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武痴牛广
    第二百八十四章武痴牛广

    就在这时,只见张鹏举身形闪动,犹如泥鳅一般,左突右闪之下,瞬间躲过了端木雄的攻击。

    “铛!”

    随着一声金鸣声,张鹏举的法宝长剑犹如游龙出海一般,瞬间砸在了一只快速旋转的铜锤之上。

    四两拨千斤!

    那只铜锤立即改变方向,猛地砸在了端木雄的胸口处。

    “噗!”

    受到重击的端木雄,立刻吐出一口鲜血,扑到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那两只铜锤,也掉落在了一旁。

    “这怎么可能!我的锤子怎么会打到我自己身上呢?”

    好在端木雄的身体壮实,将嘴角的鲜血擦拭干净,翻身再次爬了起来,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张鹏举,根本想不通刚才发生的一切。

    “这一招四两拨千斤真是妙啊!我还以为这张鹏举要落败了呢!不错,真不错!”

    赵总管连声赞道,眼中尽是欣赏之色。

    “这张鹏举的剑术确实高明!竟然能够在那么快速的状况下,准确击中端木雄的铜锤,然后再将铜锤之力引导到端木雄的身上。这一剑看似简单,但是角度,力道,速度都必须拿捏得恰到好处,稍有偏差就会功亏一篑!”

    七圣海域招募使点了点头,也附声说道。

    “我现在倒有些好奇,这张鹏举还能够站在台上多久?”

    赵管事微微一笑,饶有兴趣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经历了五场比试,后面出现的修仙者也会越来越强。此消彼长,张鹏举落败应该是迟早的事了!”

    七圣海域招募使有所保留的说道。

    显然,他也并不看好张鹏举在第六场的比试。

    “一招击败炼虚境三重的端木雄!这个张鹏举的实力不会已经突破到炼虚境四重了吧!这一下,罗钰要倒霉了!”

    此刻,坐在观众席上的常妍歌一脸的震惊,张鹏举的实力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顿时,常妍歌开始担心起罗钰来。

    “不!张鹏举的实力并没有突破到炼虚境四重!只不过,他的剑术已然登堂入室,练出了剑意!师傅这次的确有些棘手啊!”

    班安大师不由得摇了摇头。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实在不敢相信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逆天的奇才!

    由于刚才张鹏举击败端木雄的那招实在太过震撼,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人敢冒然挑战!

    静!

    诡异的安静!

    “牛广,刚才张鹏举击败端木雄的招数,你看清楚了没有?”

    这时,肥陀岛高台下的一角,一名长相俊美的男子紧盯着站在台上的张鹏举,眼中露出一丝阴冷的寒光。

    “看清楚了!他很强!”

    那名叫做牛广的男子,身躯十分强健高大,刚才台上的端木雄已经算是十分高大威猛了,但是比起他来,却又明显矮小了许多。

    “张鹏举在七圣海域年轻一代中排名第一,当然很强!以他的实力,即便是你我两人轮流挑战,恐怕都不会成功!”

    俊美男子一脸冷漠的说道。

    “不过,刚才张鹏举和端木雄比试的时候,却犯下了一个致命的失误。而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失误,一举将他击败!”

    紧接着,俊美男子自信的说道。

    “失误!什么失误?”

    牛广闻言,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里人多耳杂,你附耳过来!”

    俊美男子看了一下四周,冲着牛广说道。

    片刻后,只见牛广一脸恍然的直起身来。

    “牛广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就算是同归于尽,也要完成公子的吩咐!”

    牛广斩金截铁的说道。

    与此同时,张鹏举正静静的站在高台之上,等待着第六名挑战者的出现。

    就在此刻,身躯魁梧的牛广,一步步的登上高台。站定之后,只见牛广手一招,一柄重达千斤的开山斧立刻出现在他的手上。

    “吼!”

    只听牛广一声怒吼,全身肌肉立刻紧绷,变得坚硬无比,仿佛盔甲一般覆盖在牛广的身体表面,将他的关节要害全都护住。

    “居然是……牛广!”

    “想不到牛广这个武痴也来参赛!这下张鹏举要倒霉了!”

    “但凡与他交手的修仙者,就没一个能够活命的!他就是个疯子!”

    ……

    就在这时,看到上台之人竟然是牛广后,全场观众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张鹏举,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今天,终于可以和你好好打上一架了!”

    站在台上的牛广,大声一笑,指着张鹏举说道。

    “可惜,你这种无名小卒,我根本就没听过!”

    张鹏举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真是气死我了!我一定要将你劈成两半!”

    闻言,牛广一脸怒气,大声怒吼道。

    武痴牛广!

    虽然,牛广的名声没有张鹏举大。但是,在七圣海域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可是,张鹏举却故意将牛广说成无名小卒,目的便是为了要将牛广彻底激怒!

    “这个牛广极难对付!不仅实力早已达到了炼虚境三重,而且一身铜皮铁骨,普通法宝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看来,要有一场苦战了!”

    这时,张鹏举神情严肃,眼神死死盯着眼前的牛广。

    “嗷!”

    突然,牛广仰头怒吼,嘴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嚎叫。紧接着,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

    “砰!”

    “砰!”

    ……

    牛广提着千斤巨斧,一步一步向着张鹏举走去,每踏出一步,高台便微微震动一下,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塌一般。

    “嗖!”

    距离张鹏举还有三四丈的时候,牛广屏气凝神,巨斧排山倒海般的劈砍过来。

    看似野蛮,毫无章法的一斧,却暗藏着玄机。狂风一般的巨斧,瞬间将张鹏举的退路全部封死,除了和牛广正面硬碰硬,根本别无他法!

    “这家伙,难道是故意想要逼我和他硬碰硬吗?”

    张鹏举见此,脸色微变。

    紧接着,长剑出鞘,一道白光闪过,法宝长剑与巨斧碰撞在了一起。

    “叮”

    一声刺耳的金鸣声传出!

    一剑,一斧,同时静止在了半空中。

    只见张鹏举单手握剑,竟然将牛广双手劈下来的巨斧稳稳抵挡住。

    看到这一幕,所有观战席上的众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叹声。谁也想不到,张鹏举的臂力竟然如此恐怖,仅凭一只手,就将牛广的全力一击挡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