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再打一场
    第一百三十一章再打一场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林山,你去和他比试比试!”

    冉将军一脸冷酷,转身指着一名武士说道。

    一直站在冉将军身后的那名武士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走到罗钰身前,摆出了一个进攻的姿势。

    “林山是我麾下的一名先天武者,实力已经达到了武道七重,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未尝一败!足以收拾你这小子了!”

    冉将军一脸自信的说道。

    “把我收拾掉?恐怕没那么容易呢!”

    罗钰说完,便背负双手,笔直的站在原地,脸上神情十分悠然。

    “这小子,竟然真的不用双手双脚吗?简直太狂妄了!”

    看着眼前罗钰这般模样,那名叫林山的武士顿时心中怒火中烧,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

    “这是你自己找死!”

    只见林山运转全身气血,浑身筋骨如炒豆般一阵乱响,紧接着身形闪动,猛地向着罗钰冲了过去。

    “好快的身法!”

    “不用双手双脚,这可怎么打啊!”

    ……

    大厅内,罗家子弟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想看到罗钰血溅大厅的情景。

    “小子,竟然敢不用双手双脚?林山跟随我多年,即便只是让他一只手,我也没有把握能够赢他!看在那多得的三百万金的份上,我会让林山手下留情的!”

    冉将军轻蔑的一笑,眼中尽是得意的神情。

    “那个林山步伐稳健,气血充足。即便是和那些皇宫大内高手相比,也不遑多让!不用双手双脚,这个罗钰确实是太嚣张了!”

    一直关注局势的胡御医,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对于冉将军这种拥兵自重的驻军头领,即便是当今圣上,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国各地像安阳侯这般被驻军将领敲诈的事情时有发生。

    除非,安阳侯能够像广平侯一样,拥有一支自己的全部由先天武者组成的禁军。到那时候,不要说区区一个驻军将领,即便是皇帝都不敢轻视!

    可是,天底下又有几个广平侯?

    难!难于上青天啊!

    胡御医看了一眼大厅内罗家子弟,除了正在比试的罗钰,竟然没有一名先天武者。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安阳侯恐怕要被冉将军敲诈一辈子了!

    “回去!”

    这时,就听到罗钰一声怒喝。

    只见他缓缓抬起右脚,仿佛重达千斤一般,当右脚抬至膝盖处时,猛地一脚跺在地下。

    一道泛着白色的光芒,从罗钰的脚下激射而出,仿佛一把巨斧一般,径直劈向前方,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顿时留下了一道长达几丈的痕迹!

    “噗!”

    只见快速冲上来的林山,被这道光芒瞬间击中,一口鲜血吐在胸前。只听‘嗖’的一声,众人就看到林山的身体突然倒飞出去,轰然砸在大厅的墙壁上,把整个大殿都震得颤动了起来。

    一道深达几寸的深坑,从罗钰的脚下,一直延伸到林山身体下方。坚硬的大理石竟然被切得光滑如镜,仿佛刻意打磨过一般。

    大厅内,一片死寂!

    冉将军双目怒睁,一脸的不敢相信。

    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大理石地面上的那道长痕,惊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这不可能!”

    “这是内劲外放吗?”

    “罗钰用的难道是仙法吗?”

    ……

    大厅内的众人在沉寂了片刻后,立刻炸开了锅。

    这时,冉将军急忙快步走到林山的身前,一把将林山胸前的衣服撕开,检查起林山的伤势来。

    只见在林山的胸口处,有一道深逾两寸的伤口,那伤口的周围,仿佛被火烧过一般,发出淡淡的焦臭味。

    见多识广的冉将军知道,这伤口是由快速的气旋切割而成的。冉将军急忙从怀中拿出止血丹药,将汩汩冒出的鲜血止住。紧接着,又将林山的衣服撕成碎布条,帮他将伤口包扎起来。

    做完这一切,冉将军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这时,他方才发觉,自己的背后已然湿透,手臂微微有些颤抖。

    “我难道是……害怕了?”

    征战沙场这么多年,冉将军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心中不禁感叹道。

    “修仙者,难得他就是传说中的修仙者?”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胡御医,突然站起身来,一脸激动的指着罗钰说道。

    此话一出,立刻让大厅内的众人一阵骚动起来。

    修仙者虽然对于世俗界的凡人来说,是非常神秘,遥远的。但是,身为皇宫御医的胡御医却或多或少听过相关的传闻,甚至他曾经还远远的见过一次,给他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可是如今,安阳侯的儿子竟然是修仙者,这让他看向罗钰的眼神多了几分敬畏。

    现场所有罗家的子弟,听到胡御医的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之极的表情。要知道,假如罗钰真的是一位修仙者。那么,罗钰将给罗家带来天大的好处。不仅现在面临的问题可以迎刃而解,而且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到安阳侯府来撒野!

    冉将军听了此话后,心中也是一惊,不由自主的转脸望了罗钰一眼。只见罗钰的面色如常,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情绪。

    “将军,击败林山的是仙法吗?那个小子真的是修仙者?”

    这时,冉将军身后的一名武士悄声问道。

    “不是,这不是仙术,这只是高明的内劲外放!他如此年轻,不可能是修仙者的!”

    冉将军死死盯着地上的痕迹,半晌才呢喃着说道。

    “冉将军,刚才的赌局你已经输掉了!”

    这时,罗钰一脸平静的走了过来,大声说道。

    “不!我没有输,是你小子耍诈!你明明说好了不允许用双手双脚,可是,你刚才竟然使用了右脚,是你犯规在先!”

    冉将军缓缓站身起来,指着罗钰大声说道。

    “狡辩!这个冉将军是输不起吗?”

    “罗钰的脚都没有碰到那人一下,怎么可能犯规!”

    ……

    冉将军的话一出,大厅内的罗家子弟顿时群情激昂起来。

    “有种!我和你打一场!不过,你的脚不允许再抬起来!”

    虽然知道自己有些强词夺理,不过此刻冉将军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