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阴器
    第一百三十八章阴器

    金博炎将铜镜小心的放在桌子上,双目微闭,手掐法诀,嘴里念念有词。一段段虚无缥缈的咒语声,随即在大厅内回荡,顿时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围观的众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金博炎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什么。

    在大厅内众人的注视下,只见金博炎的两只手掌往中间一合,接着左右一分,手掐指诀,遥遥指着桌子上的铜镜法器。

    紧接着,张口吐出一团白气喷在铜镜之上。旋即,那铜镜竟然立刻开始嗡嗡作响,不停的震动起来。

    很快,整个大厅内顿时变得如沐春风一般,让人无比的舒适起来,浑身上下的毛孔也都舒展了开来。

    “好神奇啊!”

    “竟然真的是法器!”

    “好舒服啊,这要是拿回家,天天抱在怀里该多好啊!”

    大厅内的众人,一脸不敢相信,全都面露贪婪的看着桌子上的铜镜法器。

    “法器,真正的法器啊!”

    这时,陈太守一脸疯狂的颤声说道,由于身材太过肥胖,不时的擦着头上的热汗,两眼更是如同看到绝世美女一般,片刻都不愿从铜镜的身上离开。

    “各位,刚才这件铜镜法器的效果大家都见识到了吧。这些箱子里的法器,每一件都和这铜镜法器的效果差不多!”

    半天后,金博炎看着大厅内众人的反应,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收了法诀后,慢慢踱到大厅的中央,而那个铜镜法器也随即恢复了正常。

    原本就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众人,此刻更是狂热万分,几乎失去了理智。

    “金帮主,你当真要把法器送给我们?”

    “金帮主,这么神奇的法器,我们不能白要啊!我这有一百万金票,就当作购买法器的钱了!”

    “对啊,不能白要!我这有五十万金票!”

    ……

    大厅内的众人纷纷慷慨解囊。很快,桌子上的金票就堆起了小山一般高。

    金博炎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金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这时,负责迎接大家的那名总管指挥着几名下人,开始给大厅内的众人分发起法器来。

    拿着手中的香炉、短剑、法印等等各种造型各异,流光溢彩,浑身散发道道灵光的法器,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紧紧攥在手中,宝贝得不行。

    “各位手上的法器拿回去后,最好每日观瞻一个时辰,时间久了,定然会强身健体,百邪不侵,延年益寿!”

    金博炎再次叮嘱了一番。

    “一定,一定!”

    “我拿回去后就把它供在床前!”

    “金帮主,延年益寿谁不想啊!不需要你说,我们回去也会如此的!”

    ……

    大厅内的众人,抱着手中的法器纷纷冲着金博炎说道。

    “延年益寿?恐怕一年后全都要暴毙身亡了!”

    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那个声音不大,却能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顿时,这个不和谐的声音,仿佛一滴水滴进了热油锅中一般,立刻炸开了锅。大厅内众人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罗钰!”

    这时,金博炎一脸狰狞的看着说话之人。

    “金博炎,你用专吸人精气的阴器冒充成法器送给大家,是何居心?”

    这时,罗钰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指着金博炎说道。

    “什么?专吸人精气!”

    “阴器?什么东西?”

    “不会吧,金帮主怎么可能会骗我们呢!”

    ……

    大厅内的众人,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罗钰,双手仍然死死的抱着那所谓的法器。

    “真是愚昧无知,冥顽不灵!那就让你们看看手中所谓法器的真正面目吧!”

    罗钰冷哼一声,心中不禁有些无奈,运转灵力,双手一挥,瞬间抹去了那些法器身上的障眼之物。

    “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的法器呢?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难道就是阴器吗?”

    ……

    随着罗钰施展法术将众人手中法器的真正面貌显现了出来,所有人顿时都傻眼了,一脸惊讶的看着手中的东西。

    “哐当!”

    这时,有人实在受不了手中散发着阵阵阴风的阴器,毫不犹豫的一把扔在了地上。

    “阴器?听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该死的阴器,我拿在手上一会就脊背发凉,要是天天这么抱着,还真有肯能要暴毙身亡!”

    ……

    有人带头之后,大厅内的众人也跟着将手中的纷纷阴器扔到了地上。

    “金博炎,这些蛊惑人心的阴器只有阴尸宗才能炼制,你到底和阴尸宗有何关系!”

    罗钰一脸冷漠的看着金博炎,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罗钰,你不愧为百炼宗的弟子,果然见多识广,竟然连阴尸宗炼制的阴器都能认出来!”

    金博炎怒极反笑,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果然和阴尸宗大有关系!你们用阴器冒充法器,拉拢达官显贵,接近皇帝,试图操控整个国家!”

    罗钰想起云澜国发生的事情,立刻猜测到了金博炎的计谋。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胡御医会突然出现在安阳城的原因。

    大厅内的众人听到罗钰的话后,纷纷站了起来,全都一脸恐惧的看着金博炎。

    “罗钰,你在广平比武中将我打成重伤,断了我的修仙之路!今天你竟然又来坏我好事,我叫你们一个都不得好死!”

    金博炎见此,猛地将手一挥。

    顿时,数十只绿毛铁尸从大厅的四周涌了出来,将大厅团团围住。

    “金博炎,冤有头,债有主!殷鹏和殷童只不过和我兄弟相称,你为什么要残忍的将殷氏家族的族人全部杀害?”

    罗钰一脸怒气的指着金博炎再次问道。

    “哈哈哈,那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借口而已!要不然,我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尸体来炼制铁尸?虽然我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假如仅仅因为和你熟悉,就灭了一个家族,我才没有那份闲心呢!”

    金博炎仰天长笑,指着大厅外的绿毛铁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