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不堪重用
    第二百零五章不堪重用

    “惭愧啊!惭愧!既然贵宗如此厉害,可又怎么会退回到这里来呢?我们又怎么会见面呢?难不成,也是和我们一样软弱无能吗?”

    就在这时,罗钰走到华清芙的身旁,似笑非笑的大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是想要和我比试比试吗?”

    那名乾天剑宗的弟子,平时由于在修仙界傲慢惯了,因此养成了目空一切的自大个性。当听到罗钰的话后,当下脸色一变,紧盯着罗钰说道。

    “那我倒要领教一下乾天剑宗的剑法了!”

    罗钰看到他那一副眼高于天的架势,顿时十分反感,心中早已气恼不过,立刻上前几步,冷冷的说道。

    那乾天剑宗的弟子忽然一呆,只见罗钰虽然身上有些狼狈,不过脸上却丝毫没有畏惧,眼神中却有一股睥睨众生的气势。他从未想过,有人竟然会在他报出了乾天剑宗的招牌后,还敢如此的顶撞于他!

    “够了!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剿灭阴尸宗的魔道妖人!你们怎么可以还未和阴尸宗交手,就互相内讧起来?”

    就在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乾天剑宗的尹溥心走了出来,冲着那名乾天剑宗的弟子训斥道。只不过,尹溥心在训斥的时候,时不时的打量着眼前的罗钰,脸上露出了一丝愠色。

    “哈哈,尹老弟说得十分有理,我看大家还是以和为贵吧!”

    这时候,柳长老也走了出来,打着哈哈说道。不过身子却稍稍一斜,挡在了罗钰身前,保护意味十分明显。

    尹溥心看了一眼柳长老,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回来。只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目光在罗钰的脸上扫了一眼,方才独自走了回去。

    罗钰被那个尹溥心看了一眼,顿时心中涌起一股寒意,心中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在这时,忽然中间的那条岔路上,传来一声喧闹的脚步声。紧接着,就见到一群衣衫褴褛,满身血污的修仙者狼狈的退了出来。

    “雪凌子,你们怎么会弄成这样?”

    尹溥心急忙走上前去,冲着断了一条手臂的雪凌子问道。

    “我们在前进的过程中,先是遭遇到了无数蝙蝠的攻击,在我们奋力斩杀之下,终于闯了过去!可是,当我们再继续向前行走的时候,道路上却布满了阴森恐怖的白骨鬼手!”

    “我原本以为,凭我们的实力,可以直接硬闯过去。可是,当我们走到半路的时候,原本早已被斩净的白骨鬼手,竟然又从身后冒了出来。任我们如何拼命斩杀,却始终杀不胜杀,最后只能勉强退了回来。”

    雪凌子叹了口气,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在场的众人,特别是百炼宗的弟子,听到之后,全都变了脸色。

    听雪凌子刚才所说,百炼宗的弟子便知道他们也碰上了那些令人头疼不已的白骨鬼手。看着眼前雪凌子等人的悲惨处境,全都在心中暗暗佩服柳长老的英明决策。

    “雪凌子,如此说来,你们中间这条路上也是布满了白骨鬼手了?”

    这时,柳长老走到雪凌子的身前,冲着他大声问道。

    “柳前辈,听你刚才所说,难道你们的那条岔路上也有白骨鬼手?”

    雪凌子闻言,心思急转,连忙冲着六长老问道。

    “正是!”

    柳长老微微点了点头,应声说道。

    “那……为何你们全都安然无恙?”

    雪凌子听到柳长老的话后,赶紧扫视了一番百炼宗的弟子,立刻惊讶的说道。

    “咳,咳,咳!说来有些惭愧,我们和那些白骨鬼手刚刚遭遇,便自觉不敌,于是赶紧退回来了!”

    柳长老不好意思的自嘲道。

    只不过,在场所有的人,在对比过雪凌子带领的队伍,以及百炼宗的一众弟子后,再也没有人认为百炼宗的撤退是软弱的表现。

    “雪凌子!叫你逞能!你要是能够听我们所劝,断然撤退。而不是一意孤行的继续向前,我师弟便不会葬身在那白骨鬼手下了!”

    这时,一名满脸胡须的壮汉,指着雪凌子大声骂道。

    罗钰看到,在那名壮汉的胸口处,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白鹤,心中估计他应该是千鹤谷的修仙者。

    “段兄弟,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请节哀吧!我看雪凌子只是经验不足,这才导致了悲剧发生。况且,雪凌子他自己也丢失了一条手臂。这件事,我看就此算了吧!”

    这时,乾天剑宗的尹溥心走了出来,含笑着安慰道。

    “好……好吧!既然尹师兄发话了,那就算了吧!”

    千鹤谷的那名壮汉,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仰头看天的雪凌子,怒气冲冲的走了回去。

    “雪凌子,虽然你被誉为鸿蒙教千年来罕见的修仙奇才。只不过,修仙界有些事情,并不是天资过人就能解决的!希望你能吸取今日教训,免得日后糊里糊涂的就将小命送掉!”

    尹溥心看了一眼雪凌子,沉声说道。

    雪凌子闻言,原本由于失血而变得惨白的脸庞,立刻变得通红起来,不由得呆立在当场,嘴里低声的呢喃着,但是却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唉!真是不堪重用啊!”

    尹溥心见此,眉头紧皱,大声叹气说道。

    “尹师兄,雪凌子毕竟年轻气盛,加上经验不足,这才导致了悲剧发生!待我们返回鸿蒙教后,定然会如实禀报掌教,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这时,又一名身着道士打扮的男子走了出来,冲着尹溥心拱了拱手,大声说道。

    一直呆立在场中的雪凌子,在看到那名道士之后,默默回到了鸿蒙教的众人身旁。只不过,原本一直站在鸿蒙教最前端的他,此刻却老老实实的走到了最后。

    而那名与尹溥心说话的道士,则在交代完了之后,径直站在了鸿蒙教的最前端,立刻替代了雪凌子的地位。

    罗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中不由得暗自感叹。这鸿蒙教虽说全是道士,理应与世无争,一心求道。可是令罗钰没想到的是,这鸿蒙教争权夺势起来,却比一般的宗门还要激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