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一个打十个
    第五百五十四章一个打十个

    “淫贼?哈哈哈,在这曲水镇恐怕还没人敢如此称呼我呢!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啊!既然被你坏了我的好事,那我就卸掉你的一条膀子作为惩罚吧!”

    高朗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紧接着,就见高朗的身形一闪,迅如疾风的向着罗钰直扑过来。双手弯曲成爪,带着强劲的劲风,狠狠的向着罗钰的手膀抓来。

    此刻罗钰体内灵力全无,一旦被他抓住,恐怕手臂真的有可能不保。

    “动武吗?自从成为修仙者后,我的那套虎烈拳可有一阵子没打了,现在正好拿你试试手!”

    罗钰望着猛然攻过来的高朗,脸上微微一笑,突然身形闪动,双手握拳,一记虎烈拳悍然打出。

    虽然罗钰此刻没有了灵力,但是这套虎烈拳却并不需要灵力,只要有足够的气血,便能够打出不俗的威力。

    高朗见此,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不假思索的使出全身气力,狠狠的冲着罗钰再次攻去。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只见高朗强劲有力的双爪,竟然被罗钰的拳头彻底打折,扭曲成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

    “你竟然是一名武者!”

    高朗一脸痛苦的看着罗钰,十指连心,巨大的疼痛使得高朗头上的冷汗仿佛雨下。

    “不好意思,我是以武入道,在拳脚功夫上,我自问一个人可以打你十个!”

    罗钰毫无感情的声音,冷冷的传到了高朗耳中。

    顿时,高朗的脸色就彻底垮下来了,经过刚才的交手,高朗知道罗钰并没有说谎,毫不怀疑罗钰说的一个打自己十个的话。

    “这家伙竟然是以武入道,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高朗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罗钰,心中有些懊恼道。

    “身为一名修仙者,自然是有修仙者的尊严!刚才你似乎想要卸掉我一条膀子,那么我也应该礼尚往来,废掉你一条膀子才对!”

    随着罗钰的话音,只见罗钰突然抓住高朗的右臂,猛地全力挥出一拳,狠狠的打在了高朗的手臂上。

    顿时“咔嚓”一声传出,高朗的一条手臂竟然就这样被罗钰生生的打断了。

    “啊!”

    尽管高朗性格坚韧,但是却也因为手臂的剧烈疼痛而发出了一声惨叫声,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下。

    不过,这高朗却也是个狠人,紧咬牙关,除了刚才的那声惨叫后,竟然强忍着再也没有发出一声。

    “这次算我栽了,竟然遇上你这么个武道高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骚扰骆水彤了!”

    高朗脸色铁青,一手捧着断臂,十分狼狈的离开了。

    “罗钰,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就要……”

    见到高朗灰溜溜的离开了,骆水彤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冲着罗钰款款施了一个礼后,一脸感激的说道。

    “骆小姐客气了,我罗钰生平最看不惯欺负女子的淫徒了,只要被我撞见,肯定是不会轻饶的!”

    罗钰点了点头,满脸笑意的说道。

    “其实,刚才你应该将高朗杀死,然后毁尸灭迹的!”

    这时,骆水彤摇了摇头,冲着罗钰一脸惋惜的说道。

    “将他杀死?骆小姐,这未免也太狠了点吧。虽然高朗试图想要对你无礼,但是,恐怕还罪不至死吧!”

    听到骆水彤的话后,罗钰的脸色不由得一变,想不到外表柔弱的骆水彤,竟然有着一副如此狠辣的心肠。

    “罗道友,你误会了!这个高朗为人十分的睚眦必报,只要惹上他的人,不是重伤便是惨死,再加上他的父亲是这曲水镇的大长老,虽算不上称王称霸,但也相差无几了。”

    听到罗钰的话后,骆水彤知道罗钰是误解了,急忙解释道。

    “他父亲是大长老?很厉害吗?”

    罗钰惊声说道。

    “当然,他父亲是这曲水镇里面唯一能够使用灵力的修仙者!”

    紧接着,骆水彤又说出了一个令罗钰更加震惊的消息。

    “什么?他父亲竟然能够在这里使用灵力?”

    罗钰睁大双眼,脸色不由得彻底阴沉了下来,瞬间想起了在神殿里,那个曾经用神识打探自己的老者。

    虽然罗钰的拳脚功夫十分厉害,哪怕打十个高朗都不在话下。但是,一旦遇上可以使用灵力的修仙者,罗钰也还是只有被吊打的份。

    “不错!虽然大长老的灵力并不浑厚,几乎只相当于炼虚境一重的实力。但是,即便这样也足以称霸这曲水镇了!高朗是大长老到了这坠魔岛才和一名当地女子生下来的独子,对他十分的溺爱。如今你将高朗的手臂打断,恐怕……”

    骆水彤叹了口气,满脸忧郁的沉声说道。

    “看来,刚才你说的将高朗击杀也并无道理。不过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来不及了!骆小姐,高朗的手臂是被我打断的,如果大长老想要报复的话,我一力承担,绝对不会连累你的!”

    听到骆水彤的话后,罗钰反而平静了下来,拍了拍胸脯,大声承诺道。

    “罗道友,你难道就这样自暴自弃,彻底放弃了吗?”

    这时,骆水彤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自暴自弃?骆小姐,如今我身上没有半点灵力,即便是想要抗争,也没有任何的资本啊!”

    罗钰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

    骆水彤听到罗钰的这些话后,脸色不由得也变得惨白起来,紧咬着嘴唇,低头思索着。

    罗钰见骆水彤无言以对,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再次摇了摇头。

    一时间,石屋内静寂无声,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就在罗钰准备提出离开的时候,沉默了半天的骆水彤,仿佛思考清楚了一般,突然抬起头来望着罗钰。

    “罗道友,假如我能够让你恢复一些灵力,你可否答应我,一定要带我逃离这里?”

    骆水彤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一般的说道。

    “什么?恢复灵力?”

    罗钰闻言,眼中立刻放出了亮光,睁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朝着骆水彤望去。

    要知道,只要罗钰恢复了哪怕一点灵力,他身上的乾坤袋便可以打开,随便祭出一把法宝长剑便足以使他的战斗力提升数十倍,即便不是大长老的对手,也足以保证自身的安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