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两败俱伤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两败俱伤

    “孽畜!”

    看到吞天蛟抡起尾巴,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血炎宗的宗主再也沉不住气了,勃然大怒,猛地运转体内的幽冥罡气,一道黝黑的能量球划破长空,朝着吞天蛟的身体轰了过去。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爆炸的恐怖余波将方圆数百丈内的碎石吹起,漫天飞舞,甚至连藏身在大树上的罗钰都受到了波及,满头满脸的全是碎石。

    “幽冥斩龙剑!”

    血炎宗的宗主面色一沉,随着一声怒吼,只见体内的幽冥罡气再次凝聚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长剑,悬浮在半空之中。

    “万法归宗!”

    这时,只见血炎宗的其余长老一声怒吼,将体内的幽冥罡气也灌注到了那把巨大的黑色长剑之上,原本只有数尺来长的黑色长剑,顿时不停的暴涨,发出了阵阵耀眼的光芒。

    这汇集了血炎宗几乎所有强者全部力量的黑色长剑,立刻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释放出了惊人的光芒,让人看了不由得心惊胆颤。

    “去!”

    随着血炎宗宗主的一声怒吼,膨胀为数丈的黑色长剑瞬间呼啸而出,带着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狠狠的朝着不远处的吞天蛟斩去。

    那凌厉的剑芒还未落下,地面上的石块便纷纷爆裂,化为齑粉,出现了一条数十丈的深坑。

    “吼!”

    看着迎头斩下的黑色长剑,即便吞天蛟再强悍,也是不敢小觑,怒吼了一声后,将体内的能量全部集中到头顶之上,原本只有手臂粗长的独角立刻开始暴涨,同时发出了阵阵红芒。

    “砰!”

    黑色长剑重重的斩在了吞天蛟的独角之上,爆炸出的恐怖余波,使得周围的空间都产生了震荡。

    “吼!”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血炎宗宗主的黑色长剑攻击下,吞天蛟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整个身体反而膨胀了起来,蜷曲着身体,然后用巨大的尾巴狠狠抽打着血炎宗的阵法。

    一时间,只听到阵阵巨响从阵法上传出,爆发出了惊人恐怖的气势。

    远处的罗钰,一脸震撼的望着眼前近乎疯狂的吞天蛟,许久之后方才缓过神来,怎么也没有想到二级凶兽吞天蛟,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竟然如此恐怖,声势竟然完全压住了血炎宗。

    “不过,不管哪边胜利,对我而言都没有任何区别。我还是静静的看戏为好!”

    片刻后,罗钰的脸上便再次露出了微笑,心中不由得想道。

    “孽畜,休得猖狂!”

    见到眼前这一幕,血炎宗的宗主顿时脸色一沉,双手不停催动法诀,半空中的那把巨大黑色长剑,再次朝着吞天蛟斩了下去。

    只不过,这黑色长剑之上紧紧凝聚了血炎宗宗主一人的幽冥罡气,虽然每一剑都斩了下去,但是却被吞天蛟轻松的破解,甚至连一道伤口都没有留下。

    “轰隆隆!”

    与此同时,吞天蛟的巨尾不停的攻击在阵法之上,在连番的攻击下,竟然将阵法屏障都砸得晃动起来。

    “宗主,已经有不少的弟子支撑不住了!”

    这时,李长老突然传音说道。

    面对吞天蛟疯狂的攻击,想要支撑阵法屏障,就需要大量的幽冥罡气支撑。因此,在吞天蛟不停的攻击下,血炎宗弟子的消耗极为的惊人,不少弟子体内的幽冥罡气即将枯竭。

    在听到李长老的传音后,锦衣老者的脸色顿时一变,眼中闪烁着光芒,稍作迟疑后,一拍腰间的乾坤袋,上百枚的血红丹药便出现锦衣老者的手中。

    “所有弟子赶紧将丹药服下!”

    锦衣老者的一声轻喝,手指连弹,无数的血红丹药便准确的落在了每个血炎宗弟子的手中。

    紧接着,血炎宗的弟子毫不犹豫的一口将锦衣老者派发的丹药给吞服了下去。

    片刻后,原本枯竭的幽冥罡气便再次充盈起来。

    “区区一头二级凶兽就如此嚣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望着服用下丹药的宗门弟子,察觉他们体内的幽冥罡气恢复得差不多了,锦衣老者面色一沉,发出了一声怒吼,眼中杀意乍现。

    随着锦衣老者的话音落下,所有血炎宗的弟子便倾尽全力,将体内的所有幽冥罡气全都注入到了空中的黑色长剑中。

    顿时,在无数幽冥罡气的注入下,半空中的黑色长剑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几乎只是眨眼间,体型又增大了一倍还多,一股极为恐怖的凌厉杀气,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幽冥斩龙剑!”

    当黑色长剑蕴含的恐怖能量达到一个恐怖的境地时,锦衣老者一声怒吼,随着锦衣老者的催动,那散发着恐怖能量的黑色长剑,闪电一般的径直朝着吞天蛟斩了下去,所过之处,空间都引起了阵阵波动。

    随着空间的震荡,望着几乎是凝聚了血炎宗的最强一击,吞天蛟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敬畏,随即怒吼一声,再次将体内所有的能量集中到头顶的独角之上,试图故技重施,抵挡住黑色长剑的攻击。

    “砰!”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永青谷都颤抖了起来,一道道的裂缝从地面上瞬间蔓延开来。

    “给我斩!”

    锦衣老者的脸色一片惨白,随即怒吼一声,体内的幽冥罡气喷涌而出,控制着巨大的黑色长剑,毫不犹豫的斩了下去,硬生生的斩在了吞天蛟的身躯之上。

    “吼!”

    随着吞天蛟的一声惨叫,面对几乎是凝聚了血炎宗所有弟子实力的一击,瞬间在吞天蛟的身躯之上留下了无数伤口,坚硬的鳞片也被震裂开来,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望着半空中巨大恐怖的黑色长剑,吞天蛟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惧意,紧盯着躲藏在阵法中的李长老,暴戾之气不停释放。

    突然,随着吞天蛟的一声怒吼,望着半空中一直死死瞄准它的黑色长剑,似乎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些人的对手,再待下去很有可能将性命送掉。于是怒吼了一声,带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快速的退缩了回去。

    显然,在内丹和性命的取舍上,最终,吞天蛟选择了保住性命,而放弃了内丹。

    “不错,不错!还真是旗鼓相当,两败俱伤啊!”

    不远处的罗钰,在围观了整个打斗过程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如此一来,罗钰完全可以浑水摸鱼,得到紫炎黑风狼本源精血的机会更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