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四章 神秘洞窟
    第九百九十四章  神秘洞窟

    “咚咚咚!”

    罗钰用手指在墙壁上敲了几下,立刻脸色一变,因为墙壁的后面竟然发出了空洞的声音。

    “这墙壁是空心的!”

    望着眼前的墙壁,罗钰眼中闪过一道异色,随即喃喃自语道。

    “不管了,先将这墙壁轰开看看里面有什么机关。自从进入班煦宝库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可让人一点也不爽啊!”

    罗钰仔细观察了一下墙壁四周的环境,依旧周围的墙壁岩石,于是挥起手臂,猛地朝着可以的地方轰去。

    “轰隆隆!”

    随着一声巨响,只见墙壁在罗钰拳头的轰击下,轰然倒塌,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黝黑洞窟,凌冽寒风不时从那洞窟里面吹出。

    “这个洞窟是什么情况?我是继续按照规定好的路线前进,还是闯一闯这个神秘洞窟呢?”

    罗钰望着眼前的黝黑洞窟,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眼前的这个洞窟,蜿蜒曲折,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再加上里面漆黑一片,给人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

    “不管了!既然能够被我发现,就说明和我有缘,我说什么也要进入一探究竟的!”

    罗钰沉吟了片刻后,暗自打定了主意。

    随即,罗钰从乾坤袋中拿出一颗发光宝珠,然后身体轻轻一跃,便钻进了墙壁后面的洞窟里面,慢慢朝着前方走去。

    就这样前进了足足有半个多时辰后,罗钰只感觉前方的道路突然变窄了,而在道路的两旁,则是无尽的深渊,稍有不慎,一旦掉落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不过罗钰却并没有心生惧意,继续一往无前。

    一路向前,罗钰好不容易穿过了深渊,来到了一处地势平坦的地方。缓缓前进,罗钰发觉这里似乎是一个宫殿的入口,数根巨大的石柱耸入半空,石柱上雕龙画凤,以及各种的鸟兽,栩栩如生。

    随着有些石柱上的刻画,在经过岁月侵蚀后,已然面目全非,模糊不已,但是石柱上的那股非凡气势,却依旧让罗钰心生赞叹。

    又走了片刻后,罗钰发觉脚下的地面已然变成了一块块方正的地砖,虽然地砖上面落满了灰尘,显然已经许久没有人到来,但是,踏在上面依旧平整如新,整齐异常,没有分毫的误差。

    “当年建造这些地砖,恐怕也花费不少的心血!”

    罗钰打量着脚下十分规整的青色地砖,心中暗自感叹道。

    “只是,这些地砖虽然平整,质地坚硬。但是,相比较起我手中的幽冥砖来,却又差了不是一个等级。”

    紧接着,罗钰将眼前这些地砖和自己手中的幽冥砖做了一个简单的比较后,做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罗钰慢慢前进,很快便看到一个高大的门楼,门楼的顶端挂着一个匾额。只不过,由于年台太久,匾额早已被腐蚀,根本就看不清楚原来上面写的什么东西。

    只不过,罗钰看到那门楼隐隐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心中不有的一阵好奇。于是上前随手取下了一小块由于风化而掉在地面上的材料。

    罗钰将那材料拿在手中,发觉入手微沉,并不是普通的石头,也不是常见的金属材料,仿佛是被炼化过一般,不仅密度致密,而且强度也坚硬无比。哪怕罗钰使出全身力气也无法捏动分毫,强硬程度完全不输给普通的灵宝。

    “这是什么材料?以我的腕力竟然都无法捏碎?”

    罗钰看着眼中的材料,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到整个门楼全都是用这种材料所制,不由得心生感慨,这种手笔,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除了上古炼器师,恐怕也只有统御修仙界的强者能够做到了。

    望着眼前高达的门楼,要不是因为那两个门楼的下方如同生根了一般,罗钰绝对要这门楼带走,这种难得一见的材料,用来炼制法宝是再好不过了,而此刻竟然只是用作了装饰用的门口,这让罗钰心中直呼暴敛天物。

    叹了口气,罗钰沿着破碎的大道继续向前,一路上,罗钰看到不少的残垣断壁,衰败不堪。不过,从这些残留的废墟也能够看出,当年这里是如何的繁华。

    继续向前,罗钰发现前方又出现了一道深渊,不过这深渊和之前的全都不一样,只有十几丈宽,纵横在通往前方的道路上,想要继续向前,就必须穿越过这道深渊。

    “呼!”

    罗钰长吸了一口气后,祭出一件法宝长剑,御剑飞行。可是,当罗钰御剑飞行到深渊的上空时,一股强劲的撕扯力从深渊里面释放出来,不停的撕扯着罗钰的飞剑法宝。

    “不好!”

    罗钰嘴里轻喝一身,随即控制着脚下的飞剑法宝疾速前进,终于勉强通过了那道深渊。

    罗钰站立在地面上,回身望了一眼之前的深渊,发觉那深渊仿佛一个巨大的怪兽一般,张着大嘴,想要吞噬一切。

    不过罗钰冷笑了一声,便再次向着前方走去,片刻后,罗钰发觉一路上虽然没有了刚才危险的感觉,但是,此刻却如同在迷宫中一般,根本摸不清方向。

    走着走着,罗钰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渐渐的发觉,周围的景色已经彻底变了。忽然,罗钰看到在自己的前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假山,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仿佛置身于了园林之中。

    “看这里的摆饰,似乎是某个大人物的后花园!”

    罗钰打量了周围之后,心中暗自想道。

    “嗖!”

    就在这时,只见一把长剑划空而来,如同闪电一般的径直朝着罗钰的胸膛刺了过来。

    “什么人?竟然敢偷袭!”

    罗钰见此,身形一闪,勉强避过了这致命一击。

    但是,由于那偷袭的长剑实在太过凌厉,罗钰的肌肤瞬间被划破,鲜血缓缓的滴了出来。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头戴银色面具的人影出现在了罗钰的身前,手中的长剑上还在滴着鲜血,显然,正是这人刺伤了罗钰。

    “你究竟是谁?怎么突然攻击我!”

    虽然罗钰的恢复能力异常惊人,刚才被刺破的伤口已然停止了流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但是,莫名其妙差点送掉性命,罗钰心中的怒火陡然升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