恶狠狠的说道。

    说完,柴老儿先下手为强,手中的长剑猛地发出一道耀眼的宝光。顿时,如划破天际的流星一般,向着葛秋阳攻去。

    紧接着,双腿一蹬,一跃而起,一双手掌也凝聚了恐怖的幽冥罡气,朝着葛秋阳狠狠的拍了下去。

    “噗!”只

    见葛秋阳的身体突然起飞,仿佛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落在了比武台下,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葛秋阳,你现在已经掉落台下了,已经不用你认输了!”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葛秋阳,柴老儿一脸狞笑的说道。“

    四十五号,柴大为获胜!”这

    时,场上的裁判大声宣布道。

    “我……败了?”葛

    秋阳揉了揉疼痛的胸膛,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

    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想不到柴老儿居然真的打败了葛秋阳!”

    “姜还是老的辣啊!”…

    …

    这时,场下的众人目瞪口呆,一脸震撼的说道。

    至此,柴老儿在击败了葛秋阳后,几乎已经锁定了胜局,获得这次美人大会的冠军似乎并不是天方夜谭了。“

    柴老儿,你这无耻的老淫贼,我来会一会你!”

    就在这时,就见一道黑影瞬间越过众人头顶,落在了高台之上。

    只见黑影化身成一个年轻男子,质气异于常人,脸上一脸的愤怒,死死盯着比武台上的柴老儿。

    “我就是三十九号的柳建元,今天我要替天行道,说什么也不会让你这个老淫贼获得美人大会的冠军,糟蹋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那

    青年男子显得十分的生气,冲着裁判大声说道。“

    原来你就是三十九号的柳建元?好,现在你们可以比试了!”闻

    言,裁判皱了皱眉头,对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青年男子不由得多看了一眼。但是很快裁判就恢复了正常,宣布比试正式开始。“

    说得太好了!”“

    千万不要让这老淫贼获得冠军!”“

    是啊!柴老儿简直无耻之尤,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来参加美人大会!年龄都可以做那些美人的爷爷了!我呸!”

    ……一

    时间,在场的年轻人全都炸开了锅,冲着比武台上的柴老儿怒声说道。不

    过,比武台上的柴老儿似乎根本就不以为然,脸上依旧一脸的平静。

    “算了!既然你小子着急,我就先将你打发掉吧!”

    柴老儿眼中寒光一闪,准备速战速决尽快将眼前的青年击败。下

    一刻,只见他潇洒的一挥手臂,一道黑色剑芒在空中划过,随后悬浮在了自己的身旁。

    “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马上万一伤在我的手下,可别喊疼啊!”

    柴老儿一脸狞笑的说道。“

    哼!你这老淫贼,吃我一剑!”那

    年轻男子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变,沉声说道。下

    一刻,只见那青年男子十分潇洒的将穿在外面的长袍脱下,露出一身整洁干净的皮甲,然后一脸严肃的站在比武台上。

    “加油!将这老淫贼给打下来!”见

    此情形,台下的众人全部发出了一声喝彩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