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七章 鲜血祭祀
    第八百五十七章  鲜血祭祀

    “罗钰,你难道忘了?那晚我们……”

    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长剑,百变魔君突然面色一红,一脸娇羞的说道。

    只不过,罗钰此刻看到的却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一脸通红的作娇羞状,顿时只觉得一阵恶心,差点当场吐了出来。

    “你……你还是赶紧变回刚才的模样吧!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说。你现在这副模样,我实在无法接受!”

    强忍住心中的恶心,罗钰急忙劝说道。

    “好的!罗钰,我听你的。”

    望了一眼早已消失不见,看不到任何人影的黝黑通道,徐凝手掐法诀,再次恢复了少女打扮,一脸无辜的望着罗钰。

    “徐凝,我郑重的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不是百变魔君?”

    并没有理会徐凝的目光,罗钰脸色一沉,一脸严肃的说道。

    与此同时,罗钰的一只手悄悄的放在了腰间的乾坤袋上,一旦徐凝的答案不被罗钰认同,罗钰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徐凝击杀。

    “我……我……我就是百变魔君!”

    望着一脸杀意的罗钰,徐凝默默的说道。

    “你果然是百变魔君!自古正邪不两立,我身为正道修士,势必要将你击杀!”

    罗钰闻言,顿时怒火中烧,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徐凝刺出了一剑!

    “罗钰,你听我解释!”

    避过罗钰刺来的一剑之后,徐凝急忙出声说道。

    “百变魔君只不过是一个称谓而已!在我们血魔宗,任何一代的右护法,都可以称之为百变魔君!上一代的百变魔君正是我的师傅,自从他陨落之后,我便继承了他的衣钵,成为了新一代的百变魔君!你现在看到的模样,正是我的本来面目!”

    紧接着,徐凝幽幽的说道。

    “百变魔君只是一个称谓?”

    罗钰在听到徐凝的解释后,脸上立刻缓和了许多,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不错!我刚才幻化的就是我师傅生前的模样。刚才的那三人,全都有着化神境后期巅峰的实力,二对三的情况下,我们其实是处于劣势的。因此,我才假扮成我师傅的模样,将梅夫人三人给惊走了!”

    徐凝抿了抿嘴,出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徐凝,我刚才一时冲动,差点误伤了你……”

    罗钰此刻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罗钰,咱们还是赶紧将那把斩皇剑取出来吧!”

    这时,徐凝微微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一般,一转身,急忙向着高台上走了过去。

    “斩皇剑!据传说,这可是当年炎煌大帝最心爱的一把法宝武器,想不到居然被埋葬在了这里!”

    徐凝站在透明的棺材前面,望着里面浑身金色,质如黄金,剑身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纹路,既不像是铭文,又不像是图案,倒像是某种的符文。

    “罗钰,帮我将整个透明的棺盖打开。”

    紧接着,徐凝一脸兴奋的对不远处的罗钰说道。

    可是,在听到徐凝的话后,罗钰却岿然不动,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静静的站立在原地。

    看到罗钰这副模样,徐凝眉头微微一皱,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从身上拿出了两个兽魂袋,毫不犹豫的递到了罗钰的手中。

    “给!这是我之前答应给你的报酬,两只九级灵兽的魂魄!只要你帮我得到这把斩皇剑,棺椁里面其余的宝物就全都归你了!”

    紧接着,徐凝一脸严肃的说道。

    “九级灵兽雷霆鳄的兽魂!九级灵兽啸风豹的魂魄!”

    这时,望着手中的两个兽魂袋,罗钰的眼中顿时放出了精光。

    “好!”

    罗钰闻言,点了点头,缓缓来到那透明的棺材前,双手猛地一用力,想要掀开盖在上面的棺材盖板。

    可是,任凭罗钰如何的发力,却都无法撼动分毫,仿佛这个棺材盖板和棺材连为了一体。

    “真不知道炎煌大帝当年是从哪里找来的棺材,竟然如此的牢固!”

    见到罗钰依旧无法撼动分毫,站在一旁的徐凝不由得恨声说道。

    “徐凝,刚才下面的这个棺椁,是由于吸收了大量的鲜血而打开的,我猜测,想要打开这个透明棺材,是不是还要使用鲜血?”

    望了一眼下方那个巨大的棺椁,罗钰一脸凝重的说道。

    “你是说……鲜血祭祀?或许,你的猜测是对的!”

    在听到罗钰的话后,徐凝连连点头,一脸兴奋的说道。

    紧接着,徐凝一转身,身形闪动,瞬间来到了刚才被他斩去头颅的那名姓严的修仙者尸体旁,双手稍一运力,便提着那具无头的尸体再次来到了透明棺材前。

    “汩汩汩!”

    此刻,那个姓严的无头尸体,体内的鲜血尚未凝固,在徐凝运转灵力不停的催动之下,只见鲜血如同泉涌一般,顺着伤口不停的涌到了透明棺材上。

    “罗钰,似乎有反应了!”

    片刻后,当那姓严的尸体再也无法流淌出鲜血的时候,只见透明的棺材内部,流淌的鲜血仿佛一条蜿蜒的小蛇一般,不停的流转起来。

    终于,所有流淌的鲜血最后汇集到了棺材内部的那把斩皇剑上,而那把斩皇剑仿佛吸水一般,将流淌的鲜血全都吸收干净。

    片刻后,所有的鲜血全都被斩皇剑吸收殆尽,闪烁起了诡异的红光。

    “这……好诡异的长剑啊!”

    罗钰望着那吸收了鲜血之后,不停闪烁着诡异红光的斩皇剑,不由得惊声感叹到。

    “锵……”

    就在这时,只听到那把斩皇剑突然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剑吟声,声音清脆悠扬,一直传出去老远。

    “罗钰,这是什么情况?”

    一旁的徐凝见此,眼中露出了一丝慌乱之色,一个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罗钰闻言,并没有答话,而是紧盯着那把斩皇剑,只见斩皇剑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剑身上的纹路被彻底激活,放射出了诡异的血红光芒。

    “轰隆!”

    就在罗钰和徐凝疑惑的时候,只听到远处的通道传来一声轰鸣声,一股恐怖的力量从通道外传来,恐怖余波直接崩碎了墓穴,这座炎煌大帝的疑冢再也支撑不住,轰隆隆一声巨响,随后,墓室的顶部竟然开始塌陷了起来。

    “不好!这个墓穴要塌了!”

    望着不停掉落下来的巨石,罗钰脸色一变,不由的惊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