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霸王硬上弓
    第五百五十三章霸王硬上弓

    “我们这曲水镇可不会收养混吃混喝无用的家伙,任何人,只要是能动的,都必须各司其职,各行其事。否则,就没有资格呆在镇子里!”

    这时,一名满脸凶相的老者,似乎看出了罗钰的不凡,冷声提醒道。

    罗钰闻言,皱了皱眉头。很明显,在这坠魔岛上,生存的环境一点不比在修仙界轻松,完全就是最原始的物竞天择的法则。

    不过,罗钰相信以自己的能力,想要暂时在这里生活还是十分容易的。

    “好了,该说的我们都已经说了!这次遇上了百年一遇的阴气爆发,晚上绝对会有灵兽潮发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够抵挡得住。罗钰,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们还得商量一下该如何对抗这次的灵兽潮。”

    这时,那名满脸凶相的老者摆了摆手,示意罗钰可以离开了。

    罗钰见此,眼中异光闪动,不过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神色,恭敬的朝着五位老者打了声招呼,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罗钰刚走出大殿,便听到身后隐隐传来了那五名老者讨论的声音,显然,对于这次的灵兽潮十分的重视。

    罗钰摸了摸下巴,左右查看一下,发觉刚才欢声笑语的那群人已经不见,整个镇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不过,不时有一队队强壮的青年男女,纷纷涌上了高大厚实的城墙堡垒,手上拿着各种自制的弓箭和长矛。

    那些人虽然人人脸色严肃,神情紧张,但是却也有条不紊,毫无慌乱,显得十分的有纪律。

    一时间,罗钰反倒空闲了下来。沉吟了片刻后,罗钰便打算在这镇子里面四处转转。

    由于镇子里面的人全都忙着防守即将到来的灵兽潮,根本就没人关注罗钰这个陌生人,于是,罗钰竟然就这样在镇子四处悠闲的溜达了起来。

    正当罗钰路过一个石屋的时候,就听到那石屋里传来了一个有些耳熟的男子声音。

    “骆水彤,我可以不计较今天发生的事情。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不仅以后的食物绝对无忧,而且,你再也不必冒着生命危险出去打猎了!我高朗对你一往情深,绝对会好好待你的!”

    罗钰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竟然是在洞穴里面遇到的那名黑衣少年的声音。不过,罗钰在听清楚刚才那段话的内容后,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此刻,罗钰总算明白,为何在洞窟的时候,那黑衣少年对自己显露敌意的原因了。

    想必那黑衣少年早就看上了骆水彤这位美貌少女,多半在洞窟的时候,看到自己和骆水彤的亲密接触后,误以为自己和骆水彤有什么暧昧关系吧。

    不过这也难怪,洞窟里面罗钰和骆水彤的姿势,几乎已经彻底贴在了一起,要是关系没有暧昧到一定程度,普通男女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就怪不得那名叫高朗的黑衣少年会嫉妒了。

    “高朗,请你别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稀罕住在这曲水镇吗?我每一天都幻想着要离开这里!我是一名修仙者,是不会嫁给一名凡人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现在,请你从这里出去!”

    出乎罗钰意料的是,骆水彤竟然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骆水彤,你到这里已经快三年了,难道还没有弄明白现在的处境吗?这里是坠魔岛,是所有你们这些修仙者的禁地!你的那个修仙者的身份,在这里高贵不起来!”

    “你以为你勾搭上了那个新来的小子,就有靠山了吗?不要白日做梦了!以我曲水镇武功第一的身手,我若是要灭了那小子,有谁能够阻止了我?又有谁敢有一声怨言?”

    那个高朗似乎因为被骆水彤拒绝的缘故,恼羞成怒的说道,言语中十分的狂妄,口气也变得阴冷残酷起来。

    “高朗,你可千万不要乱来,我和罗钰之间清清白白,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骆水彤闻言,脸色不由得一变,想不到这高朗竟然由爱生恨,一把妒火烧到了罗钰身上。

    “哈哈哈!你们之间果然有奸情,到了此刻竟然还想要维护那个罗钰!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我就只能用强的了……”

    “高朗,你住手!你不能这样……”

    由于看不到屋里的情况,罗钰根本无法得知高朗此刻在里面对骆水彤做了什么。不过,屋里却不时传出了骆水彤惊呼的声音。

    罗钰听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想不到这高朗求爱不成,竟然想要霸王硬上弓。虽然说起来,罗钰和那个骆水彤并没有什么任何的关系。

    但是,一个弱女子被人家用强,让罗钰装聋作哑,就此不管,罗钰的良心还是过意不去的。

    “既然碰上了,说什么也要管上一管了!”

    想到这里,罗钰不由的冷笑了一声。

    “砰!”

    紧接着,罗钰抬起一脚,便将那石屋的房门给踹开了。

    屋子不大,那高朗正一脸淫笑的将骆水彤逼到角落,正准备为所欲为的时候,突然听到罗钰踹开门的声音后,脸色一怔,随即转过了头来。

    当高朗看清楚来人竟然是罗钰的时候,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慌乱,但是随即脸上便涌现了一丝狰狞之色。

    趁着高朗发愣的时候,早已梨花带雨满脸泪痕的骆水彤,立刻挣开了高朗的魔爪,满脸惊喜的从角落冲了出来,随即藏在了罗钰的身后。

    “罗钰,真是太好了!高朗他这个禽兽,竟然想……”

    骆水彤带着哭腔,一脸柔弱的说道。

    “没事就好!我刚才恰巧路过这里,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到了!”

    罗钰拍了拍骆水彤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恰巧?你一个新人刚到曲水镇,竟然就能够找到这里?恐怕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只见高朗冷冷的看着罗钰,丝毫没有内疚之色,反而恶狠狠的打量着罗钰,满脸敌意的说道。

    “简单也好,复杂也好。我恐怕没有向一个淫贼解释的必要吧!”

    罗钰一脸平静的望着高朗,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冷冷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