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来者不善
    第六百二十八章来者不善

    “锵!”

    突然,端木冬儿拔出法宝长剑,锋利的剑芒指向了客栈老板。

    “说!到底有没有人来打探过我的行踪?”

    端木冬儿一脸冷漠的说道。

    身为紫凰阁的亲传弟子,端木冬儿的性格也是十分的杀伐果断,特别是关系到自身事情的时候,端木冬儿丝毫不介意杀几个无辜的平民。

    “饶命啊!我说,我说!”

    那客栈老板看了一眼杀气凛然的端木冬儿,立刻嘴里直呼饶命,然后毫无隐瞒的全盘托出了。

    “果然如罗钰所料,屠依依竟然真的来过这里了。难怪罗钰会要求我和他睡一间房!”

    收起法宝长剑,端木冬儿看都没有再看一眼客栈老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端木小姐,我说的没错吧!”

    当端木冬儿再次推开房门后,罗钰面带微笑的沉声说道。

    “那……我们今晚当真要睡在一起吗?”

    端木冬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用怯生生的声音说道。

    此刻的端木冬儿早已没有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没有了平日里冰山般的冷酷,而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如同一只担惊受怕的小兔一般,让看了不免心生怜惜的感觉。

    “要不……你睡在床上,我在床下打坐一晚就行了。”

    看到罗钰没有回答,端木冬儿缓缓的坐在距离床榻不远的地上,然后低声说道。

    “端木小姐,还是你睡床上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怎么可能让你在地上打坐呢!”

    闻言,罗钰笑着摇了摇头,将端木冬儿搀扶到床榻之上,然后自己盘腿坐在地上,微微闭上眼睛,开始吐纳打坐起来。

    “罗钰,谢谢你!”

    端木冬儿微微一愣,随即面色一红,一脸感激的说道。

    这时,罗钰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端木冬儿已然躺在了床上,娇美的身躯一览无遗,在那薄薄的被褥之下,露出一截修长的性感大腿,春光若隐若现,撩人心魄。

    “呼……”

    罗钰长呼了一口气,将自己荡漾的心情彻底收回,然后再次闭上眼睛,专注的吐纳打坐起来。

    一夜无话,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罗钰和端木冬儿几乎同时醒来,互相点头打了声招呼后,十分默契的将床榻整理好,结伴从房间走了出来。

    “哟!端木师姐起得好早啊!”

    刚一出房门,就见到屠依依和昨天的那名男修早早的恭候在外,不远处,还有一名身穿紫凰阁法衣的老者,沉默寡言的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屠依依,你竟然还有胆子出现?昨天晚上你从客栈老板那打听我的行踪是何居心?”

    闻言,端木冬儿的美眸立刻一寒,冷声说道。

    “居心?端木师姐,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哪有什么居心?我不过是怕有些人故意假扮双修伴侣,破坏了我们紫凰阁的规矩罢了!”

    屠依依含笑说道。

    “假扮双修伴侣?屠依依,你这话什么意思?”

    端木冬儿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即厉声怒斥道。

    “抱歉!假扮双修伴侣这种事情,按照我们紫凰阁的规矩,是必须由执法长老来处置的!”

    屠依依突然面露得意之色,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随即,只见一直站在远处的那名紫凰阁的老者,诡异的闪掠至端木冬儿的身前,一双阴沉的眼睛,牢牢盯着脸色骤变的端木冬儿。

    忽然出现在这位紫凰阁的老者,同样让罗钰心里惊了一下,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只有在化神境中期的强者身上才会出现。

    罗钰不由得眉头微皱,显然,眼前的这位紫凰阁老者,有些来者不善。

    “执法长老!”

    端木冬儿一脸苍白的看着这名老者,一脸心虚的低声说道。

    “端木冬儿,你什么时候结束焚天夺宝,偷偷回来的?”

    那老者看了一眼端木冬儿,一脸冷漠的出声问道。

    “启禀执法长老,冬儿昨天刚刚才赶回来的,由于时间紧迫,还没有机会去宗门交付任务!”

    端木冬儿闻言,急忙解释道。

    “执法长老,端木冬儿昨天整整一天都是陪着那名男修逛街游玩,时间可是富裕得很,根本就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

    突然,一旁的屠依依一脸冷笑的出声说道。

    “执法长老,你听我解释!我昨天……”

    端木冬儿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寒,想不到屠依依竟然落井下石,要置自己于死地。

    “好了,我没空听你解释!这些话,留着说给掌门听去吧!”

    执法长老摆了摆手,一脸冷漠的说道。

    “今天我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紧接着,执法长老再次沉声说道。

    此话一出,端木冬儿不由得呆滞当场,一脸错愕的望向执法长老,实在想不出自己犯了哪条门规,需要让执法长老亲自过问。

    一旁的屠依依听到执法长老的话后,俏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自从她成为紫凰阁的弟子之后,还真是从未见过有谁落在执法长老手上,会有好下场的。

    “端木冬儿,你身旁的那名男修,我亲眼见他同你一起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你们是不是昨晚睡在这间房间里面了?”

    执法长老语气森然的说道。

    “启禀执法长老,是的!”

    端木冬儿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那为何你现在仍是处子之身?难道,你们果真是在假扮双修道侣?故意无视宗门的律法吗?”

    执法长老仔细打量了一眼端木冬儿后,义正言辞的说道。

    以执法长老化神境中期的实力,是很容易看出端木冬儿有没有被破身的。而且,端木冬儿修炼的是玉女功法,一旦破身之后,功法会倒退许多,更是一眼便能看出的。

    这时,听到执法长老说出的这番话后,一旁的罗钰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的豁然升腾了起来。

    “我和端木小姐住在同一房间里面,难道就必须要上床吗?就不能相敬如宾吗?别以为你仗着执法长老的身份,就一副人模狗样,秉公执法的样子!没错,我和端木冬儿就是假扮双修伴侣了,你能拿我们怎么样?”

    罗钰一脸怒意的指着执法长老,怒声斥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