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劫后余生
    第二百三十八章劫后余生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浑然不知道百炼宗发生的一切的罗钰和华清芙。跌跌撞撞的从密道之处走了出来。

    匍匐在地上,罗钰大口喘着气,半天后方才舒缓过来。要不是华清芙心细如发,罗钰恐怕未必能够从密道中逃脱出来。这种劫后余生的滋味,可当真令人喘不过气来。

    半晌,当罗钰的心情慢慢松弛了下来。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周围,只见华清芙正坐在自己的身旁,原本美貌的脸庞,此刻早已沾满了灰尘,根本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

    “罗钰,这个山谷里怎么看不到一名阴尸宗的妖人呢?”

    此刻,华清芙看着远处的鸡心谷,一脸疑惑的说道。

    “华师姐,我曾经听那名女子的师兄说过,所有不愿意修炼新炼尸术的阴尸宗弟子,都成为了弃子!我估计,阴尸宗应该是彻底抛弃这里,另寻别处去了!否则,根本不可能将入口之处彻底弄塌!”

    罗钰闻言,思索了片刻后,指着前方不远处塌陷下去的山谷说道。

    “你说的不无道理!这阴尸宗神出鬼没,十分神秘!这一次,他们的总部已经彻底暴露,确实很有可能会抛弃掉!”

    华清芙闻言,点了点头,同意道。

    “华师姐,此地不宜久留!我看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这时,罗钰祭出了自己的黑鲨拳套,冲着华清芙大声说道。

    “嗯!”

    华清芙闻言,嘴唇动了动,轻声点头答应道。

    “华师姐,你现在伤势严重,恐怕不能御器飞行,我看不如让我背你飞行吧!”

    罗钰见此,弯身走到华清芙的身前,指着自己的后背说道。

    华清芙闻言,知道罗钰所言非虚,于是纵身一跃,跳到了罗钰的后背之上。

    “华师姐,我们准备出发了!”

    罗钰双手托住华清芙的翘臀,跳到自己的黑鲨拳套之上。轻声提醒之后,缓缓注入灵力,顿时向着空中飞去。

    飞行了半天之后,罗钰心中估计已经彻底逃脱了阴尸宗的范围,方才找了一处溪水边落了下去。

    “罗钰,我要将身上好好清洗一番!”

    看着眼前清澈见底的溪水,一向酷爱干净的华清芙再也忍耐不住,从罗钰的后背上下来之后,便径直跑向了溪水。

    “华师姐,你尽管安心清洗!我去树林里找点吃的!”

    罗钰见此,冲着华清芙招呼了一声后,转身向着密林走去。

    半个时辰后,罗钰再次走了回来。

    选了一处开阔的溪水边,罗钰很快便升起了一堆篝火。此时,早已梳洗完毕,容光焕发的华清芙则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罗钰用一根树叉,将收拾干净的野兔放在篝火上烧烤起来。

    随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放在篝火上烧烤的野兔肉也逐渐变成了金黄色,一滴滴油脂掉落在火堆之中,发出了阵阵“滋滋”诱人声。

    闻着不时飘来的喷香美味,早已饿得眼冒金星的华清芙,忍不住口中生津,吞了吞口水。却看到罗钰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了几个瓷瓶,依次摆在了地上。

    “罗钰,你拿这些瓷瓶出来干什么呢?”

    华清芙强忍住腹中的饥饿,指着地上的瓷瓶说道。

    “这些可都是千金难买的宝贝呢!”

    罗钰喜滋滋的将那些瓷瓶打开,一脸神秘的说道。

    “这……这些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盐巴调料!哪里是什么千金难买的宝贝!”

    华清芙顿时心生好奇,小心的拿起一个瓷瓶,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没好气的说道。

    “华师姐,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在这荒郊野外,即便能够打到一些野味,假如没有这些调料的话,也是寡淡无味,勉强果腹而已!”

    罗钰摇了摇头,冲着华清芙说道。

    紧接着,罗钰小心的将那些瓷瓶里的调料均匀的洒在兔子肉上,然后再次慢慢的转动起来,顿时,空气中的香味更加的浓郁了。

    “华师姐,你再尝尝这洒了调料的野味!”

    罗钰拿出一把剔骨小刀,将一块烤熟的兔肉削下,递给了华清芙。

    华清芙在一旁早已饥饿难耐,闻着那股诱人的香味,身子也不由得向着罗钰靠近许多,看着眼前罗钰递过来的油脂四溢的兔肉,几乎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华清芙见此,再也忍耐不住,伸手就准备接过那兔肉,殊不知,手一碰到,便“啊”的一声,缩了回来,却是被烫着了。

    “华师姐,不要着急。你等到那些油脂都流下来了,这兔肉也就可以吃了!”

    罗钰笑了笑,将那块兔肉再次递了过去。

    这一次,华清芙有了经验,伸手捏住没有油脂的部位,果然不像刚才那样烫手了。正要张口,忽然看到罗钰一脸温和的笑容,正看着自己微笑。眼神中,竟然是那么的纯净,爽朗。

    不知为何,华清芙的脸色一红,将身体挪了挪了,转过头去,背对着罗钰,方才吃了起来。

    罗钰见此,不由得一愣,随即便摇头微笑了起来,并没有放在心上。紧接着,罗钰又用那把剔骨小刀,割下一大块兔肉,大快朵颐起来。

    “华师姐,这兔肉还好吃吗?”

    “很好吃呢!”

    “吃饱了吗?”

    “嗯!很饱了!”

    ……

    山风吹过,神经一直紧绷,游走在生死边缘的罗钰和华清芙,此刻吃饱喝足,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顿时,睡意也袭了上来。

    华清芙由于身体受伤,身体乏力,首先支撑不住,躺在篝火堆旁的草坪之上,很快睡着了。

    与此同时,罗钰又将几根枯木放到篝火堆上后,也依偎在篝火堆旁,躺下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当罗钰感到阳光和煦,温柔的洒在自己身上时,伸了个懒腰,神清气爽的一跃而起。

    这时,就见溪水边上,梳洗过后的华清芙,头发虽然还有些凌乱,但脸庞早已白皙如玉,肌肤胜雪,几乎是吹弹可破。

    此刻,华清芙正坐在溪水边,静静的注视着水中的倒影,微风吹来,发梢轻动,在清晨的阳光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辉。

    罗钰不由得看得呆住了。

    “华师姐,我们出发吧!”

    半天后,罗钰方才回过神来,冲着华清芙大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