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血金城
    第四百五十一章血金城

    庞星洲倒下之后,拍卖大厅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好在参加这次拍卖晚宴的修仙者,无论是实力还是见识都非同一般,很快便找出了庞星洲晕倒的原因。

    魂魄受损!

    在服用下几枚增强魂魄的丹药后,庞星洲的情况终于有了好转,却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他呼吸平稳,脸色红润,但是没有丝毫的意识,宛如活死人一般。

    现场几名精通医术的修仙者,在仔细查看过庞星洲之后表示,这种魂魄受损的情况十分的少见,在没有找出魂魄受损的具体原因之前,谁也没办法医治,能不能清醒过来只能看运气了。

    不过,罗钰和邬怀玉的心中却十分清楚,庞星洲之所以魂魄受损,肯定和他贴身放置阴器有关。

    最终,拍卖晚宴只能草草结束。而关翠翠拍下的那件阴器长剑,也被邬怀玉用各种理由暂扣在了迦蓝院。

    毕竟,关翠翠的身份特殊,再加上有庞星洲的前车之鉴,万一关翠翠再倒下来,那迦蓝院可就真的惹上大麻烦了。

    “庞叔,你为何不听罗钰的话,要将那件阴器拿出去拍卖呢?而且,这块八卦乾坤宝镜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手上到底还有多少件阴器?”

    邬怀玉阴冷着脸,冲着庞祺福质问道。

    庞祺福十分的尴尬,还想再要抵赖,可是,看到邬怀玉手上的八卦乾坤宝镜后,便只能苦笑了一下,没再话说。

    “庞叔,现在庞星洲已经倒下来了,要是你再不说实话,庞星洲很有可能会成为一具活死人!刚才几位精通医术的修士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要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的魂魄受损,谁也没办法医治!你要是再不说实话的话,我也撒手不管了!”

    邬怀玉说的这话已经极重了,她是真的有些发怒了。

    “好吧!大小姐,我就带你去看看那些魂器!”

    庞祺福想了想,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打定了主意,搓了搓双手,冲着邬怀玉说道。

    于是,在庞祺福的带领下,邬怀玉和罗钰又再次来到了存放拍卖品的房间。

    “大小姐,这里便是全部的魂器了!”

    庞祺福来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将一口巨大的箱子打开,箱子里面赫然放着近百件阴气森森的阴器。

    “这么多!”

    罗钰和邬怀玉看到之后,不由得惊声叹道。

    自从那木箱打开之后,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隐约之中,似乎还能听到怨魂的哀嚎声。

    “庞叔,这么多的阴器,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买来的?”

    邬怀玉脸色微变,冲着庞祺福怒声问道。

    “额,这不是买来的,都是我白捡来的!”

    庞祺福见到邬怀玉的生气模样,半晌才摇头说道。

    “白捡来的?庞叔,你越说倒是越玄乎了!”

    邬怀玉沉声说道。

    “大小姐,我丑话先说在前面,这件事情十分的玄妙,不是人人都会相信的,我说了之后,你要是不信我也办法了。”

    庞祺福一脸无奈的说道,似乎邬怀玉的反应早已在他意料之中一般。

    “你说吧!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邬怀玉没好气的说道。

    “这件事还得从拍卖晚宴说起,大概一年前,我为了搜集拍卖的宝物,几乎转遍了万唐海域,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令我满意的宝物。”

    庞祺福长叹了一口气,将木箱合上,慢慢踱步到了房间的中央,方才慢慢说道。

    “后来,我便打算去到别的海域看看有没有不错的宝物。途中,在一个小岛上休息的时候,当地凡人之间流传了一个古怪的传闻,说在大海之上有一座血金城,那里的土地下面全部都是鲜血,整座城池都是用黄金砌成,出没的全部都是上天入地的修仙者。我当时一听就起了兴致,便打算去那里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珍宝。

    几乎是马上,我就产生了去血金城的那里看看的想法。但是,由于当地岛上的那些凡人根本不知道血金城的具体位置,只是存在于他们的传说之中。茫茫大海,在没有知道具体方位之前,想要找到一座传说中的城池根本就是不可能。

    后来,我又仔细询问了当地许多凡人,依稀判断出了那座血金城的大概方向。于是,我便立刻驾御着飞剑,放弃了去外海域的打算,转而冲着那座血金城去了。

    终于经过了四天的飞行,我好不容易到达了那个血金城所在的小岛。可是,我却发现那座岛上的灵气并不充沛,四周都是高山险峰,山谷中灵兽丛生,只有在小岛的中央处,才有一座不算很大的城池。

    我估摸着那座城池应该便是传说中的血金城了。

    可是,那座城池似乎已经荒废了数百年,不仅没有看到一个人影,而且早已破败不堪,遍布青苔,草木覆盖,残垣断瓦,根本不像传说中用金子砌成的城池。

    我沿着一条小道,向着那座废弃城池的深处走去,外面的草木还不算茂密,可是到了城池里面,坍塌的坍塌,给树木覆盖的覆盖,已经几乎无法再前进。

    于是我便驾御着法宝长剑,径直飞到了城中最高的一处建筑上。那座建筑十分的突兀,显眼异常。我站在那座建筑的最高处,正四处打量着周围。

    可是隐约感到了不对,在这藤蔓缠绕,杂草丛生的地方,竟然有人活动的痕迹。

    一看之下,我这才发觉,在距离此处不远的一棵树冠之下,零零落落的竟然搭建了几个帐篷,那些帐篷十分的破旧,隐藏在树木丛中很难分辨,要不是我神识强大,根本察觉不到。

    我当时就在琢磨,这种地方怎么还会有人呢?这里灵力淡薄,根本不适合修仙者居住。而这座城池早已坍塌废弃,也不适合凡人居住。

    正纳闷的时候,忽然其中一个帐篷抖动了一下,从里面钻出来了一个人,我仔细一看,顿时就更纳闷了。

    原来出来的那个人,竟然是一名抱着娃娃的凡人妇人。

    我当时就感到奇怪了,这地方有人就十分有问题了,现在不仅有人,而且还是个抱着小孩的妇人,他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难道,是残存在这里的当地居民?

    又或者,是从海上流亡到这里的?

    既然有妇人和娃娃,那这附近肯定还有别的男人居住。

    我带着怀疑的心情,驾御着飞剑直接落在了帐篷的旁边,悄悄的隐藏起来,释放出神识,监视起这几个帐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