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炼器心得
    ♂

    第九百九十六章  炼器心得

    “你的洞府?难道……”

    罗钰在听到银面人的话后,心中大惊,急忙出声说道。

    “不错!我就是班煦,你贸然闯进我的洞府,又有何企图?”

    这时,银面人冷冷的说道。

    “你是班煦大师?”

    罗钰再次走近几步,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经过罗钰近距离的观察,罗钰几乎已经可以彻底断定,眼前的银面人绝对是一个人工炼制的机关傀儡,且不说眼前这个机关傀儡能够说话就已经让罗钰震惊了,更令罗钰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机关傀儡居然还自称是班煦大师!

    “没错!我就是班煦!不过,我这副身体已经彻底改变,不再是我曾经的模样了。但是,委身在这机关傀儡内的灵魂,却实实在在是我,班煦!”

    那银面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后,有些惋惜的说道。

    “你……你怎么会弄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罗钰紧盯着眼前的银面人,依旧还是不敢相信。

    “你将捆在我身上的法宝去掉,否则的话,我宁死也不会说的。”

    银面人并没有回答罗钰,反而出声要求道。

    “好!不过我劝告你一句,既然我能够将你捆住一次,就能够再捆住第二次。所以,你还是不要动逃跑的心思!”

    罗钰伸手一招,将捆在银面人身上的捆灵锁收回,出声警告道。

    “这里是我的洞府,我又有什么地方可逃呢?”

    那银面人缓缓站起身来,双手负在背后,望了一眼罗钰,淡淡的说道。言语间,充满了一丝无奈和不甘。

    “数千年前,我的肉身被人毁去,而我的灵魂则侥幸逃走了,由于灵魂状态之下,无法在外面停留太久,因此,情急之下,我便将灵魂附身在了我当年炼制的一具傀儡之中。”

    “这么多年,经过我的不断努力和改进,才有了我现在的这幅模样!”

    紧接着,银面人缓缓说道。

    “虽然我变身成为了机关傀儡,但是,除了灵魂以外,几乎和我之前没有任何的相关,不仅功法全失,而且也无法再动用任何的幽冥罡气。否则的话,你虽然战斗力不俗,但是却还达不到我当年的水准,根本就挡不住我当年的三招!”

    随即,银面人一脸傲然的说道。

    “不好意思,虽然我不知道你之前的实力有多强悍,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招惹你,为何你刚才要置我于死地?”

    罗钰在听清楚了银面人的话后,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眼神,再次追问道。

    “年轻人,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早在你能够打开外面的石门时,我就已经相中你了!刚才所有的一切攻击,全都是对你的测试而已。”

    闻言,银面人沉声解释道。

    “对我的测试?什么测试?”

    罗钰面色一变,再次追问道。

    “只要你通过测试,我便会将我炼器术的衣钵传承给你!”

    银面人出声说道。

    “炼器术?”

    罗钰顿时微微一惊,对于上古炼器术的精妙,罗钰是早已大开眼界,假如真的能够继承银面人的衣钵的话,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班煦大师,不知道我现在通过了没有?”

    紧接着,罗钰眉头一挑,沉声说道。

    “吃我一掌!”

    就在这时,只见那机关傀儡竟然毫无征兆的朝着罗钰再次拍出一掌,凌厉的攻势顿时让罗钰手忙脚乱,惊骇万分。

    眼看着银面人的一双傀儡利爪即将攻到自己的胸前,罗钰紧咬牙关,脚下猛地一跺,借着这股力道,身形如同闪电一般的极速退去,躲过了银面人的这次攻击。

    见到自己的攻击落空,银面人的心中微微一惊,随即祭出一把灵宝长剑,想要再次追击过去。

    可是,忽然之间罗钰的一双拳头已然攻到,“轰”的一声,罗钰的拳头竟然轰在了银面人的长剑之上,长剑随即脱手飞出,在半空之中便爆裂成了无数碎片。

    此刻,望着眼前的银面人,罗钰心中怒火难耐,双目之中更是夹杂着丝丝怒火,要不是银面人刚才的那一番话,罗钰恐怕早就将他击杀了,哪里还会落到现在这般模样、

    “罗道友,稍安勿躁!刚才的攻击已经是测试的最后几招,既然想要继承我的衣钵,就必须要有一身不俗的功法。否则,空有一身高超的炼器术,并不能够保护自己,最后只能落得和我一样的凄惨下场!”

    银面人一脸平静的出声说道。

    “你说的固然也有几分道理,但是,我却并不相信你所说的。除非你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否则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将你打得魂飞魄散!”

    罗钰冷哼了一声,紧盯着银面人说道。

    “这块玉佩你拿去,里面便是我毕生的炼器术心得!”

    罗钰的话音刚落,只见银面人一翻手,将一块洁白的玉佩送到了罗钰的手中。

    罗钰一伸手,将那玉佩接在手中,发现那块玉佩并不算大,灵光四射,正中央雕刻着一个图案,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里面记载了炼器心得?”

    罗钰翻看着手中的玉佩,嘴里喃喃自语道。

    紧接着,罗钰再次看了一遍手中的玉佩,发觉雕刻的图案似乎有些诡异,于是罗钰便凝神望去,想要解开其中的奥秘。

    可是,当罗钰仔细查看的时候,赫然只觉得脑子里面的记忆一片空白,识海里更是有无数的针扎一般,头疼欲裂,心中大骇,以为自己又中了银面人的诡计。

    “抱元守一,固守灵台!”

    就在这时,罗钰的耳边传来了银面人的声音。

    “就按照他所说的试试?”

    罗钰心中不由得一动,随即将灵台净空,抱元守一,冥想起来。

    片刻后,罗钰只感觉一股恐怖的讯息犹如潮水一般的涌入脑中,各种关于炼器术的知识开始灌入,潮水一般,让罗钰根本无法可挡。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半个多时辰,罗钰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假如银面人打算陷害他的话,只要趁着罗钰吸收玉佩里面知识的时候,稍稍攻击一下,罗钰的识海便会被彻底破坏,沦为白痴了!

    “说吧!你传授我炼器术,究竟有何目的?”

    片刻后,罗钰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眼睛眨了眨后,望着眼前的银面人,出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