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执法长老
    第九百七十三章执法长老

    “这里主事的是谁?赶紧给我滚出来!”

    就在这时,只听到龙临城分舵上空传来一声怒吼,随即,一道黑影携带着滔天杀意降落在了大厅的外面。

    “什么人?”

    感受到大厅外散发出来的比死亡还要恐怖的凌厉杀意,大厅里面的余管事脸色一变,站起身来,带着落枫宗分舵的一众弟子,径直向着外面走去。

    只见一个紫袍老者,正静静的站在大厅的外面,虽然那张苍老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强大近乎实质的杀意,任谁都能够感觉到,眼前老者心中的滔天怒火。

    “康……康长老!”

    望着眼前的老者,余管事的脸上立刻一片惨白,战战兢兢的出声招呼道,身体不停的在颤抖,显然心中极为的恐惧和害怕。

    与此同时,在听到余管事的话后,其余落枫宗的弟子脸色也瞬间大变,急忙躬身跪倒在地,迎接眼前的老者。

    这紫袍老者,正是落枫宗的执法长老康正天。由于执掌着宗门里的执法大权,因此,几乎落枫宗所有的弟子,见到他便和见到阎王一般,心惊胆颤起来。

    “康长老,对于康平死亡一事,属下深表同情,一定会加派人手追查凶手……”

    似乎是嗅到了眼前紫袍老者的滔天怒火,余管事急忙上前说道。

    “砰!”

    可是,余管事的话还没有全部说完,一道恐怖的幽冥罡气瞬间爆涌而来,毫不留情的轰击在他的胸口,倒退了数步之后,方才撞在远处的墙上,一口鲜血瞬间喷涌了出来。

    “混蛋,我当年是怎么交代你的?叫你好好照顾我儿子康平,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康正天一脸厉色,怒声吼道。

    “属下……属下失职!”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余管事一脸惨白的站了起来,躬身说道。

    “康长老,属下已经放出消息,悬赏五千万灵石捉拿那个罗钰,相信沁源荒域再大,也不会有他容身之所的!”

    紧接着,余管事急忙出声解释道。

    “悬赏五千万灵石?不必如此费劲了!既然敢杀了我儿子,难道还天真的以为会逃出老夫的手掌吗?我这次来,就是准备为我儿子报仇的!我一定要将其活捉,抽魂炼魄,让他后悔到这个世上来!”

    康正天的脸色一沉,然后阴森森的说道,紧接着,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望着那携带着滔天杀意离开的康正天,包括余管事在内的所有人心中全都长舒了一口气,颤抖的身体终于停止了下来。

    “那个小子绝对会要倒大霉了!康长老竟然打算亲自动手!”

    “传闻康长老的实力早已达到了大师级魂斗师,即便是在沁源荒域,,实力也能够排进前十名,威名远扬!”

    ……

    想到康长老的残忍手段和恐怖实力,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与此同时,康长老刚才的滔天气势早已引起了龙临城各方势力的注意,特别是康长老大发怒火的时候,流露出的冷酷杀意,更是引起了龙临城不小的震动。

    于是,各方势力纷纷派出人手出去打探,弄清楚这恐怖的动静究竟是何方人物。

    而在龙临城最为豪华的城主府内,此刻,一座高楼之上,一双美目正注视着落枫宗驻扎在龙临城的分舵所在地,而他的身旁,则是一位满脸威严的中年男子。

    “启禀城主,大小姐,已经调查清楚了,那落枫宗驻扎在城里分舵的地方,之所以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全都是因为他们的副管事康平被杀了。释放出那股恐怖杀意的,正是康平的父亲,落枫宗的执法长老,康正天。”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翻身飞到了高楼之上,躬身禀报道。

    “哦?”

    闻言,闪着一双美目的敖月,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康平竟然会被人杀了,而且,还是在龙临城里面。

    “康正天?难怪会有如此大的动静,只不过,他的儿子竟然被人杀了,倒也十分蹊跷啊!”

    坐在敖月身旁的龙临城城主,微微一笑,出声说道。

    “谁杀的康平?据我所知,他好像已经突破到了高级魂斗师,身旁常年跟着数名高手,再加上他手中还有一把二级灵宝天影剑,即便是大师级魂斗师恐怕都无法将其击杀。”

    这时,敖月脸上露出了一片疑惑,出声询问道。

    “启禀大小姐,据说击杀康平的那人名叫罗钰,因为康平看中了罗钰在拍卖会中的竞拍得到的云灵甲,于是在外面埋伏罗钰,想要强抢过来。只可惜,最后不仅云灵甲没有抢到手,反而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那名探子继续说道。

    “小姐,那个康平果然是出手帮你抢云灵甲了,只是想不到,他竟然会死在那个小子手上!”

    听到探子的禀报后,站在一旁伺候的侍女,一脸讶异的说道。

    “月儿,难道康平的死也和你有关联吗?”

    这时,龙临城的城主在听到侍女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出声询问道。

    “父亲,您也是知道的,咱们龙临城里面,有多少年轻俊杰为了博得我的好感而争风吃醋?因为争风吃醋而丧命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这次康平的死,可是和我没有丝毫关系,我可什么都不知情啊!”

    敖月闻言,脸色不由得微变,嘟着个嘴巴,一脸不悦的说道。

    “好,好,好!我们家月儿最乖了,这件事怎么可能和你有关联呢?不过为父也提醒你一句,那个康平的父亲康正天,可是落枫宗的执法长老,为人不仅说一不二,十分的威严,而且实力也是不俗,据说已经达到了大师级魂斗师,即便是为父,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龙临城见到一脸不悦的敖月,急忙满脸笑意的出声哄道。

    “是,女儿知道了!”

    敖月的一双美目不由得一弯,笑眯眯的说道。不过当她的目光看向远处时,心中却不由得一阵紧张。

    “希望康正天直接出手将那个罗钰击杀,否则的话,要是再调查下去,迟早会被他知道康平真正死亡的原因。到时候,难免要将我牵涉其中!”

    敖月不由得轻叹一声,心中暗自嘀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