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浑水摸鱼
    第四百四十一章浑水摸鱼

    “滚开!”

    陶飞宇脸色不由得一沉,冲着罗钰怒声说道。

    可是,罗钰却仿佛听到一般,丝毫不为所动。

    “小子,你真的是打算和我作对吗?”

    陶飞宇一脸狰狞的说道。

    “是又如何?”

    罗钰淡淡的说道。

    “有意思!你知道我是谁吗?”

    陶飞宇怒极反笑。

    “我十岁突破到了炼虚境,十二岁开始学习炼器术,十七岁成为了幻元城最年轻的炼器师!”

    “我炼制的法宝可能比你见过的还要多!”

    “我曾经一次成功的炼制出四级法宝!”

    陶飞宇说完,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罗钰。

    “现在,你还打算和我作对吗?”

    “原来是炼器师啊!”

    罗钰恍然大悟,难怪眼前这人如此嚣张,原来竟然是一名炼器师。炼器师的身份,不管在幻元城还是万唐海域,都是超然的存在。

    “不过,那又怎样?”

    罗钰撇了撇嘴,针锋相对的说道。

    与此同时,得知消息的年轻修士是越聚越多,纷纷赶来围观。

    “那人不是陶飞宇吗?这次又有谁要倒霉了?”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想要和陶飞宇硬碰硬?”

    “是啊!你看陶飞宇此时的脸色,简直是想要杀人啊!”

    ……

    一群围观的年轻人,乐此不疲的评价道。

    “你们在看什么啊?”

    这时,也同样得知消息的殷雪峰,也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陶飞宇又要收拾人了!”

    旁边的人出声说道。

    “陶飞宇?他是谁啊!”

    殷雪峰显然并属于这个圈子,一脸茫然的说道。

    “这个陶飞宇是幻元城第一炼器师邬子风的一个远亲,据说他已经达到了初级炼器师的水准。曾经有一个权贵少爷和他发生了冲突,硬是仗着邬子风的名头,让那权贵少爷跪地磕头,好不嚣张!”

    此时,一名年轻修士一脸神往的介绍道。

    “不会吧!如此人物,谁这么不开眼,得罪他呢?”

    殷雪峰闻言,立刻好奇了起来,努力向前挤道。

    “罗钰!”

    当殷雪峰挤到最前面,看见和陶飞宇针锋相对的竟然是罗钰的时候,脸色不由得一变,目瞪口呆的惊呼道。

    此刻,罗钰和陶飞宇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既然敢在这里挑衅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所做的一切的!”

    陶飞宇恶狠狠的冲着罗钰威胁道。

    罗钰不屑的笑了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就见一个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修推开众人。

    “怎么回事?谁敢在迦蓝院闹事?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中年男修怒声呵斥道。

    “呀!竟然将马总管都惊动了,这下事情闹大了啊!”

    立刻,就有人认出了那名中年男修。

    “马总管,我是陶飞宇啊!”

    陶飞宇上前一步,冲着那中年男修说道。

    “原来是飞宇少爷啊!”

    马总管一愣,立刻认出了陶飞宇,脸色顿时一变,满脸笑意的说道。

    “马总管,我怀疑这家伙没有请柬,蒙混进到了这里,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陶飞宇指着罗钰一脸冷漠的说道。

    “这位道友,请你出示一下请柬!”

    马总管闻言,立刻走到罗钰身前,板着脸说道。

    “凭什么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要我出示请柬?”

    罗钰不服气的说道。

    “哼!就凭他是陶飞宇少爷!”

    马总管一脸冷漠的说道。

    “要是你没办法拿出请柬的话,我可要将你送到幻元城执法队去了!”

    紧接着,马总管冷冷的说道。

    “我看这小子根本就没请柬,浑水摸鱼进来的吧!”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偷笑着说道。

    “对啊!你看他那身装扮,一副穷困潦倒的模样,怎么可能会邀请他来参加拍卖晚宴?”

    另外一人也出声附和道。

    “而且,他的身旁也没有双修女修!天啊,他不会是想哄骗尹觅荷做他的双修女修吧!”

    又有人一惊一乍的说道。

    “这下可麻烦了!我们两人只有一张请柬,无论如何都少一张请柬,执法队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方!况且又得罪了陶飞宇,希望罗岛主千万别把我给牵连出来啊!”

    挤在人群中的殷雪峰,手里紧紧捏着那张请柬,脚下仿佛生了根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人群中。

    “这位道友,请立刻出示你的请柬!否则,我就叫守卫了!”

    马总管的脸色已经十分阴沉,没有好气的说道。

    “我没有请柬!”

    罗钰沉默了片刻后,平静的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小子!你这次死定了!”

    陶飞宇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脸上浮现出胜利的笑容,睥睨的看着眼前的罗钰,仿佛早已看到他的悲惨下场一般。

    “说!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马总管脸色大变,看向罗钰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了。

    身为迦蓝院的总管,却被人偷偷摸摸的混了进来,万一迦蓝院里丢失了什么贵重的东西,他绝对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马总管头上的冷汗顿时就流了下来,还好发现得及时,没有闯下什么弥天大祸!

    “这又是何必呢?你区区一个没有背景的散修,难道就是为了吃上几枚灵果,就敢偷闯迦蓝院吗?”

    穆正浩摇了摇头,看着不远处的罗钰,不无惋惜的说道。

    “哼!果然是偷溜进来的!难怪吃相如此难看!”

    苏念真站在人群中,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罗钰大哥,你怎么会没有请柬呢?”

    尹觅荷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虽然和罗钰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尹觅荷却和罗钰相处得十分愉快。

    “我虽然没有请柬,却是被人邀请来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门口登记的地方查询一下。”

    罗钰突然出声说道。

    “受邀进来的?”

    马总管闻言,心中一下紧张了起来。

    “能够有资格邀请客人的,除了我们迦蓝院的主人以及少爷,就再也没有人有资格了!”

    “我们老爷只有一个儿子,请问这位道友,您是我们家少爷的朋友吗?”

    马总管一脸小心的问道,生怕弄巧成拙,得罪了人。

    罗钰闻言,心中不由得一愣。

    按照这马总管所说,邬怀玉明显不会是这迦蓝院的主人,而且,对方已经说明了,这迦蓝院的主人只有一个儿子,而不是女儿。

    邬怀玉会不会是这迦蓝院主人的孙女呢?

    罗钰越想越觉得可能,正准备询问的时候。

    “他不是被邀请来的,我根本不认识他!”

    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指着不远处的罗钰说道。

    “少爷!这人不是您邀请来的吗?”

    马总管躬身冲着那名年轻男子问道。

    罗钰看到,眼前这个被马总管称为‘少爷’的男子,身高九尺,背脊挺立,眉如弯月,脸色十分冷漠。

    看来,邬怀玉应该不会是这迦蓝院主人的孙女了!

    罗钰顿时有些头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