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攻破幻元仙宗
    第五百三十五章攻破幻元仙宗

    随着守在最前面的关沧海倒飞出去,紧随其后的梁大师,更是还未接触黑色巨球,便手捂着胸口,闷声倒在了地上。

    与关沧海,梁大师相比,抵挡在最后的邬子风,却要更为的凄惨一点,当场便是手臂断裂,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色惨白,精神萎靡,几乎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澹台应天的一招之下,瞬间便将关沧海三人的防御彻底攻破,领悟了神念的化神境强者,战斗力竟然如此强悍,完全突破了罗钰的想象。

    “轰隆!”

    再也没有任何阻挡的黑色巨球,狠狠的坠落在了广场之上。

    顿时,碎石漫天飞舞,爆炸产生的巨大威力,顿时将青石板铺成的地面轰开了一个深达数丈的深坑,关沧海,梁大师以及邬子风三人被彻底掩埋其中,不知死活。

    悬浮在半空中的澹台应天,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下方轰塌的广场,手掌上下挥舞,漫天的尘土便被掌风彻底吹散,视线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当尘土散尽之后,广场上的众人急忙将目光投视到深坑之中,看着深达数丈的深坑,众人全都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不禁为关沧海等人担忧起来。

    “咦?竟然还没死?”

    释放出神识的澹台应天,不由的轻声叹气道,想不到关沧海等人,在遭受了如此猛烈的攻击之后,竟然还能苟延残喘的活下来。

    随着澹台应天的话音刚落,深达数丈的深坑底部,隐隐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随即,就见身影移动,关沧海、梁大师以及邬子风,手脚并用的从深坑之中爬了上来,浑身上下全都布满了尘土,再也没有一丝化神境强者的风范。

    罗钰见到,好不容易从深坑爬上来的关沧海,衣衫几乎都已经全部破碎。伤痕累累,一双手掌更是鲜血淋漓,几乎成了血手一般。

    显然,这正是由于关沧海用双掌试图抵御灵力巨球,却被其上所蕴含的恐怖劲气所伤,弄成了如此重伤模样。

    望着三名灰头土脸,遍体鳞伤的关沧海三人,广场上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纷纷低下头去,生怕惹恼了澹台应天而遭到飞来横祸。

    此时,从深坑中爬出的关沧海,脸色一片惨白,眼中尽是怒意,冷冷的瞥了一眼天空中的澹台应天后,擦了擦脸庞上的鲜血后,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澹台应天,你的确很强,但是,从今天起,你们幻元仙宗都将化为尘埃,只会残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笑声中,关沧海似乎难以掩饰心中的疯狂。

    “哼!死到临头还白日做梦,既然如此,那本宗主就送你这最后一程!”

    半空中的澹台应天,眉头微皱,抚了抚手掌,掌心中再次聚集起一小团黑色灵力,冷酷说道。

    “哈哈哈……”

    眼睛紧盯着澹台应天,关沧海的笑意更浓了,可是,由于大笑而牵动了胸前的伤势,使得关沧海不由得再次吐了几口鲜血。

    “澹台应天,算算时间,恐怕你们幻元仙宗也该出事了!”

    抹去嘴角的血迹,关沧海突然抬头,猛地说道。

    “出事?虽然我知道你们早就在暗地里结盟,时刻想要对抗我们幻元仙宗,不过,就凭你们这点本事,还不够格……”

    澹台应天冷笑了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们的确是没这个资格,不过……”

    关沧海笑了笑,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抬头向着幻元仙宗所在的方向望去。

    广场上,所有人都因为关沧海的举动,齐刷刷的也跟着望去。

    见此,澹台应天也不由得微眯眼睛,跟随着望去。猛然间,澹台应天的脸色骤变,眼瞳猛地收缩。

    “宗主,咱们幻元仙宗好像……着火了!”

    就在这时,广场上的杨护法突然惊声说道。

    只见,幻元仙宗的方向,浓烟滚滚,直冲云霄,漫天火光,几乎将整个幻元城都照亮了。

    哭声,喊声,喧闹声逐渐传来,这场大火犹如一头巨兽一般,张着血盆大口,带着带着浓烟与灼热,彻底将建立多年的幻元仙宗吞噬。

    广场上的众人,遥望着远处的幻元仙宗,所有人的脸上,此刻都布满了震惊之色。

    “看这气势,似乎是从大殿开始燃烧的,看来,敌人已经突破到大殿里面了啊!”

    半空中的澹台应天,满脸阴郁的说道。

    正当众人惊慌失措之时,只见从幻元仙宗的方向,一声清啸声冲天而起,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个白色身影突然凭空浮现,随即脚踏虚空,缓缓冲着众人而来。

    那白色人影并没有驾御任何飞行法宝,可是虚空行走的速度却丝毫不慢,几乎只是眨眼间,便已经距离广场不远。只见他每踏出一步,空中便震荡起丝丝涟漪,闲庭信步,潇洒自如。

    随着那白色人影出现,远处又升起十几个黑点,同样没有借助飞行法宝,急速的跟随白色人影而来。只不过,那十几个黑点的速度,明显要比白色人影慢了许多。

    呼吸间,白色人影便已经来到了广场上方,淡淡的目光扫过满是狼藉的地面,眉头微微皱起,昏天暗地的广场随着白色人影的到来,露出了难得的阳光。

    “这人的实力好强!应该也是一位领悟了神念的化神境强者!”

    广场下方的罗钰,看着天空中的白色人影说道。

    此刻,罗钰能够清晰的看清楚,这白色人影身穿一套极为朴素的长袍,长袖飘飘,随风浮动,当罗钰看清楚白色人影的真正面貌时,心中不由得一怔。

    这白色人影,竟然是炼器公会的会长,白柔的父亲,白崇举!

    “白崇举,是你一把火烧了我们幻元仙宗吗?你们炼器公会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啊!”

    轻轻的扫视了一眼,澹台应天冷哼了一声,指着白崇举怒声说道。

    只不过,澹台应天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和愤怒。

    “澹台应天,这次可不仅仅只有我们炼器公会,七星阁和万宝楼也都参与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攻到了幻元大殿!”

    一身白衣的白崇举,目光转向下方的关沧海等人。

    “关老板,邬大师,梁大师。这次辛苦你们了,要不是你们舍命牵制,我们恐怕也不会如此顺利的攻破幻元仙宗!”

    白崇举一脸感激的说道。

    “白会长,你总算是来了!要是再晚一点,恐怕我们都要被澹台应天击杀陨落了!”

    关沧海望着半空中的白崇举,满脸笑意的说道。

    不过,由于他此刻身上早已遍体鳞伤,再加上双手上的血痕,让他看上去颇为的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