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饶他一回
    第四百四十三章饶他一回

    “不用解释了!你的事情,我会如实向你家主人反应,并且建议将你的总管之职撤除!”

    邬怀玉面无表情的宣布了马总管的命运。

    “扑通”

    马总管一下瘫倒在地,用哀求的眼光看着陶飞宇,指望这位飞宇少爷能够看在他那么出力打压罗钰的份上,拉他一把。

    但是,马总管却不知道,陶飞宇此刻心中也是直冒凉气。

    邬怀玉在刚一出现的时候,陶飞宇的心中就大感不妙,在看到邬怀玉低声下气的给罗钰道歉的时候,陶飞宇更是吓得当场就想逃离此处。

    这可是邬怀玉啊!

    邬子风的亲孙女!

    不要说他,就是他父亲见到邬怀玉,那也得笑脸相迎!

    要知道,陶飞宇只是邬子风的一个远亲,和人家邬怀玉的身份根本天上地下。况且,邬怀玉还是邬家唯一的孙女,邬子风简直将她视若是掌上明珠,疼爱有加,连炼器术都是亲自教授!

    在看到马总管求助的眼神后,此时的陶飞宇也自顾不暇,硬着头皮走到邬怀玉的身前。

    “怀玉姐……”

    陶飞宇此刻仿佛犯了错误的小孩一般,低头根本不敢直视邬怀玉,早已没了刚才的威风。

    “怎么,这件事也和你有关系吗?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老老实实说出来也就罢了,要是拿谎话糊弄我……”

    邬怀玉一脸冷漠的说道。

    “怀玉姐,明明是这小子主动接近尹觅荷,我气不过……”

    陶飞宇闻言,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尹觅荷是他的逆鳞,为了尹觅荷,陶飞宇的胆气立刻又壮了许多,冲着邬怀玉不服气的说道。

    “闭嘴!”

    邬怀玉没等他再说下去,出声呵斥道。

    “你为了一个尹觅荷,招惹了多少的麻烦?且不说人家尹觅荷根本就看不上你,就说人家罗岛主,也不可能去和你抢尹觅荷吧!陶飞宇,你这吃飞醋的本事可愈发变本加厉了呢!”

    邬怀玉没好气的冲着陶飞宇说道。

    “我回去后,我会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爷爷,他老人家自会处置你的!”

    邬怀玉说完,便不再理会脸色惨白的陶飞宇,而是走到那名迦蓝院少爷的年轻男子身前。

    “庞星洲,你们迦蓝院虽然不直接属于七星阁,可是却也代表了七星阁的脸面。你父亲庞祺福是我们七星阁的老掌柜,我爷爷体恤你父亲为七星阁所做的贡献,帮助你们庞家开设了这家迦蓝院,我不希望再见到任何有损七星阁名声的事情发生!”

    邬怀玉冷冷的冲着那名年轻男子说道。

    “邬大小姐说的言之有理,我会严加管束迦蓝院的下人的!”

    那个叫庞星洲的年轻男子,一脸赔笑的说道。

    “罗岛主,马上拍卖快开始了,我带你先去看看展品!”

    邬怀玉走到罗钰身前,冲着罗钰提议道。

    “也好!”

    罗钰点了点头,同意道。

    说完,罗钰在邬怀玉的陪同下,径直向着迦蓝院的里面走去。

    只留下了瘫倒在地的马总管和脸色难看的陶飞宇。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看着逐渐远去的罗钰和邬怀玉,陶飞宇狠狠的说道。

    紧接着,陶飞宇看了一眼四周的众人,想到自己刚才当众丢了脸面,再也呆不下去了,一拂衣袖,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少爷,我……”

    这时,马总管急忙起身来到庞星洲的身前,一脸委屈的说道。

    “马总管,你放心,我保证你会安然无恙的!马上拍卖要开始了,你现在就去内厅照应一下,可不要再有任何差错了!”

    庞星洲拍了拍马总管的肩膀,出声安慰道。

    “真的吗?这……这简直太好!”

    听到庞星洲的话后,马总管感激涕零的说道。

    紧接着,整了整身上的衣衫,一脸欣喜的向着内厅跑去。

    “邬怀玉!只要再过上一段时日,我们庞家就要彻底取代你们邬家在幻元城的地位!我们庞家辛辛苦苦为你们邬家打拼了一辈子,是时候取回属于我们庞家的荣耀了!”

    庞星洲看着邬怀玉和罗钰消失的方向,阴森森的说道。

    此刻的庞星洲,再也不是刚才那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少年,眼中充满了仇恨的火苗,脸庞由于扭曲变得异常狰狞起来。

    与此同时,邬怀玉带着罗钰径直向着迦蓝院的后院走去。

    “这个迦蓝院虽然名义上还属于我们七星阁,可是却被我爷爷送给了七星阁的老掌柜,早已不在我们七星阁的控制之下,没想到遇到这这种事情,实在是非常抱歉。”

    邬怀玉略带歉意的说道。

    “没事!我倒是要多谢你帮我解围了呢!”

    罗钰一脸平静的说道。

    罗钰说的十分客气,可是邬怀玉的心中却莫名紧张起来。

    如果罗钰只是一名普通的散修,他说这话邬怀玉也就信了。可是罗钰却不是普通的散修,他可是一位炼器术可以指导自己爷爷邬子风的存在,这样的人物,可不是谁都能够给他气受的。

    想到这里,邬怀玉脸色不由得一变。

    “陶飞宇是我们邬家的一名远亲,之前冒犯了罗岛主,还请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饶恕他这一回吧!”

    邬怀玉冲着罗钰求情道。

    “饶恕他这一回?”

    罗钰停下脚步,一脸冷漠的看着邬怀玉。

    在罗钰的注视下,邬怀玉的脸庞不由得一红,完全没有了刚才在外面的气势,眼神中满是哀求之色,显得十分的楚楚可怜,让人不由得心生同情。

    以罗钰现在的实力,想要瞬间击杀陶飞宇倒也并非难事。况且,以罗钰的炼器术,在万唐海域想要杀个把人,根本无需他出手,自然会有大批想要攀附的散修出手。

    任你陶飞宇有多大的背景,多大的权势,在像罗钰这种级别的炼器师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罗钰注视了邬怀玉好半天,只看得邬怀玉满脸通红,仿佛要滴出水来,方才收回目光。

    “看在你求情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他了!要是再有下次,休怪我无情!”

    罗钰一字一句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