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五章 迷魂术法
    第七百七十五章**术法

    见到罗钰这番表情之后,那少年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寒光,随即闭上眼睛,双手偷偷的在衣服内掐着法诀,嘴里默念着什么。

    “这个人倒是真奇怪,竟然如此害羞,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女扮男装。”

    罗钰看到那少年的举动后,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即心中暗自嘀咕道。

    半晌,只见那少年猛地睁开双眼,目光紧紧的盯着罗钰,眼中更是冒出了一阵迷离的光彩,竟然是冲着罗钰施展出了**术法,看来是想要给罗钰一个教训,让他再当众出丑。

    可是,罗钰心中早有准备,再加上罗钰强大的神识,见到那少年施展出的**术法后,不由得一阵好笑。

    罗钰现在有着化神境四重的实力,即便想要施展**术法,至少也需要达到化神境后期的实力方才能够成功。

    更何况,罗钰的神识强大,几乎能够和化神境后期强者相媲美。只需要稍稍用神识反击一下,绝对能够让施法者受到**术法的反噬。

    于是,罗钰屏气凝神,毫无惧意的直视着那少年。

    刚开始,罗钰的这番举动还让那少年的心中一阵冷笑,以为罗钰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

    可是,又过了片刻之后,那少年见到罗钰不仅没有丝毫反应,而且还面带微笑,神情轻松的望着自己,一点异样也没有发生。

    这让那少年暗道了一声不好,想要停止使用**术法,移开视线的时候,一切已经迟了。

    罗钰和他对视的目光,竟然隐隐犹如一个黑洞一般,将少年的目光深深的陷入了其中。那少年心中即是害怕,又是担忧,同时还后悔不已。

    他万万没有想到,罗钰这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男修,实力竟然如此之高,神识强悍到一个令人恐怖的境地。早知道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施展**术法的,如今,他不仅没有施法成功,而且还遭到了反噬,心神竟然全都被对方所控制,想要再摆脱简直难如登天了。

    那少年越想越害怕,额头上瞬间流下了豆大的汗珠,面色惨白,浑身颤栗,宛如病人一般,诡异的是,那少年的目光却直直的注视着罗钰,仿佛被吸引住了一般,根本无法分开。

    这时候,那少年感觉越来越不对劲,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绝对会丧失自我,心魔反噬,彻底沦为罗钰的傀儡奴仆,一生一世再无翻身的可能。

    情急之下,那少年再也顾不上什么了,拼尽所有力气,猛地一咬舌尖,巨大的痛楚顿时从舌尖传出。

    紧接着,那少年借助这巨大的痛楚猛地从**术法的反噬中挣脱出来,终于摆脱了罗钰那令人难以自拔的眼神。

    那少年突然绝处逢生,从罗钰的眼神中逃脱,心中不由得激动万分,片刻后,方才彻底醒悟过来。

    不过此时,少年的背后早已被冷汗浸湿一片,其中的凶险程度,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

    这个相貌普通的青年,修为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少年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脸色开始发青,但是却并不敢声张。此刻,大厅内的气氛依旧高涨,谁也没有注意到罗钰和那少年刚才的那番危险斗法。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那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向着大厅的外面走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了踪影。

    不过,那少年的这番举动,全都被罗钰看在了眼中,看了一眼仍在检测天资灵脉的众人后,果断的站起身来,急忙追出了大厅。

    但是,当罗钰追出去之后,四周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那个少年的踪影。罗钰紧皱眉头,在大厅的外面来回踱步,不一会的功夫,罗钰的心神似乎感应到了一些什么,呆呆的有些出神。

    突然,罗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仿佛发现到了什么似的,直直的盯着某个方向望去,然后迈开步子,向着心中感应的地方走去。

    随即,罗钰整个人就悄无声息的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然到了远处的高墙之上。

    这个李家庄园,除了部分李家弟子是修仙者外,其余的大部分人都是一些凡人,以罗钰的手段,想要瞒过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于是,罗钰闪动身形,在李家庄园的各个府邸之间来回穿梭,犹如透明的一般飞快掠过,但是却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片刻之后,罗钰根据心中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就潜入到了李家庄园的后院之中,悄悄的躲在一个角落处,冷眼旁观的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一个宅院。

    罗钰心中那一丝若有若无,说不上来的感应,就在眼前的那个宅院内。罗钰站在角落处,四处瞅了一圈后,然后咬了咬牙,径直向着前面的宅院走去。

    “哼!阁下偷偷潜入我的屋内,非奸即盗,再不离开的话,我就要叫人了!”

    当罗钰刚悄悄的潜入宅院内的屋子时,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极为不善的声音。

    罗钰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即身体立刻凝固住了,释放出神识,查找着说话之人的声音。

    “你不用神识查找了,我刚刚躺到床上准备休息,就被你给打扰了。你现在要是识趣的离开话,我就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突然,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罗钰闻言,释放出神识,果然在屋内的大床上发现了刚才大厅内的那个少年。

    “阁下……莫非不舒服吗?”

    罗钰并没有按照那少年所说的转身离开,而是满脸疑惑的问道。

    只见那张豪华的大床上,刚才的那个少年正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神情痛苦,似乎受伤不轻。

    “别!别靠近我!”

    正当罗钰准备查看那个少年的伤势时,只见那少年仿佛见到了毒蛇猛兽一般,急忙蜷缩着身体向后退去,仿佛眼前的罗钰是吃人的魔鬼一般。

    罗钰看到那少年此刻满头大汗,紧咬着嘴唇,痛苦异常,罗钰心中顿时起了怜悯之心,虽然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眼前这少年是如何受伤的。

    但是,看到眼前少年身上早已被汗水打湿的衣衫,罗钰要是再袖手旁观的话,那这少年现在的处境绝对十分的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