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咸鱼的味道
    第二百二十二章咸鱼的味道

    又走了一会,这条通道终于走到了尽头。但是,前方却又是一个拐角,同时隐隐传来了水流声。

    “前面竟然有水流声,我们是不是得救了?”

    这时,罗钰侧耳听着,忽然高兴的说道。

    华清芙闻言,也是一脸兴奋,在罗钰的搀扶下,快速的向前走去。又走了一会,水声渐渐大了起来,“哗哗”作响。

    紧走几步,果然看见前方通道的尽头,竟然是一个宽阔的大厅,一道水幕从洞顶直挂下来,水花四溅,清澈透明,最后一直落到了大厅内的一个水池里,若不是在这绝地之中,倒也不失为一处绝佳的美景。

    不过此刻,罗钰和华清芙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来欣赏眼前的美景。罗钰和华清芙走到这瀑布跟前,仔细查看了一番,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原来,这道瀑布后面,便是坚硬的石壁,这道瀑布之所以形成,乃是无数水滴汇聚于此,慢慢从石壁内渗出而成。而滴水的地方更是在一片石壁的洞顶,哪里有什么出路?

    罗钰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正好遇上华清芙的目光,二人对看了一眼后,全都沉默了下来。一时间,两人谁都没再说话,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罗钰此时,只觉得心乱如麻,现在已经走到了通道尽头,明显是一处绝境,而华清芙的伤口又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看她脸色苍白,一脸冷汗的样子,显然是疼痛难忍,痛苦至极。

    “华师姐,我们还是先坐下喝点水休息一下吧,慢慢再想法子出去。”

    罗钰看着华清芙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低声劝说道。

    华清芙闻言,默默坐下,怔怔的看着周围,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任务,竟然遭遇到了如此多的挫折,如今更是掉落山谷,身受重伤,也不知能不能活着从这里出去。

    想到这里,两行清泪竟然不自觉的从华清芙的脸庞流下。

    “华师姐,你是怎么了?难道是伤口疼了吗?”

    坐在旁边的罗钰,看到华清芙竟然在默默流泪,忍不住赶紧问道。

    华清芙闻言,突然惊醒,脸色一红,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罗钰。

    “罗钰,假如我们死在了这里。千百年后,万一有人发现了我们的尸体,会不会认为我们两人是一对情侣呢?”

    华清芙看着罗钰,突然轻声问道。

    “这……或许会吧!”

    罗钰一脸古怪的看着华清芙,随口回答道。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华清芙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种无聊的问题。

    “罗钰,我有些口渴了,你能不能去盛点水给我喝?”

    沉默了片刻后,华清芙拿出一个小玉瓶,递给罗钰说道。

    “好的!”

    罗钰站起身,几步走到瀑布前,将那个玉瓶伸到瀑布下。片刻后,就装了满满一瓶的水。

    “华师姐,水来了!”

    紧走几步,罗钰将玉瓶递到华清芙的身前。

    “谢谢!”

    华清芙接过玉瓶,冲着罗钰笑了笑,道了声谢后,将玉瓶递到自己的嘴前。

    “华师姐,你怎么不喝啊?”

    半天后,罗钰看着华清芙竟然只是拿着玉瓶,连嘴唇都没有碰一下。

    “罗钰,这玉瓶里的水,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华清芙看了一眼罗钰,一脸迟疑的说道。

    “华师姐,这水有问题吗?”

    罗钰闻言,忽然一跃而起,瞪大眼睛,神色紧张的问道。

    “这玉瓶里的水,好像有股奇怪的臭味!”

    华清芙将玉瓶递给罗钰,不由得说道。

    罗钰接过玉瓶,将鼻子凑到玉瓶的前面,轻轻一闻。果然有股淡淡的,说不出来的臭味。罗钰将手指伸到玉瓶中,沾了一点再次仔细的闻了闻。

    “华师姐,这股臭味好像是放了很久的咸鱼的味道。只不过,少了一丝鱼腥味而已!”

    罗钰闻了半天后,思索了片刻,点头分析道。

    “罗钰,我似乎知道那股味道是什么了!”

    听到罗钰的话后,华清芙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脸色不由得一变,似乎隐隐想到了什么。

    “华师姐,究竟是什么味道?”

    这时,罗钰正低着头,用身上的衣服将手指上的水珠擦掉。可是,擦拭了半天,那股淡淡的臭味竟然丝毫没有消失。

    “假如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尸臭味!”

    华清芙看了一眼正在忙着擦拭手指的罗钰,更加肯定了心中所想,充满自信的说道。

    “尸……尸臭味!”

    罗钰闻言,惊得将手中的玉瓶掉到了地上,瞪大眼睛,脸色紧张的问道。

    “我曾经在剿灭阴尸宗一个分舵的时候,见过阴尸宗存放还未炼制成僵尸的尸体房间。当打开存放尸体的房间,闻到那股冲天尸臭味的时候,我当场就吐了。而且,身上的尸臭味,整整三天都没有散尽!”

    华清芙一脸苍白的回忆道。

    罗钰闻言,立刻走进那瀑布旁,将鼻子凑近去闻了闻,果然有一股淡淡的尸臭味。显然,这瀑布的源头,应该是被污染了。

    “这阴尸宗果然丧尽天良,竟然连流出的水都有尸臭味,这倒是让人怎么喝啊!”

    罗钰从瀑布旁走了下来,怒气冲冲的说道。

    “罗钰,你看那瀑布后面的几块岩石,似乎和旁边的不太一样!”

    这时,华清芙突然指着罗钰身后说道。

    “不一样?”

    罗钰一脸好奇的顺着华清芙所指,向着瀑布后的岩石看去。果然透过瀑布,在石壁之上有七八块巴掌大小的岩石与旁边的岩石纹路略微有些区别。假如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罗钰全神贯注的看着石壁上的岩石,心中隐隐感觉有些蹊跷,不由得又向后退了几步。

    罗钰眯着眼,远远看见石壁上的那几块纹路不同的岩石,歪歪扭扭的镶嵌在一起,尤其是那颜色,也不知在这洞中被水冲刷了多少年,和旁边的岩石相比,明显的淡了许多,看上去倒像是个半人多高的石门。

    “这块石壁的后面,莫不是隐藏的密道吧!”

    罗钰看着眼前的石壁,嘴里不由自主的说道,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