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传功长老
    “哈哈哈!这些金龙宗的弟子,之前还口口声声瞧不起罗钰兄弟。现在倒好,全都成了罗钰兄弟的剑下亡魂!”

    “是啊!一个打九个,居然罗钰兄弟一招击杀,如此看来,这个金龙宗的实力也是稀松平常嘛!”

    “唉!只怪我实力太弱,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罗钰兄弟的那惊世一剑,实在是太可惜了!”

    ……

    这时,魔道的众人议论纷纷,欢喜之情溢于言表,仿佛他们早已忘了罗钰的身份,将罗钰当成了自己人一般。

    不过,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

    相比较起魔道众人的欢天喜地,金龙宗剩下的弟子,一个个面色铁青,眼中含怒,恨不能上去一口将罗钰咬死,生啖他的血肉。

    仅仅一招,他们金龙宗的九名师兄弟就被眼前的年轻人给瞬间击杀了,直到现在为止,金龙宗剩余的弟子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罗钰的战斗力好强!”

    这时,一名金龙宗的弟子,低声冲着另外一人说道。

    “是啊!居然一剑就击杀了我们九名弟子,如此看来,他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紧接着,另外一名弟子低声分析道。

    “洪轩,我早就劝过你们,不要和我做对!这一次让你们金龙宗损失这么多的弟子,实在并非我的本意!”

    就在这时,只见罗钰凝望着不远处的洪轩,沉声说道。

    “罗钰,少在那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你刚才击杀我们金龙宗九名弟子的事,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你的!”

    洪轩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寒,怒吼着说道。

    “张长老,这小子就交给你了!”

    紧接着,就见洪轩的身后缓缓走出一名老者,身材魁梧,眼中精光四射,一脸的冷漠。

    “放心,我一定会让这小子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

    随即,就听到那名老者用冰冷至极的声音说道,让人听了心中不由得一寒。

    “竟然派出了金龙宗的传功长老,这……未免也太小题大做吧!”

    当正道的众人看清楚走出来的人后,所有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一丝诧异,谁也想不到,为了区区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竟然会惊动金龙宗的传功长老。

    “这个金龙宗的传功长老,据说实力能够排在金龙宗的前三,即便不用灵宝武器,全力施展出来的话,普通人也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下可是够那小子喝一壶的了!金龙宗的传功长老亲自出马,那小子绝对是凶多吉少了!”

    “也不一定哦!或许人家现在就跪地求饶呢?”

    ……

    在看到金龙宗派出了传功长老之后,正道的众人脸上明显轻松了起来,看向罗钰的眼神中,仿佛也夹杂了一丝同情之色。

    金龙宗竟然派出了传功长老!

    而且,这传功长老的实力在金龙宗内排名前三!

    看来这一次罗钰可是遇到大麻烦了!

    在听到正道众人的议论声后,魔道臧天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金龙宗竟然直接会派出一名长老,而且还是实力高强的传功长老。

    这……这简直是以大欺小嘛!

    “罗钰,咱们已经获得了胜利,见好就收吧!”

    这时,臧天海走到罗钰的身旁,低声劝说道。

    “臧少主,你认为金龙宗会放过我吗?”

    闻言,罗钰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反问道。

    “这……恐怕是不能!”

    臧天海立刻被罗钰问得哑口无言。

    毕竟,金龙宗一下子损失了九名弟子,假如不将这场子找回来的话,恐怕,金龙宗再也无法在修仙界立足了!

    这时,只见那名金龙宗的传功长老缓缓走了出来,脸色凝重,不苟言笑,仔细打量着不远处的罗钰。

    这个金龙宗的传功长老,此刻也不清楚,罗钰刚才在击杀金龙宗九名弟子的时候,到底是使出了全部实力,亦或者,还有所保留。

    在没有弄清楚罗钰的真实实力之前,传功长老并不打算冒险。毕竟,假如自己再败在罗钰手中的话,那么无异于对金龙宗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哈哈哈!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所谓的正道宗门,竟然会为了一个年轻人,而出动宗门内的长老,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就在这时,只听见魔道的臧天海大笑一声,随即讥讽说道。

    “臧天海,你这是在说谁?”

    闻言,金龙宗的传功长老脸色不由得一寒,厉声喝道。

    “羊兴文,你怎么说也是一名成名已久的强者,竟然如此不顾身份,亲自下场对付一名晚辈。呵呵,你们金龙宗还真是不要脸至极啊!”

    臧天海丝毫不惧,冷声讽刺道。

    “你说什么?”

    这时,那名叫羊兴文的老者,顿时火冒三丈,体内的幽冥罡气瞬间释放出来,继而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当然,这羊兴文并非真正的消失,而是由于速度实在太快,早已超出了眼睛能够捕捉到的范围,因此才会像原地消失一般。

    身为金龙宗传功长老的羊兴文,实力早已达到了大师级魂斗师后期,距离宗师级魂斗师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按照修仙界的实力来算的话,眼前的这个羊兴文,至少也是有着神通境九重的实力,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只见在臧天海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记。

    “臧天海,别人会怕你,可是我羊兴文却不会怕你,刚才的那一巴掌只是小惩,你要是胆敢再胡说一句的话,我定叫你血溅当场!”

    这时,只见羊兴文站在远处,一脸狞笑的说道。

    “噗!”

    随着羊兴文的话音刚落,只见臧天海猛地张嘴一吐,几颗被打算的牙齿随即夹杂着鲜血被吐了出来。

    ‘少宗主,你没事吧!”

    这时,只见魔道金龙宗的几名长老立刻身形闪动,来到了臧天海的身旁,急忙查看臧天海的伤势。

    “羊兴文,你竟敢打我!”

    臧天海脸色大变,双手捂住被打得脸颊,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呵呵!别说打你,就算你父亲臧景天亲自站在这里。说要打你,我依旧能够有办法打到你,你父亲也无法奈我何!”闻言,羊兴文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沉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