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侍妾
    第四百一十九章侍妾

    那名叫怀玉的女修见此,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胸中仿佛有一天火焰在燃烧一般。

    “想不到罗岛主不仅炼器术神乎其技,眼力更是一绝,老朽佩服!”

    那老者心中简直如翻江倒海一般震撼,之前他自以为是高估了罗钰,没有想到罗钰的眼力竟然也如此毒辣。

    罗钰的这一手意味着什么,普通人恐怕根本不清楚,只有老者心中知道,刚才罗钰看似十分随意的用手指一弹,却是必须要弹在法宝长剑的弱点之上。否则,本根不可能单凭手指便能够将法宝长剑弹断的。

    可是,想要找出法宝上面的弱点,这可比炼制一件法宝要困难百倍!放眼整个万唐海域,可从未听说过如此人物呢!

    此人绝对非同一般!

    那老者再次细细打量了一番罗钰,脸上显示出了凝重之色。

    “你赔我的法宝!”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瞬间射出,快如闪电,划过罗钰的胸口,深深的扎进了罗钰身后的墙上,瞬间没入墙壁,只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罗岛主,小心!”

    与此同时,那老者刚一见到白光射出的一刹那,脸色一变,急忙出声提醒,但是,一切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等他出声早已经晚了。

    此时,罗钰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怀玉,眼中杀意乍现。

    只见在罗钰衣服的胸口处,竟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要不是罗钰及时将胸脯一缩,恐怕此刻罗钰的胸口上说不定会多上一个血洞了。

    “嗖!”

    就见一道剑光闪过,划过了怀玉的脸颊旁,然后又迅速的消失。

    “我的头发……”

    怀玉不由得一愣,只见她右脸颊前的长发,竟然齐根而断,宛如落叶一般飘落在了地上。

    “多谢罗岛主手下留情!”

    那老者面色一紧,在见到孙女没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谢道。

    “这次只是略施薄惩!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罗钰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怀玉,一脸冷漠的说道。

    “咦?你胸前的是什么东西?能否给老朽一观?”

    就在这时,那老者忽然瞥见罗钰敞开的胸膛前挂着的东西,,一脸紧张的冲着罗钰说道。

    “这个吗?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玉佩罢了!”

    虽然罗钰此是心中仍有怒意,但是,眼前的老者早已赔了不是,罗钰倒也实在不好意思翻脸。

    那老者走到罗钰身前,仔细查看过后,故作镇静的慢慢退了回去。不过,从老者颤巍巍的脚步来看,似乎罗钰的那块玉佩并不简单。

    龙阳紫玉!

    太可怕了!

    老者头上的冷汗直流!

    半天之后,那老者才勉强恢复了镇定。

    “罗岛主,不知道你这次来我们七星阁有何贵干?是打算购买法宝吗?罗岛主要是看上了哪件法宝,我直接送与你就是了!就当作是我孙女赔礼道歉了。”

    老者冲着罗钰大声允诺道。

    “送我法宝?七级的法宝也送吗?”

    罗钰闻言,脸色微微一动,平静的说道。

    “这是自然!假如罗岛主看中多件的话,老朽也是可以做主送你的!”

    那老者点了点头,一脸肯定的说道。

    罗钰闻言,心中不由得一怔,眼前老者的态度和刚才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罗钰有些想不通这老者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了。

    看那老者客气的模样,简直是将自己当成了家人一般了。

    “家人?”

    突然,罗钰脑中灵光一闪。

    “这老头不是想将他的孙女嫁给我吧!”

    罗钰猛然想到,顿时脸色就垮了下来。

    “不,不,不!在下只是路过这里,随意上来转一转的,并没有什么看中的法宝!”

    罗钰急忙摆了摆手,出声拒绝道。甚至,连自己到这里的真实目的都没有敢说出来。

    “没有看中的法宝?也对,以罗岛主的炼器术,自然是看不上这些法宝的!”

    那老者呵呵一笑,陪笑着说道。

    看着眼前态度明显有了变化的老者,罗钰的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笑意,反而十分警惕起来。心中早已认定,这老者一定是打着嫁孙女的主意。

    也是,像他孙女这般脾气暴躁的女修,恐怕就算倒贴,也不会有男修敢娶她的!

    罗钰越想,心中越觉得可能,决定还是赶紧先离开这里!

    “罗岛主,既然咱们都同为炼器师,我倒有一事想要向你请教。我最近在炼制法宝的时候,常常……”

    可是,那老者竟然再次冲着罗钰拱了拱手,讨教起了炼器术来。

    “这是打算和我套近乎吗?”

    罗钰看着眼前夸夸其谈的老者,心中无奈的说道。

    “邬前辈,你说的问题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这样吧,等我回去后,将你说的问题整理一下,过几天再答复你,行吗?”

    等待了半天之后,罗钰方才有机会对老者说道。

    “当然可以!那就有劳罗岛主了!”

    老者满脸欣喜的说道。

    “小梁啊,你赶紧拿一个传音符给罗岛主,顺便再送一下罗岛主回去。”

    紧接着,那老者转身冲着门口的一名侍卫说道。

    很快,就见那名叫小梁的守卫送给罗钰一块白色的玉牌。

    “这块传音符你拿着,在这幻元城遇到任何的麻烦,尽管传话给小梁。邬某在这幻元城,甚至万唐海域,都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那老者指着罗钰手中的白色玉牌说道。

    罗钰点了点头,也没细看,十分随意的收起,然后拱了拱手,在那名叫‘小梁’的守卫陪同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爷爷,您为什么要将那么贵重的传音符送给他啊!还有,刚才您为何要让他随意挑选这里的法宝?您怎么突然对他那么好了呢?”

    看到罗钰的身影从三楼消失后,怀玉再也忍不住了,冲着那老者连连问道。

    “呵呵,这就算对他好了吗?我认为还远远不够呢!”

    那老者闻言,神秘一笑,高深莫测的说道。

    “爷爷,您……不会打算让他当我的双修伴侣吧!”

    突然,怀玉脸色一变,仿佛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的冲着老者说道。

    “双修伴侣?那我可不敢奢望,假如你能够成为罗岛主的一名侍妾,我就心满意足了!”

    老者摇了摇头,一脸正色的说道。

    “侍妾?”

    怀玉闻言,惊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那个罗岛主何德何能,自己竟然连给他当双修伴侣的资格都没有?

    “哼!让我给他当侍妾?门都没有!”

    怀玉柳眉倒竖,恶狠狠的说道。

    一旁的老者见此,只是满脸堆笑,似乎正在憧憬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