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刚背魔猿
    第五百五十八章刚背魔猿

    “你就等在这里,我马上就回来!”

    罗钰并没有回答骆水彤,而是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尸蟞王,向四处打探了一番后,便径直向着那间石屋走去了。

    围着那石屋绕了一圈之后,罗钰来到一扇窗户外面,四下扫视了一眼后,发觉周围并无一人,于是心神一动,肩膀上的尸蟞王悄无声息的从窗户钻了进去。

    半晌,就听到石屋内传来了一声高朗的惨叫声,片刻后,再次回归了平静。

    罗钰舔了舔嘴唇,将尸蟞王唤回,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走去。

    “骆小姐,现在咱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望着站在原地焦急等待的骆水彤,罗钰先是一怔,随后想起了不久前阴阳交合时的情形,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热,大步走上前去,轻声招呼道。

    于是,罗钰和骆水彤两人一路径直向着镇子的大门而去,虽然路上不时有人路过,但是却全都行色匆匆,一脸严肃,根本就没空搭理他们。

    如此一来,罗钰和骆水彤竟然十分顺利的到达了镇子的大门前。

    “罗钰,前面便是曲水镇的大门了。”

    骆水彤指着前方紧闭的大门,沉声说道。

    “必须想个办法将大门打开才行啊!我现在体内的灵力有限,根本无法御剑飞行。”

    罗钰微微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整个大地颤抖了起来,接着便传来了阵阵急促的敲钟声。

    “不好啦,灵兽潮来了!”

    高大的城墙上,传来了阵阵报警声。

    顿时,整个曲水镇仿佛沸腾了一般,四面八方的涌来了无数人群。

    与此同时,就见神殿曾经见过的那五名长老,在一群青壮男女的簇拥下,逐渐向着大门走来。

    “罗钰?你来得正好,想不到灵兽潮提前到来,赶紧随我们一同去城墙上面看看吧,或许,还有用到你的时候!”

    就在这时,那五名长老也发现了罗钰,热情的邀请罗钰一同上到城墙上去。

    罗钰见此,也不好推脱,只得硬着头皮跟随在他们的后面,与骆水彤一同来到了城墙之上。

    “前面的那些黑点,都是灵兽吗?”

    罗钰看到远处许许多多奇形怪状,根本叫不上名字的灵兽,黑压压的仿佛潮水一般,足足有数万头之多。

    罗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灵兽潮绵数十里,虽然只是一些二、三级的低级灵兽,但是,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对于几乎全都是普通凡人的曲水镇而言,可谓是危险万分。

    “弓箭手准备!”

    这时,随着一声令下,城墙之上的众人纷纷拿出背后的弓箭,点燃箭头上的燃烧物。

    “放!”

    随着一声令下,无数带着熊熊火焰的弓箭,遮天蔽日的向着前方的灵兽潮射去,顿时化为了一片火海,暂时阻隔了灵兽的前进步伐。

    看着眼前的火海,那些灵兽似乎被彻底震住了,一时间不敢向前,在原地打着圈圈。

    就在这时,只听到一声怒吼声,一头十几丈高的巨大黑影,缓缓从远处走了过来。

    一看清楚黑影的真实面目后,城墙上的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罗钰看到,那黑影竟然是一头浑身长着金色毛发的巨大猿猴,身体强壮,脾气暴躁,此刻手中正拿着一棵巨大的树木,狠狠的向着眼前的火海扫去,赤红的双眼,充满了暴戾的气息。

    “刚背魔猿!这次来的竟然是刚背魔猿!大家赶紧攻击啊!”

    一看清楚巨兽的真实面目后,不时有人大声怒吼道。

    顿时,无数火箭再次射出,纷纷命中在那头刚背魔猿的身上,不过,由于刚背魔猿的防御力惊人,不仅无法对它造成伤害,反而将它彻底激怒了。凶残暴躁的怒吼跳动着,仿佛地震一般,几乎让罗钰怀疑,脚下的这高大城墙会不会被生生震塌。

    “不行!换玄铁箭头!”

    几乎在刹那间,又有人发出了命令。

    随着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雨点一般再次落在了刚背魔猿的身上,彻底将其笼罩在了其中。

    此时,那刚背魔猿似乎也知道玄铁箭头的厉害,张开血盆大嘴,从嘴里喷出一股猛烈的狂风,瞬间便将射来的箭矢吹得东倒西歪。

    那些箭矢,还未碰到刚背魔猿的身体,便纷纷坠落到了地上。

    偶尔有些漏网的箭矢,虽然射到了刚背魔猿的身上,但是却也被狂风吹得威力大减,仅仅只能对刚背魔猿造成一些皮外伤而已,反而刺激得刚背魔猿凶性大发,更加暴躁起来。

    站在城墙上的罗钰见此,心中不由得涌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大长老,不好了!高朗少爷他……他死了!”

    就在这时,一名青年男子急急忙忙的从远处跑来,满脸慌张的说道。

    “什么?我儿子是怎么死的?”

    闻言,一脸阴沉的大长老,一把将那名报信的男子提了起来,厉声说道。

    “大长老,由于灵兽潮来袭,我按照吩咐去将高朗少爷叫起。可是,当我赶到高朗少爷的住所时,发现他竟然已经没有了生机。根据伤口来看,应该是被某种不知名的虫子趁其熟睡之际,突然将他咬死的,死状十分的凄惨!”

    那名年轻男子脸色微变,急忙如实说道。

    “被不知名的虫子咬死了?”

    大长老闻言,嘴里自言自语道。

    “罗道友,你这只虫子叫什么名字?我儿子是不是被这只虫子咬死的?”

    突然,大长老身形一转,紧紧盯着罗钰肩膀上的尸蟞王,满脸狰狞的说道。

    “糟糕,尸蟞王竟然忘记收进葫芦里面去了!”

    闻言,罗钰心中不由得一怔,但是脸上却平静依旧,根本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波动。

    “大长老,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我这只尸鳖虫,一向只以腐尸烂肉为食,对于新鲜的血肉根本没有丝毫的兴趣,更别说是咬死人了!”

    罗钰摸了摸鼻子,一脸冷漠的冲着大长老出声反驳道。

    “尸鳖虫?小子,你倒是会强词夺理,油腔滑调啊。好!我就信你这一次!”

    大长老紧紧盯着罗钰的脸庞,半天之后,方才冷冷的说道。

    “不过,你刚刚夺了骆水彤的纯阴灵力,如此天大的好处可不是白得的,多少总要出点力气才行吧!我看,那头刚背魔猿就交给你来对付了!”

    紧接着,大长老有意无意的站在了骆水彤的身旁,一双手掌紧紧贴在了骆水彤的后背处,只要稍稍运力,足以将骆水彤震得心脉寸断,吐血而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