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立刻滚蛋
    “羊兴文竟然被罗钰斩断了手臂?”

    “身为炎龙宗的传功长老,羊兴文在炎龙宗中的实力能够排进前三,竟然挡不住罗钰的一剑,这……”

    “这个罗钰的实力,简直太可怕了!”

    ……

    这时,站在原地的众人看着断了一条手臂的羊兴文,全都议论纷纷起来,不少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被罗钰深深的折服了。

    “想不到羊兴文竟然败了,而且还败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手上!”

    正道的其余宗门的长老,在看到羊兴文的下场后,并没有过多的反应。虽然大家同属正道,但是毕竟分属不同的宗门,这次的朝元遗址探宝,其余宗门反而十分乐意见到炎龙宗的如此下场。

    毕竟,一旦进入朝元遗址后,各大宗门互相之间就成为了竞争对手,根本就没有正道宗门这一说。

    因此,这也是在看到魔道的金龙宗一行人后,正道人士的第一反应是隐忍,而不是除魔卫道,匡扶正义。

    “假如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罗钰之前应该还是神通境三重的实力,怎么突然之间提升了这么多?”

    这时,一名正道宗门长老一脸好奇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突破的,想必,这个罗钰应该在班煦宝库里面有了什么奇遇了吧!”

    另外一名长老皱眉说道。

    “什么样的奇遇竟然能够让他的实力增长如此之多?还真是让人有些羡慕啊!”

    说到最后,那名长老的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羡慕之色。

    “看来,一会的朝元遗址里面,咱们可得重点关照一下这个罗钰呢!”

    另外一个宗门的长老不由得沉声说道。

    ……

    “好小子,你隐藏得真深啊!此仇不报,我羊兴文誓不为人!”

    就在这时,只见半空中的羊兴文已然将受伤的手臂包扎完毕,眼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道。

    “想要报仇?好啊,我随时欢迎!”

    闻言,罗钰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

    “从这一刻起,我宣布,但凡是炎龙宗的弟子,给我立刻滚蛋!否则的话,格杀勿论!”

    紧接着,罗钰脸色一寒,杀气腾腾的说道。

    “叫我们滚蛋?这小子未免也太猖狂了吧!”

    “什么意思?马上朝元遗址就要开放了,现在叫我们走,岂不是变相的取消了我们进入朝元遗址探宝的资格?”

    “简直欺人太甚!”

    ……

    在听到罗钰刚刚宣布的话后,在场仅剩的炎龙宗弟子,全都义愤填膺,满脸怒气,愤愤不平的说道。

    “少宗主,咱们不如和那小子拼了!”

    这时,一名炎龙宗的弟子怒声说道。

    “胡闹!”

    洪轩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变,大声呵斥道。

    “从这一刻起,忘掉这次的荒域古城之行,朝元遗址也和咱们炎龙宗彻底无关,大家按照那个罗钰所说,全部离开这里!”

    洪轩双目赤红,望了一眼半空中高高在上的罗钰,恨声说道。

    “少宗主,我们不怕死!假如我们现在就这样离去,以后……咱们炎龙宗怎么在修仙界立足啊!”

    这时,那名炎龙宗的弟子,仍然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算了,少宗主说的没错,大家赶紧离开这里!那个罗钰……咱们惹不起!”

    就在这时,断了一直手臂,刚刚包扎完毕的炎龙宗传功长老羊兴文走了过来,语气凝重的说道。

    “是!”

    望了一眼满脸惨白,面无血色的传功长老之后,炎龙宗的弟子一脸不甘的回答道。“洪轩,这个罗钰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招惹,更别说什么报仇之事。根据我刚才的观察,那个罗钰不仅体内拥有幽冥罡气,而且,还是一名化神境的修士。像他这种既是魂斗师,又是修仙者的特殊存在,乃是

    我平生仅见。其战斗力远在普通的魂斗师或者修仙者之上!”

    就在这时,传功长老羊兴文走到洪轩的身旁,低声说道。

    “什么?罗钰竟然既是魂斗师,又是修仙者?”

    在听到传功长老的话后,洪轩心中最后一丝报仇的心思也彻底熄灭了。

    洪轩知道,现在的罗钰,别说是他不敢招惹,就算是三大宗门中的另外两个宗门,一旦知道罗钰的体内竟然同时蕴含幽冥罡气和灵力后,想要招惹罗钰,恐怕也要先掂量掂量自身的实力。

    “什么正道宗门,同气连枝。恐怕现在飞云宗和落枫宗的人巴不得我们就此离开,好让他们在朝元遗址中减少一个强劲对手!”

    望着不远处三大宗门里的另外两个,洪轩的目光深处闪烁着一丝阴森的寒光,犹如毒蛇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既然如此,罗钰的事情洪轩自然不会宣扬出去,让另外两大宗门知晓了。

    最好在朝元遗址的探宝中,两大宗门和罗钰起了冲突,结下死仇,那简直太让人期待了!

    这时,洪轩望了一眼罗钰,心中暗自想道。

    “炎龙宗的弟子,全部跟我走,咱们离开这里!”

    紧接着,洪轩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招呼着门下的弟子,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这……这个洪轩未免也太没种了吧!竟然真的就这样离开了?”

    “炎龙宗怎么说也是正道的三大宗门之一,居然被一个少年吓成这样?”

    “唉!看来,那个罗钰给炎龙宗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啊!”

    ……

    看着炎龙宗的弟子一个一个走得干干净净,消失在视野里面的时候,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有意料到会是这样,一脸疑惑的说道。

    “罗钰简直太厉害了!想不到区区几句话,就吓得炎龙宗的人灰溜溜的离开,这种事情,即便是我父亲亲自出马,恐怕也未必能够做到吧!”

    这时,魔道的臧天海满脸欣喜,合不拢嘴。

    罗钰刚才斩断炎龙宗传功长老羊兴文的一条手臂后,臧天海心中的怨气就早已散去了。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罗钰竟然如此霸道,一开口就叫炎龙宗的弟子全部滚蛋。更令臧天海没有料到的是,炎龙宗的弟子居然真的按照罗钰所说,全都灰溜溜的离开了。

    “解气,真是太解气了!”臧天海望着不远处的罗钰,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