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第一百零五章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没有试心法?怎么可能?”

    “刚才明明看到那团白雾各种变幻的啊!”

    “一会说有试心法,一会又说没有试心法!我都要被搞糊涂了!”

    ……

    大厅内的众人闻言,一脸疑惑的看着罗钰。

    “所谓的试心法,其实在我第一次变幻出公鸡的时候,便给了大家一个暗示。那便是,这团灵力可以变幻成动物!于是,你们在可以变幻动物的暗示下,只会朝着动物的方向去想。各位想一想,大厅内有这么多人,而刚刚我变幻的又是极为常见的猪、狗、羊等动物,与在场的某个人的想法相同,也就不奇怪了!”

    罗钰一脸平静的娓娓道来。

    听了罗钰的解释后,此时围观众人才如梦方醒,为罗钰的心智纷纷鼓起掌来。

    “刚刚在场的所有人,在看到我所谓的试心法如此灵验后,全都被我的那团灵力吸引了!心中有鬼的人,则会焦急万分,左顾右盼,心不在焉!而这三个人则分别是马雷,长孙明义和葛亲王!”

    罗钰冷冷的看着大厅里的众人,心中如明镜一般,指着马雷,长孙明义和葛亲王三人说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算计!我们所有人都被你算计了!”

    葛亲王脸色惨白,涩声说道。

    “假如你们心中没有鬼,我又怎么能发现呢?”

    罗钰冷笑道。

    “是啊,你说的很对!假如我们和其余人一样,只要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团白雾上,你又怎么可能会发现呢?”

    “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啊!当时,无论我用何种方法,都无法让自己的脑袋清静下来!”

    旋即,葛亲王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大厅内的众人,在听到葛亲王的话后,全都脸色一变,惊呼起来。刚才葛亲王的那番话,等于是已经承认了他便是马雷和长孙明义的同党,也就是设局骗威武候的同谋!

    “葛亲王,为什么你们要花费如此心血设局骗我?”

    就在这时,威武候走到了葛亲王的身前,怒声问道。

    “功高震主!葛亲王,我猜测的没错吧!”

    罗钰一口道出了原因!

    大厅内的所有人,听到罗钰的话后,脸色全都一变,紧接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所有人都心有戚戚焉。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威武候如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门生朋党遍布整个朝野,而威武候自己又是行伍出生,领兵打仗更是他的强项。不仅如此,威武候的家产,更是到了足已和全国首富马雷,以及长孙明义比肩的程度了。

    有权有势,有钱有兵!

    这足以让任何一个皇帝寝食难安!

    而更为致命的是,威武候的儿子郝成龙,竟然踏入仙门,拜到了百炼宗门下,成为了百炼宗的一名外门弟子!

    百炼宗,一共接受十几个国家的供奉,而云澜国便是其中之一!这些国家每一年都会向百炼宗供奉珍宝、矿石甚至金钱等等。

    而作为回报,百炼宗会给这些国家的皇室子弟安排一些外门弟子的名额,这也就是为什么百炼宗的弟子,多为皇室子弟的原因。

    不仅百炼宗如此,几乎每个修仙宗门都是如此,修仙者和俗世并没有彻底隔离,老死不相往来。相反,二者互为依托,相互依存!

    俗世间的国家、王朝,需要借助修仙宗门的力量,维持自己的统治。而修仙宗门则借助这些国家、王朝,得到各种修仙需要的资源。

    可以说,每一个修仙界的宗门都和世俗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各大国家、王朝之间的权利斗争,都会反应在修仙界内。

    修仙界,并不代表着会过上逍遥自在的神仙日子,更为残酷的斗争无时无刻不在修仙界发生。

    百炼宗之所以能够让如此多的国家供奉,靠的便是实力。

    云澜国现任国主的祖辈,便是百炼宗的一名内门弟子!

    假如,威武候的儿子郝成龙顺利成为了内门弟子。到那时候,恐怕不用威武候造反,只需要登高一呼,便可以立刻成为云澜国的皇帝了!

    因为,云澜国的皇室,已经连续十几年都没有通过百炼宗外门弟子的测试了!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百炼宗外门弟子的测试会如此的残酷和血腥!每一名参加外门弟子测试的人,都代表了各个国家、王朝、权贵之间的利益斗争,一旦牵涉进了这些斗争中,除了拼个你死我活,根本别无他途!

    “没有!我对云澜国忠心耿耿!根本没有其它的任何想法!”

    这时,威武候冲着葛亲王大声解释道。

    “哼!威武候,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再狡辩了!”

    葛亲王冷哼一声,一脸冷笑的说道。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你这几年大肆搜罗各种法器,目的便是想买来送给你的儿子郝成龙,让他快速提升实力,好让他能够顺利成为百炼宗的内门弟子!”

    “可惜啊,你的心思早已被我们看破!刚刚你在密室中看到的那些法器,便是我派人抢先一步高价购买过来的!”

    葛亲王的话一说出,全场皆惊!

    “可是,那些法器里没有一件是真的啊!你们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罗钰闻言,一脸无语的说道。

    “值!宁可买到的全部是赝品,也不可放过一件法器给他!”

    葛亲王一脸狰狞的说道。

    “每一件法器就要花费几千万,甚至上亿金!就算倾尽国库,也不可能有如此多的钱来购买法器!”

    这时候,威武候一脸质疑的冲着葛亲王说道。

    “侯爷,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为什么云澜国的两大财神会出现在这里?”

    罗钰伸出右手,径直指着马雷和长孙明义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刚才罗钰让你们赔钱买命,你们宁死都不愿意拿出钱来!想必你们二人的大部分家产,全都拿来帮助葛亲王购买法器了!”

    “哈哈哈,真是报应啊!你们万万没有想到,你们花费高价购买来的法器,竟然全都是一堆废铜烂铁!哈哈哈,报应啊!”

    威武候彻底明白了这一切,仰天长笑起来,

    虽然,威武候在放声大笑,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喜色。不仅没有喜色,在他的脸上,甚至还有几分悲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