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器灵夺舍
    第七百四十一章器灵夺舍

    “这……怎么会这样!”

    半晌,当那耀眼的白光消散之后,罗钰缓缓睁开眼睛,当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不由得的惊呼起来。

    只见,原本来风韵犹存的贵妇,此刻竟然变得犹如干尸一般,两只手枯廋如柴,除了干瘪的皮肤以外,一丝血肉也没有,显得十分的恐怖狰狞。

    更让罗钰感到惊讶的是,在那干尸一样的贵妇身后,竟然有着九条长长的雪白尾巴,和那干尸一般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条长长的暗黑色铁锁链,牢牢的锁在只有婴儿手臂粗细的大腿上,一头透骨将其锁住,另外一头则深深的埋在了石室下方。

    罗钰舔了舔嘴,仔细打量着眼前面目全非的贵妇,一时竟然分别不出这贵妇到底是人,还是僵尸,亦或者是妖兽。

    “少年人,你为何没有按照我的指示,非要将玉盒打开呢?你可真是贪心啊!”

    只见那贵妇干瘪的脸上冷若寒霜,阴森森的冲着罗钰说道。

    “装神弄鬼!我要是不将那玉盒打开,恐怕我现在还在幻境里面乱跑呢!”

    罗钰冷笑一声,表情阴晴不定,小心提防着。

    “桀桀桀!你果然聪明,也不枉我给你服用那颗紫灵晶髓。啧啧啧!多好的皮囊啊,可比这九尾云绒狸的干尸要好上百倍。小子,我劝你赶紧束手就擒,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这时候,那干尸贵妇厉声说道。

    “九尾云绒狸的干尸?”

    罗钰闻言,心中不由得暗自警惕起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干尸贵妇冷喝一声,然后嘴里不由得响起一阵低沉的咒语声,一道绿色烟雾陡然从九尾云绒狸身后的尾巴处散发出来,几乎只是片刻间,干尸贵妇便隐藏进了烟雾之中,不见了踪影。

    “嗖嗖嗖!”

    就在这时,罗钰祭出十几把法宝长剑,犹如狂风扫过一般,一下子将自己周围的烟雾震散得无影无踪。

    望着周围散去的烟雾,罗钰站立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眼中不停的闪烁着神光,紧紧盯着石室中的一切。

    “吼!”

    就在这时,只见烟雾之中,一双毛茸茸的黑色利爪,悄无声息的向着罗钰攻来。

    “锵锵锵!”

    罗钰心神转动,控制着法宝长剑化为了十几道青芒,一下子斩在了那双利爪之上。

    可是,除了火花四溅,那黑色利爪竟然毫发无伤,安然无恙。

    罗钰见此,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奇怪,要知道,这古怪的贵妇被那铁索禁锢在这里,肯定是非同一般的加色,假如就这么简单的将其斩杀,反倒有诈。

    这时,罗钰一伸手,手掐法诀,控制着十几把法宝飞剑径直斩向了烟雾之中。随着罗钰的法宝长剑一阵狂风般的乱斩,那干尸贵妇终于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一张皮包着骨头,骷髅一样的死人面庞,干瘪的嘴里伸出两根长长的獠牙,一双利爪更是漆黑无比,显然上面沾染了不知名的剧毒,九根扫把一般的尾巴拖在地上,整个人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哪里还有一丝刚才贵妇的模样。

    “这难道就是九尾云绒狸的本来面目吗?

    罗钰看着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心中不由得想道。

    “罗钰,你可千万不要小瞧这干尸。它应该是化成人形的九尾云绒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锁死在这里,然后被那铁索的器灵夺舍之后重生的!”

    就在这时,罗钰的脑海中响起了兽尊的声音。

    “什么?你是说,眼前的这个怪物,是锁住它的铁索的器灵夺舍重生的?”

    罗钰闻言,心中不由得一怔,想不到眼前这个怪物的来头如此复杂,要不是兽尊一口点破这怪物的来历,罗钰恐怕绞尽脑汁也想不出。

    “化形期的灵兽!”

    罗钰望着眼前的干尸,心中不由得暗暗提防起来。

    要知道,只有十级以上的灵兽,在突破了天劫之后,方才能够化形,实力几乎堪比神通境的修仙者,哪怕现在只是干尸,也绝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罗钰的目光不由得一转,望向锁在九尾云绒狸腿上的铁索。能够将化形期的九尾云绒狸锁死在这里,最后竟然变成了干尸。想必这铁索也绝非凡物,否则,铁索中的器灵也不会夺舍了九尾云绒狸的干尸,重新复活过来了。

    既然这干尸被铁索锁在了这里,那么只要不再和它纠缠便可以了,如今罗钰的伤势已经痊愈,是要施展一个遁术,别可以从这里套逃脱了。

    至于击杀化形期的九尾云绒狸,以罗钰现在炼虚境七重的实力,简直可以以算是以卵击石都不为过。

    罗钰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里逃离,有多远走多远,至于以后是不是还有其他倒霉的人进入到石室,被其夺舍,这就不是罗钰能够管的事情了。

    打定主意以后,罗钰不由的手掐手诀,然后猛地施展遁术,整个人便猛地向着地下钻去。

    “桀桀桀!小子,别白费力气了!这个石室全都用天金矿精给熔死了,想要出去的话,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看着罗钰施展出了遁术,那干尸不由得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尖笑声。

    “老老实实的给我夺舍吧!”

    就在这时,那干尸停止了笑声,眼中露出了一丝怨毒之色。随即,一抬黑色的利爪,向着罗钰狠狠的抓了过去。

    那原本枯小的利爪,在半空中突然暴涨,化为了巨柱一般,径直向着罗钰的胸膛抓来,一副要将其掏心挖肺,活剥了的样子。

    可是,早有准备的罗钰身体灵巧一闪,一扭身躯,勉强躲过了干尸的攻击。

    “你到底是谁?你口口声声要夺我的舍,绝对不是区区化形期的九尾云绒狸能够做到的!”

    重新冷静下来的罗钰,紧盯着不远处的干尸,沉声问道。

    “我是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的本体原本是一只苍雷蛟,在三千年前被一个大能捉住,炼化成了十级法宝捆灵锁的器灵!”

    这时,那干尸冷声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