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法宝激斗
    第一百四十五章法宝激斗

    这时,那名男子猛地将头一抬,一脸狰狞的看着罗钰。

    突然,只见他伸出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一声长笑,竟然朝着自己的腹部奋力插了进去,顿时豆大的汗珠从他的头上流出。

    只见他一边使劲的将手伸进自己的腹中,一边狰狞的看着罗钰。长长的黑发随即蓬松散下,迎风飘动的头发顿时将他的半边脸庞遮住了,显得十分的诡异和恐怖。

    瞧着他一脸痛苦的模样,罗钰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他为何要将双手伸进自己的腹中。

    终于,那男子在自己的腹中摸索了好半天,一个光秃秃的深黑剑柄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紧接着,那男子握住剑柄,缓缓向外拔出,一把全身血红,宽约两指,长约三尺的长剑竟然从那男子的腹中拔了出来。

    紧接着,那男子一张嘴,喷出了一道白气到自己的腹部,令罗钰瞠目结舌的是,那男子腹部的伤口马上停止了流血,并且伤口由红转淡,很快就结起了一个疤。

    这时,那男子双手捧着那把从他腹中取出的血红长剑,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这把长剑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东西。紧接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血色长剑,嘴中开始低声默念起来。

    声音不是很大,罗钰需要屏气凝神方才勉强能够听见。罗钰听到,那段声音极其晦涩难懂,但是在那低沉缓慢的声音中,隐隐有一股邪魅之气弥漫开来,让人听了浑身感觉不舒服。

    “这人想要干什么?”

    罗钰看着那人古怪至极的动作,心中隐隐有些担心,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但是看他从自己的腹中竟然拿出一把血色长剑,罗钰知道那人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那把血色长剑肯定有什么古怪。

    正当罗钰忐忑不安,胡乱猜测的时候。那男子的声音愈发的急促起来,那股邪气也越发的浓厚起来。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那把血色长剑瞬间爆发出一阵红光,在那团红光的包裹下,竟然凭空漂浮了起来。一直升到那男子的头顶上方,方才静止不动。

    那男子的神情愈发的谨慎了起来,双手不停的掐着手诀。

    顿时,从他的身上冒出了阵阵红光,那些红光一出现,仿佛被头顶的那把血红长剑吸引一般,自行的向着血红长剑快速飘去。

    随着红光越来越多,涌向血红长剑的红光也越来越快,很快便汇聚成了一条血红长流,一头是那名男子,另外一头则是血红长剑。

    转眼间,血红长剑就被密密麻麻的红光包裹了起来,仿佛结成了一个血红色蚕茧一般。

    那把血色长剑此刻早已红得发紫,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只要有人盯着那把血色长剑,竟然有种要将人的魂魄吸走的感觉,十分诡异。

    这时,包裹血色长剑的红光越来越盛,渐渐的变形拉长起来。当那男子低吟的声音结束之后,红色蚕茧突然破裂,露出了里面的血色长剑。

    此刻,血色长剑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明显变得鲜活了起来,散发出惊人的血气。

    见到血色长剑如此模样,那男子的脸上露出了狂热的表情。

    没有片刻迟疑,那男子连掐手诀,全神贯注的凝视着血色长剑。只听“呼”的一声,那血色长剑化成了一道红光,猛地朝着罗钰一剑斩来。

    就在这时,罗钰瞬间祭出自己的黑鲨拳套,催动灵力,呼啸着冲向了那道红光。

    “铛,铛,铛!”

    只见半空中,化成玄光的黑鲨手套与血色长剑不停的碰撞,发出了阵阵金鸣声。

    好几次,当罗钰的黑鲨手套要将那把血色长剑击落的时候,只见那血色长剑犹如有了灵性一般,瞬间躲过黑鲨拳套的攻击。

    “那个人控制法宝的能力竟然如此之强?”

    一连躲过几次黑鲨手套的致命攻击,罗钰不由的感叹道。

    “罗钰,那把长剑根本不是被人控制的,它和你的黑鲨手套一样,是由器灵控制战斗的!”

    就在这时,兽尊突然大声说道。

    “法宝里的器灵控制的?”

    罗钰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罗钰的黑鲨手套现在已经是三级法宝,威力根本不是那把一级长剑法宝所能抗衡的。可是,却几次三番屡屡在关键的时候,被那把长剑躲掉。

    “那男子用肉身温养长剑里的器灵,那把长剑的器灵在吞噬了他的气血之后,灵性大开。否则,根本不是黑鲨拳套的对手!”

    这时,兽尊再次解释道。

    “原来如此!兽尊,你能够将那个器灵吞噬了吗?”

    罗钰冰冷的看着空中飞舞的那把血色长剑,不由得冲着兽尊问道。

    “可以!只要黑鲨手套能够纠缠住它,我便可以将它吞噬掉!”

    兽尊沉声说道。

    罗钰闻言,脸上不禁露出一阵喜色。

    半天后,终于当那把血色长剑再次与黑鲨手套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罗钰的手臂光芒大盛。紧接着,只见黑鲨手套发出了一阵耀眼的玄光,顿时将所有人的视线挡住了。

    与此同时,兽尊马上将那把血色长剑里的器灵强行拘役了过来,迫不及待的一口便吞进了肚中。紧接着,再次返回了罗钰的右手臂上。

    “咣当!”

    失去了器灵的血色长剑掉落在地上。

    远处的那名男子顿时急得连掐手诀,嘴里再次低声吟唱起来。可是,无论他怎么催动,掉落在地上的长剑依旧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

    这时,那男子突然身形一闪,将那把长剑从地上捡起,并且马上返回刚才的地方。仔细研究了半天后,仍然一头雾水。

    最后,只见那男子狠狠一咬自己的舌尖,一口心血猛地吐在了那把血色长剑上。

    可是,那把血色长剑不仅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剑身上的血色逐渐黯淡了下来。不一会,那把长剑便和普通长剑毫无二致。

    那男子见此,心中顿时慌张了起来,双手上下翻飞,一连掐了十几个法决,一口气全砸到了长剑之上。

    这一下,长剑身上的最后一点光芒,也随之消散了。

    “不!”

    那男子仍然不死心,又将舌尖咬破,接连喷出了七八口心血。在他喷出心血之后,长剑丝毫没有任何起色,反而他的面容骤然老了十几岁,看起来憔悴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