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流鼻血
    第一百六十六章流鼻血

    “总算解脱了!”

    罗钰看到走过来的许奇人,脸上顿时激动万分,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心中暗自感叹道。

    这时,天机城主府门前,又驶来了一辆马车,看马车的装饰和式样,显然也是属于天机城主府内的。

    片刻间,那辆马车便已经停在了天机城主府门前。

    只见从马车上走下两名男子,一脸冷漠的径直来到罗钰身前。

    “丁师叔,卓师兄,你们好!”

    这时,苏小可脸露微笑,冲着两名男子热情的招呼道。

    “小……可……师妹好!”

    卓不凡看着眼前经过精心打扮的苏小可,脸上的冷漠立刻一扫而光,顿时一脸激动的冲着苏小可说道。

    “玉泉,你怎么才来?走,赶紧和我进去!”

    这时,许奇人冲着丁玉泉说道。

    “这……”

    丁玉泉看着身旁的卓不凡,欲言又止道。

    “走吧,城主还在里面等着呢!他们这些小辈,咱们就让他们在这亲近亲近!”

    不由分说,许奇人拉着丁玉泉就向府内走去。

    “罗钰,咱们去那边说话!”

    这时,苏小可拉住罗钰的手,边走边说道。

    “小可师妹!刚才许师叔不是说了吗?让我们好好的亲近亲近!”

    卓不凡紧走几步,将身子一侧,拦在了徐小可和罗钰的身前。

    “卓师兄,我师傅说的亲近亲近可不包括你哦!”

    苏小可见此,柳眉倒竖,指着卓不凡冷冷的说道。

    “小可师妹!他罗钰是百炼宗的弟子,而你我则同为乾天剑宗的弟子。你不和我亲近亲近,却为何要和一个百炼宗的弟子搅在一起?”

    卓不凡一脸怒气的说道。

    “你……”

    苏小可气得顿时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们百炼宗的炼器术更为强大,苏小可姑娘想要学习炼器术,当然要找我啦!”

    罗钰见此,上前一步,冲着卓不凡冷冷的说道。

    从开始卓不凡进门开始,就没拿正眼瞧过罗钰一眼。此刻,更是处处针对罗钰。假如罗钰再不做出反击,恐怕卓不凡更要蹬鼻子上脸了。

    “罗钰!你不要以为在今天的炼器比试中占得上风,就洋洋得意,引以为傲!明天第三轮的比试才是一决胜负的关键!到时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卓不凡闻言,脸上立刻变得一片铁青,咬牙切齿的说道。

    “卓兄,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凭自己本事占得的上风,为什么不能洋洋得意?难道,要哭吗?”

    罗钰冷笑一声,冲着卓不凡大声说道,脸上,一片鄙夷的神情。

    “罗钰,你说的太对了!”

    这时,一旁的苏小可激动得拍手叫好起来。一时间,花枝乱颤,风情万种!

    “好……好美!”

    这时,拦在苏小可身前的卓不凡,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苏小可闻言,脸上一阵通红,心中顿时怒火中烧。

    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丝毫,反而笑吟吟的慢慢走到卓不凡的身前。

    “卓师兄,我美吗?”

    苏小可柔声问道。

    紧接着,突然猛地将身体向前一凑。

    意乱情迷的卓不凡,突然看到一团雪白冲到自己的眼前,仅仅距离自己的脸庞不足一尺,而且,一股诱人的香味直扑脑门。

    顿时,卓不凡感到自己在腾云驾雾一般,整个人都变得晕晕乎乎起来。

    ……

    半个时辰后,卓不凡突然感到胸前一片潮湿,隐隐有股浓郁的血腥味。

    “血!哪里来的这么多血啊!”

    卓不凡骇然发现,自己的胸口处,竟然淌满了鲜血。

    “卓少爷,你怎么流鼻血了?好多啊!”

    闻讯赶来的天机城主府的仆人,大惊失色的指着卓不凡的鼻子说道。

    卓不凡闻言,这才意识到,自己胸前的大片血迹竟然是自己流出的鼻血。可是,自己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流的!

    “小可师妹呢?”

    七手八脚好不容易将鼻血止住,卓不凡立刻冲着身旁的仆人问道。

    “小姐早就在大厅里面接待客人了!”

    一旁的仆人躬身说道。

    卓不凡闻言,抬头看看天色,发觉月亮已经高挂空中,心中顿时一惊。紧接着,转身急忙向天机城主府的大厅走去。

    可是没等卓不凡走进大厅,他的师傅丁玉泉便早早的迎了出来。

    “不凡,你怎么现在才来?”

    丁玉泉拉着卓不凡便向大厅里面走去。

    “不凡,你怎么受伤了?怎么流了这么多的鲜血?”

    忽然,闻到一股极强的血腥味,丁玉泉转身朝着卓不凡看去,顿时脸色大惊,指着卓不凡的胸前说道。

    “师傅,我流鼻血了!我得赶紧找件衣服换下!”

    卓不凡这时才醒悟过来,急忙冲着丁玉泉说道。

    “流鼻血?”

    丁玉泉一脸疑惑的看着卓不凡的鼻子,只见他的鼻子下方,果然还残留着一丝血迹。

    可是,身为一名修仙者,普通的大病小灾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流鼻血呢?

    “好吧!你赶紧去找件衣服换一下吧!”

    丁玉泉也不计较卓不凡为何会流鼻血的事了,挥了挥手,示意卓不凡赶紧离开。

    “门口的是卓贤侄吗?赶紧进来吧!苏某可是好久没有见到卓贤侄了!”

    就在卓不凡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大厅内传来了一声洪亮的声音。

    “师傅,怎么办!我现在这副模样,怎么可以去见苏城主!”

    闻言,卓不凡的脸上顿时一片惨白,低声冲着身旁的丁玉泉说道。

    “不凡,既然苏城主已经看到你了,假如你现在不告而别,扭头就走,恐怕会引起苏城主的误会,这样反而不好!不如,你就这样去见他吧!”

    丁玉泉权衡再三,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卓不凡说道。

    “师傅!你可别忘了,他可是苏小可的父亲!我胸前鲜血淋漓的模样,你叫我怎么去见苏城主!”

    卓不凡闻言,顿时焦急万分,恨不得此刻就御剑离开。

    “不凡啊,我知道你一直对苏小可情有独钟!可是,假如你现在掉头离开,恐怕苏城主对你的印象会更加的不好!”

    丁玉泉思索了片刻后,再次劝说道。

    “好……好吧!”

    卓不凡见此,只得硬着头皮慢慢向大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