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嘴臭
    第四百六十七章嘴臭

    “罗岛主,既然如此,解救我儿子的事就拜托你了!”

    听到罗钰的话后,庞祺福这才轻松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泛着些许期望的说道。

    “好的!我这就先去河流上方转转,或许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发现。”

    罗钰点头答应道。

    “罗岛主,小心点,若是有情况,就赶紧回来。”

    高振飞满脸担忧的冲着罗钰说道。

    “嗯!”

    罗钰再次点了点头,正准备祭出飞剑的时候,庞祺福突然拉住了罗钰。

    “罗岛主,等等……那河流里面似乎有东西!”

    庞祺福神情紧张的盯着眼前宽广黝黑的河面。

    “没有什么东西啊,一具浮尸而已!”

    罗钰闻言,微微一怔,随即释放出神识在河流之上扫过,却发现,除了飘在河面上的那具浮尸,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不管那河里面藏着什么东西,我都必须去看一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呢?”

    罗钰微眯着眼睛,沉吟了片刻后,出声说道。

    虽然罗钰说得凝重,但是心中却早已激动万分,迫不及待的要去河面之上查看一番了。

    罗钰祭出法宝长剑,轻轻一跃,便站在了法宝长剑之上,手掐法诀,身体逐渐的悬浮在距离河面三四丈的地方。

    见到罗钰已经御剑飞出去了,高振飞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可是心中却始终放心不下,眼睛牢牢的盯着在那河流之上的罗钰。

    罗钰此刻正缓缓的御器飞行着,全身灵力快速运转,神识也不停的在附近扫视起来。

    虽然罗钰这次的真正目的是打算击杀那头九级灵兽五行腾蛟,但是,罗钰却丝毫不敢大意,毕竟五行腾蛟是九级灵兽,稍有不慎,不仅击杀不了那头九级灵兽五行腾蛟,而且还有可能将自己的小命送掉。

    河流之上,阴气更加的浓郁起来,虽然罗钰不停的催动手中乌尺,将阴气抵挡在自己周围一丈以外。但是,那阴气中蕴含的透骨寒意,却令罗钰有些难以承受,只能依靠运转体内的灵力来驱除寒意,丝毫不敢大意。

    由于有着多种的阻碍,因此罗钰飞行的速度并不很快,一路缓缓向前,神识不停的释放开去。

    “咦?前面的峭壁上怎么会有鲜花盛放?”

    正当罗钰在半空中飞行的时候,忽然发觉在不远处的峭壁上,生长着一簇巴掌大小的血红色小花,鲜艳欲滴,惹人喜爱。

    罗钰见此,心神转动,缓缓控制着飞剑来到了那一簇鲜花身前。

    “好臭啊!”

    刚一靠近,罗钰便闻到了一股令人无法忍受的血腥臭味。

    罗钰怎么也想不出,眼前这看似娇艳无比的鲜花,散发出来的味道竟然如此难闻。

    “正所谓,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罗钰凝神看着眼前的这一簇不知名的鲜花,心中隐隐的怀疑道。

    “不管了,还是先采回去再说。”

    罗钰沉吟了片刻后,便打定了注意。紧接着,用手中的乌尺小心翼翼的将那一簇鲜花连根带叶一起挖出。

    “罗岛主,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罗钰还没落下,远远的,庞祺福就隔空大声问道。

    “我从那边的峭壁上发现了一簇奇怪的花,于是便采了下来给各位看看。”

    罗钰缓缓落下,收起法宝长剑之后,将刚才采摘的那一簇不知名的花给拿了出来。

    “这是……好臭啊!”

    率先凑过去的庞祺福,立刻被那难闻的臭味给熏跑了。

    其余的众人见此,紧捏着鼻子,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远远的望着罗钰手中的鲜花。

    “罗岛主,你从哪里采来的花啊,好臭啊!”

    “实在是太臭了!赶紧扔了吧!”

    “熏死人了!我都没办法呼吸了!”

    ……

    所有人全都皱着眉头,看着罗钰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将它扔了吧。”

    罗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慢着!”

    正当罗钰准备将手中的那簇鲜花扔掉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中跑出一名年龄较长,身穿灰袍的老者。

    “庞老板,你儿子有救了!”

    只见那老者不顾恶臭,径直走到罗钰身前,两眼放光的说道。那神情,仿佛是见到了什么绝世珍宝一般。

    “伍兄,你刚才说什么?”

    闻言,庞祺福捏着鼻子一脸诧异的问道。

    “阴极花!罗岛主手中拿的竟然是阴极花啊!”

    那老者一脸兴奋的冲着庞祺福说道。

    “阴极花?那是什么东西?”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一脸好奇的出声问道。

    “诸位,传说这阴极花只会生长在极阴之地,但是它本身却是天下阴毒的绝佳解药,只要将它含在嘴里三天三夜,庞老板儿子的阴气之毒便可彻底化解!”

    那老者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真的吗?太好了!”

    庞祺福闻言,也顾不得什么恶臭了,一把接过罗钰手中的那簇阴极花,差点就要亲吻上去了。

    “咳咳,不过这阴极花虽然能够解令公子的阴气之毒,但是……”

    那老者欲言又止道。

    “但是什么?伍兄,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啊!”

    庞祺福一脸焦急的催促道。

    “那我就直说了。虽然,这阴极花能够解令公子的阴毒。但是,由于这阴极花只会生长在极阴之地,因此它的身上沾满了浓厚的尸臭之味,在化解令公子的阴气之毒的同时,也会在令公子的嘴里留下难闻的尸臭味。”

    那老者沉声解释道。

    “伍兄,你这就多虑了。能够将我儿子救醒,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这点尸臭味又算得了什么呢?”

    庞祺福满不在乎的说道。

    “可是,这尸臭味极难清除!可能……令公子的嘴里要一辈子都残留这种臭味了!”

    那老者犹豫了片刻,方才小心说道。

    “什么……嘴里一辈子都有这味道!”

    庞祺福闻言,惊得目瞪口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不就是要嘴臭一辈子了吗?”

    人群中,一名修士小声说道。

    “嘴臭……一辈子!”

    庞祺福喃喃自语起来。

    “算了,能够将他救醒就已经实属不易了!至于这嘴臭,只能顺其自然了!”

    庞祺福面无表情的无力说道。

    “额,嘴臭一辈子?这还真是可悲呢!”

    一旁的罗钰闻言,心中也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在想到庞星洲曾经对自己的态度,心中却怎么也同情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