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命丧黄泉
    第九十七章命丧黄泉

    葛亲王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支支吾吾的分辩道。

    “我在购买的时候,曾经见卖家演示过。刚才我所说的那些神奇效果,我全都亲眼见过。否则,我又怎么会花大价钱购买呢?”

    “既然葛亲王您已经见过,那就请再演示一遍啊,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罗钰似笑非笑的看着葛亲王,大声说道。

    “我……我没办法演示!这些法器威力巨大,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是根本无发挥出这些法器的威力的!”

    被罗钰接二连三的责难之下,葛亲王已然快要恼羞成怒。

    “哦!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勉强了!”

    罗钰若有所悟,连连点头。

    葛亲王看着罗钰的模样,心中直恨得牙痒痒。

    可是,当着威武候的面,却又不能拿罗钰怎么样。一时间,竟然气得呼吸急促,脸色涨红起来。

    “葛亲王,您没事吧?虽然这些法器没办法发挥威力。不过,摆放在家里,也不失为一件很好看的摆饰!”

    罗钰又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花费那么多钱,可不是买回来当摆饰的!”

    葛亲王闻言,气得几欲吐血。

    “这小子,简直气死我了!看来,我得拿出我的压轴宝物了!否则,非得被他们小看了不可!”

    义愤填膺的葛亲王,心中十分的不悦。

    “侯爷,我还有一件压轴的宝物,轻易是不示人的。既然今天大家有此雅兴,我现在便拿出来给大家赏玩一番!”

    葛亲王笑着说道。

    可是,威武候和罗钰此刻却表现的兴致缺缺,对葛亲王的话似乎毫无兴趣。

    “侯爷,我知道你对我这压轴宝物十分感兴趣,请稍安勿躁,我这就拿出来给你赏玩!”

    葛亲王按动机关,只见墙壁突然转动,露出一个隐藏在墙体中的柜子。

    “这老小子,大概是被罗钰气糊涂了吧!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我有兴趣了!”

    威武候打了个呵欠,一脸无奈的看着葛亲王。

    硬着头皮,葛亲王从隐藏的柜子中取出一个锦盒。

    “侯爷,有一事我先说明一下,这件法器非同寻常,一会赏玩的时候,还请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太过激动!”

    捧着锦盒,葛亲王出声提醒道。

    “还有完没完?你要是再啰嗦一句,我就不看了!”

    威武候终于忍受不了,装作要离开的样子。

    葛亲王见此,生怕威武候当真离开。立刻将嘴闭上,双手并用,几下便将锦盒打开来了。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做完了这一切,将锦盒内的法珠展示在威武候的面前后。这时,葛亲王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平常的时候,葛亲王根本舍不得将这件法宝拿出来展示人前。原本自己是打算在威武候前炫耀一番。而此刻,自己竟然仿佛在求他观看一般。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那罗钰!”

    葛亲王咬牙切齿的的看着罗钰,心中不由得怨恨道。

    “葛亲王,就这么一颗破珠子,我看还不如刚才那些东西呢!没意思,没意思!”

    正当葛亲王看着罗钰出神的时候,一旁的威武候突然大声嚷嚷道。

    “侯爷,你着什么急啊!看我给你演示一番!”

    被威武候这么一喊,葛亲王立刻缓过神来,冲着威武候笑着说道。

    只见葛亲王嘴里念念有词,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锦盒内的珠子。

    很快,锦盒内那颗原本黯淡无光的鸡蛋大小的圆珠,竟然慢慢发出了幽幽的白光。一旁的威武候,顿时被那颗圆珠吸引住了。眼睛眨也不眨,一脸痴迷的看着那颗圆珠。

    “啪”

    就在这时,罗钰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随着响指的声响,一脸痴迷的威武候立刻清醒了过来。而那颗发着白光的圆珠,也随即黯淡了下来。很快,就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侯爷,我这颗法珠怎么样?”

    虽然被罗钰打断了,但是威武候痴迷的模样已经被葛亲王看在眼中,顾不得再和罗钰计较,连忙冲着威武候问道。

    “不错!果然神奇!”

    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威武候不由得点头赞道。

    “哼!不过是一件阴器罢了,里面根本连一丝灵力都没有!”

    罗钰摇了摇头,一脸不屑的说道。

    “满口胡言!刚才你污蔑我收藏的法器也就罢了!刚刚这颗法珠,我已经演示过了,而威武候也是亲眼所见!我看你一个毛头小子根本不懂什么是法器,若不是看在威武候的面子上,恐怕你连看一眼这些法器的资格都没有!”

    再也忍不住的葛亲王,破口大骂道。

    “既然如此,那就当我没说!你将一颗阴冷之物当成宝贝,迟早有一天会被这件阴器吸尽了魂魄!”

    罗钰见此,转身便准备离开。

    “罗贤侄等等,刚刚你说这颗法珠是一件阴器,而且还会吸人魂魄,此话可是当真?”

    就在这时,威武候急忙问道。

    “是的,这颗珠子常年放在阴寒之地,珠子上早已沾染了阴寒之气,长久佩戴之后,只会将人的魂魄吸尽!刚刚侯爷你痴痴呆呆的模样,便是被这颗珠子干扰了精神,要不是我及时打出响指,恐怕回到家后,侯爷便要大病一场!”

    罗钰冷冷的说道。

    “葛亲王,你现在双眼浮肿,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脚下无力,便是长期接触这件阴器的明证!假如再有个一年半载,便会卧床不起甚至……”

    紧接着,罗钰指着葛亲王再次说道。

    “甚至怎样?”

    此时,葛亲王早已经一头冷汗,急忙大声追问道。

    “命丧黄泉!”

    罗钰冷冷的说道。

    “扑通”

    葛亲王闻言,吓得腿脚一软,瘫倒在地。

    “罗贤侄,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威武候见此,一脸严肃的问道。

    “信与不信,我们只要再等上个一年半载,便知真假!”

    罗钰似笑非笑的说道。

    “信!我信!”

    这时候,原本瘫坐在地上的葛亲王,猛的跳了起来,走到罗钰身前大声说道。

    “贤……贤侄,你可一定要救我啊!”

    此时此刻,葛亲王哪里还有一丝亲王的模样,牢牢抱着罗钰的大腿,死活都不肯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