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太岁软皮鼓
    第二百一十五章太岁软皮鼓

    “华师姐,我来帮你包扎伤口!”

    罗钰掏出随身携带的疗伤丹药,用手小心的捏碎。此刻,罗钰看到华清芙背后的那五道爪痕已然由红转黑,丝丝黑血随着伤口渗出。

    “伤口有毒!”

    罗钰见此,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此刻,华清芙的脸上也笼罩上了一层黑气。

    “没办法,只能将毒吸出来了!”

    罗钰踌躇了一会后,将嘴凑到华清芙的后背,正准备用嘴吸出伤口上的毒时。突然间,华清芙忽然将身体一转,一双眉目泛着娇羞,紧紧盯着罗钰。

    “罗钰,还是算了吧!等到战斗结束,我再向柳长老讨要解毒的丹药不迟!”

    华清芙咬着银牙,低声说道。

    “这怎么行呢?我看柳长老他们还有半天才能彻底将那些红莲银尸全部击毙,要是等到那个时候,恐怕这尸毒就要彻底蔓延到你全身了!”

    罗钰看着华清芙背后逐渐变黑的伤口,不由得担心道。

    “好……好吧!不过,你在帮我吸毒的时候,千万要自己当心,免得也中了这尸毒!”

    华清芙微微挣扎了一下身体,冲着罗钰关心的说道。

    “嗯!”

    罗钰点了点头,再次将嘴贴到华清芙的伤口处,猛地一啜,吸出了一大口腥臭的黑血。

    “罗钰,辛苦你了!”

    而华清芙的身体则明显的颤了一颤,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双目,秀场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柔声说道。

    望着华清芙背后那迷人的曲线轮廓,罗钰略微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将嘴贴了上去,用力吸啜着。

    半天后,直到罗钰的嘴唇吸得有些麻木的时候,华清芙背后的伤口,才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罗钰长呼了一口起,将捏成粉末的疗伤药敷在了华清芙的伤口上。紧接着,又撕开布条,彻底将伤口包扎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罗钰这才发现,华清芙的脸颊早已变得通红。只不过,一双美目望着罗钰,充满了感激之情。

    “华师姐,我刚才明明看到那头红莲银尸攻向你的时候,威势惊人。可是,你却仅仅只受了一些皮肉伤呢?”

    罗钰看着华清芙后背上并不算严重的伤口,不解的问道。

    根据罗钰的估计,那红莲银尸有着炼虚境三重的实力,而且又力大无比,华清芙在受了那头红莲银尸的奋力一击后,至少要伤筋断骨,甚至还有可能就此殒命。

    可是,出乎罗钰意料的是,华清芙竟然只是背后被划开了五道不算严重伤口。这天差地别的结果,令罗钰半天都没有想明白。

    “是因为这个!”

    这时,华清芙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面巴掌大小的皮鼓。

    “这面太岁软皮鼓是我临行前拿到的防御法宝!要不是它在关键时刻帮我挡住了那致命一击,恐怕我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

    华清芙抚摸着那面皮鼓,冲着罗钰感慨的说道。

    “原来如此!想不到这小小的一面皮鼓,竟然能够挡住红莲银尸的致命一击!”

    罗钰见此,一脸恍然的说道。

    “唉!可惜它现在已经彻底毁坏了!”

    华清芙脸色一沉,十分惋惜的说道。

    罗钰闻言,一脸疑惑的看着华清芙。

    看到罗钰这副模样,华清芙苦笑了一下,将那面太岁软皮鼓直接递到了罗钰手上。

    罗钰一脸好奇的接过那面太岁软皮鼓,入手感觉一阵柔软和细腻,让人摸了很是舒服。

    “你将它翻过来就知道了!”

    华清芙轻声说道。

    罗钰依言,将那面太岁软皮鼓翻转过来,赫然看见另一面的鼓皮竟然全都裂开了无数细缝,轻轻一拍,只发出了“噗噗”的闷响声。

    “那头红莲银尸毕竟有着炼虚境三重的实力,虽然这面太岁软皮鼓能够将那致命一击阻挡下来,不过它也因此为彻底报废了!”

    华清芙叹了一口气,低声解释道。

    “真是太可惜了!”

    罗钰看着那太岁软皮鼓上的无数裂缝,心中不无惋惜的说道。

    “华师姐,要不你将我这面盾牌拿去防身吧!”

    这时,罗钰掏出自己的那面盾牌,冲着华清芙说道。

    “不,不,不!罗钰,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华清芙连连摆手,拒绝了罗钰的好意。

    “好吧……”

    罗钰见此,也没再勉强,小心的收起盾牌后,转过身来,静静的观察着山谷内的战况。

    此时,山谷之中,仅剩下几头红莲银尸还在拼死抵抗,被彻底击杀只是时间的问题。

    罗钰虽然知道那些红莲银尸实力高强,极为难杀。但是他没有料到,居然那些红莲银尸会这样的凶狠,残忍。

    此刻,山谷之内,满地狼藉,残肢断臂随处可见,流出的血水早已将这一片山谷彻底染红。

    “想不到,仅仅只是十八头红莲银尸,就杀死了我们数十名修仙者!要不是我踏入了炼虚境三重,恐怕也要丧命在这里!”

    罗钰看着山谷内明显稀少的人群,心中不由得感叹道。

    “柳长老他们已经将仅剩的几头红莲银尸彻底击杀了!”

    这时,华清芙一脸欢喜的指着远处说道。

    “这一次,可真是惨胜啊!”

    罗钰远远的看着远处倒下的那几头红莲银尸,心中不由得嘀咕道。

    喧闹了半天的山谷,此刻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放眼扫视整个山谷,两旁峭壁上的石块,几乎已经全都被鲜血染红,散发强烈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气氛诡异,令人有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胆寒。

    “终于结束了,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华清芙看着寂静的山谷,不由得感叹道。

    “恐怕未必,又有敌人来了!”

    罗钰冰冷看着远处,霍然变色道。

    随着罗钰的话音刚落,只见远处的一片漆黑之中,缓缓亮起了两盏幽绿的巨大明灯。只不过那两盏似乎有些奇怪,不仅没有丝毫的温度,反而透着一股冷冷的凶意。

    “那……那是什么!”

    华清芙身子一抖,惊声说道。

    还未等罗钰回答,只见一头无比巨大的黑色巨蛇,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游了过来,刚才罗钰他们看到的那两盏巨大的明灯,竟然是它的一双巨目。

    只见那昂扬挺立在半空中的蛇头,竟然离地面有十丈之高,巨大的蛇躯,竟然有水缸般粗细,散发着幽幽绿芒的蛇眼,此刻正冷冷的俯视着眼前的众人。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条巨蛇的头上,竟然站着一名手拿长矛的老者。

    光亮中,只见那名老者瘦高个,面容清瘦,鹰钩鼻,一对三角眼,闪现着凶光。左手持一把丈八长矛,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全身发出诡异的紫光,脚下的那条黑蛇,则仰天发出了一声尖锐长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