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 踏天武圣
    第六百七十四章踏天武圣

    这一次,唐萝很快便找到了镇守这里的鬼修墓地所在。埋藏棺材的地方是一个深谷,十分的清幽恬静。

    刚进入山谷,罗钰等人便被山谷里的两棵树木挡住了去路。这两棵苍天大树高达十几丈,互相交缠在一起,将整个山谷的入口给彻底的堵死了。

    正当罗钰等人思索该怎么进入山谷的时候,只见唐萝缓缓走到那两棵大树的前面,轻轻的在交缠在一起的两棵大树上敲击了几下,仿佛敲门一般。

    正当罗钰对唐萝的举动露出疑惑的时候,只见那两棵交缠在一起的大树,竟然缓缓舒展了身子,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门户,一条幽深的通道彻底展示在罗钰等人的眼前。

    “大家赶紧跟上!记住,这里的一花一草都不能触碰!”

    唐萝一脸严肃的吩咐道。

    紧接着,唐萝一马当先,带领着众人鱼贯从两棵大树之间的门户进入,沿着幽深的通道向前走去。

    当进入山谷之后,罗钰等人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全都不由得为之震撼,差点发出惊呼声来。

    只见山谷之中竟然摆放着十三具棺材,仿佛暗含某种法则一般,更令人惊奇的是,这十三具棺材竟然簇拥着另外一具更大,更加豪华的石棺。

    那具石棺被放置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整具棺材以十分稀少的天晶石打造而成,古朴而典雅,虽然这具石棺不知道摆放这里多少年月了,但是却依旧纤尘不染,崭新如初。

    罗钰看着眼前的这些棺材,心中不由得为之一怔,想不到镇守这里的鬼修竟然还有随从陪葬,这足以说明埋葬在这里的鬼修生前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权势。

    “在下唐萝,率领手下众人路过此地。愿意以一滴阴阳金水换取通关虎符,还望前辈成全!”

    这时,唐萝将一个盛有阴阳金水的玉瓶拿了出来,大声说道。

    一旁的罗钰等人,全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甚至心中不由得有点紧张了起来。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个鬼修,绝对比之前的紫电圣皇要更为的恐怖。

    更令罗钰等人担忧的是,负责镇守这里的鬼修已经十分的恐怖了,但是,他还有十三名随从也一同埋葬在了这里,能够有资格陪葬的,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物,一旦得罪了镇守这里的鬼修,只怕他们不仅要面对强大的鬼修,还要应付另外十三名实力不凡的随从。

    等了半晌,只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响声,那个用天晶石打造的棺材突然被打开,一个人影从里面踏了出来,此人一踏出,顿时风云变色,气势惊人,让人不由得心生顶礼膜拜的感觉。

    那个人影站定之后,罗钰方才发觉竟然是一个干枯瘦小的老头,那老头身材并不高大,但是,当他出现在众人眼前之时,却给人一种顶天立地,气势恢弘的感觉。

    老头并不像之前的紫电圣皇那般,身上既没有穿着龙袍,头上也没有佩戴皇冠,而是随随便便的穿了一件青色布衣。

    不过,身穿布衣的老头气势非凡,不仅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而且还释放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强横霸气。

    这种无敌般的气势,比刚才的紫电圣皇还要强大,还要让人心生恐怖。

    “罗钰,这人便是五百年前纵横一世的踏天武圣,在他那个时代,几乎从没有人能够在他手下走过三招。他自小天资聪颖,仅仅只花费了五十年,便突破到了神通境后期,只可惜,他在冲击更高境界的时候,遭人陷害,渡劫失败,虽然凭借他一身无敌功法,成功从天劫下逃生,但是却也油尽灯枯,最终含恨埋藏于此。”

    这时候,唐萝偷偷冲着罗钰介绍道。

    说话间,就见踏天武圣猛地睁开双眼,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犀利如电般的眼神从罗钰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被他扫过的众人无不心中一凛,胸口的气血上下翻涌起来。

    那踏天武圣并没有说话,伸手一招,便将唐萝手中盛有阴阳金水的玉瓶招入手中,然后张口就吞吸着玉瓶里的阴阳金水,“吱吱”声响起,那滴阴阳金水顿时化为了一缕缕的水汽,径直被他吸入了嘴里。

    片刻后,玉瓶里的阴阳金水彻底被踏天武圣吸入了嘴里,回味了片刻,踏天武圣方才缓缓吐出一口长气,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和善了许多。

    “这块通关虎符现在归你们了!”

    吞吸完了阴阳金水,踏天武圣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十分的低沉,略微还有些嘶哑,不过话语中却蕴含着强大的威势。

    随着踏天武圣的话音落下,一块黝黑的虎符凭空出现,一下子掉落在了唐萝的手上。

    “多谢前辈慷慨赐符!”

    唐萝赶紧将手中的虎符收起,然后躬身说道。

    “你先别忙着拜谢,你身上应该还有阴阳金水吧?我打算和你做一笔交易。”

    这时,踏天武圣突然说出了一个令唐萝等人震惊的消息。

    “启禀前辈,晚辈这次前来幽冥谷底,好不容易才准备了七滴阴阳金水,就指望着用这七滴阴阳金水来换取通关虎符。要是前辈再多要一滴的话,那晚辈等人就无法到达幽冥宝穴了!”

    再听到踏天武圣的话后,唐萝顿时一脸苦色,出声恳求道。

    唐萝的这番话,句句在理,听起来无比的委屈,让人听了不由得心碎。

    “虽然你说得情真意切,合情合理。但是,却无法瞒过我的鼻子!”

    听到唐萝的这番话之后,踏天武圣的眼睛突然睁大,血光一闪,然后缓缓退去,很明显,踏天武圣已经动怒了。

    “你这丫头,我说了是和你交易,又不是白要你的!”

    紧接着,踏天武圣再次怒声说道。

    “拿去吧!这把玄冰斩魔剑乃是我的成名武器,换你一滴阴阳金水是绰绰有余了!”

    说到这里,踏天武圣从自己的棺材里取出了一把法宝长剑,只见那法宝长剑刚一取出便寒气逼人,将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让人不由得为之心动。

    “晚辈并不是想要欺瞒前辈,只是事出有因,还请前辈见谅!”

    见此,唐萝小心翼翼的再次拿出装有一滴阴阳金水的玉瓶,恭敬的送到踏天武圣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