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葛亲王
    第九十六章葛亲王

    进了大厅,罗钰便看到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摆放了两排精致的太师椅,厅内大约有十几余人的样子,虽然看起来人不少,但实际上像这种级别的拍卖会,没有数十人围观是不可能的。

    “威武候,难得你今天这么早到,往常你可都是让人好等啊!”

    这时,一名相貌威严,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冲着刚进门的威武候笑着说道。

    “罗贤侄,我给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当今圣上的胞弟葛亲王!”

    威武候冲着罗钰介绍起迎上来的葛亲王。

    威武候的这一举动,顿时引起了大厅内众人的注意。心中纷纷开始揣测起来,为何威武候要对身旁的罗钰如此恭敬。

    罗钰闻言,微微一笑,便算打过招呼了。

    “葛亲王,怎么另外两人还没来吗?要是再不来,我可就直接买下来了!”

    威武候扫了一眼大厅内坐着的众人,发觉另外两个和他竞争的对手竟然都未出现,不由得微怒道。

    “侯爷稍安勿躁!我刚刚已经派人打听过了,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别能赶到。”

    葛亲王连忙出声安慰道。

    紧接着,葛亲王打了个哈哈,再次冲着威武候说道。

    “侯爷,最近我又收藏了一批法器。趁着现在等待的功夫,不如我带你去欣赏一番?”

    权贵之间,最常见的交流方式便是带着客人欣赏自己的喜爱之物。有时候是赏花,赏鸟,赏鱼等等。

    “好吧,那我就看看你收藏的宝贝!不过,我对这些法器可一窍不通。但是,我身旁的这位罗贤侄十分精通,倒是可以品鉴一番你的东西。”

    威武候见此,也就没有推脱,带着罗钰跟随着葛亲王向内屋走去。

    在前面带路的葛亲王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罗钰,对威武候所说的丝毫不以为然。

    要知道,虽然法器在修仙界根本上不了台面。可是在世俗世界里,却比任何珍宝古董都要珍贵,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不是真正的顶级权贵富豪,根本连见都见不到!

    眼前的罗钰衣着普通,年纪轻轻,和普通人家的少年几乎毫无区别。不要说对法器精通了,恐怕见都没有见过吧!

    很快,葛亲王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幽静的小院前。

    这个小院非常僻静,隐藏在一个湖畔旁,外表看着普普通通,毫不显眼,谁能想到里面竟然是葛亲王的收藏室呢?

    “侯爷,这里便是我收藏法器的地方了!”

    葛亲王按动机关,将收藏法器的密室打开。

    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引路。不过,却再也没有看过罗钰一眼,仿佛眼中根本没有看到一般。

    身为云澜城当今圣上的胞弟,葛亲王可谓是位高权重,虽然不如威武候那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可也是云澜城内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要不是看在威武候的面子上,葛亲王的眼中哪有罗钰这样的普通人物。

    “这些藏品,可是我花费了大量心血和金钱,收集了多年才好不容易收集来的!”

    “这把龙鳞匕首,据说里面含有一滴刚刚化成蛟龙的鲜血,锋利异常!”

    “这根鹿骨笛,乃是用五级魔兽黑巨鹿的兽骨所制,只要吹奏起这根鹿骨笛,立刻让人昏昏欲睡,精神不振!”

    “这个虎狼鎚,挥舞起来,伴有虎啸狼嚎之声,与人对战之时,足以夺人心魄!”

    “这是星罗印,据说曾经被修仙者使用过!”

    “这枚……”

    这时,葛亲王津津有味的介绍起他各式各样的法器。对于每一件的来龙去脉如数家珍。而且,每一件法器的来头都很大,都有一段十分神秘的故事。

    一旁的威武候,听得是连连点头,两眼发光,对马上就要拍卖的法宝更是志在必得!

    罗钰瞄了一眼葛亲王所谓的法器后,便一脸无所事事的开始闲逛。

    “罗贤侄,你也来鉴定一下我这些东西到底好不好?”

    见罗钰一副无所事事,不以为然的样子,葛亲王的心中不由得燃起一团怒火。几步走到罗钰身前,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些都不过是一些十分普通的东西,跟法器一点关系都没有!”

    罗钰轻轻摇了摇头,如实说道。

    刚才罗钰早已将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用灵力查看过了,这些葛亲王嘴里说得神乎其神的法器,几乎全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完全是用来欺骗有钱人的玩意。

    “怎么可能,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皇兄……”

    葛亲王闻言,立刻出声反驳道。

    “皇兄?难道这些东西是当今圣上的?”

    站在一旁的威武候,立刻追问道。

    “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当今圣上的呢!你肯定听错了。我刚才说得是黄金!这些东西都是我用黄金买回来的!”

    葛亲王急忙分辩道。

    一旁冷眼旁观的罗钰,心中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刚才葛亲王的话,罗钰是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为什么葛亲王不愿意承认,反而矢口否认呢?

    “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罗钰一脸平静的继续观察着。

    好不容易将威武候搪塞了过去,葛亲王看着一旁的罗钰,心中更加不悦起来。

    眼前的这些东西,竟然因为罗钰的一句话,就被贬得一无是处,他的心中又怎么会服气呢?

    “罗贤侄,刚才你说我收藏的这些法器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敢问你有何依据呢?总不能你红口白牙,嘴唇上下一碰,就将我花真金白银买回的东西贬得一文不值吧!”

    葛亲王强压心中怒火,冲着罗钰大声问道。

    一旁观看法器的威武候,此时也停了下来,饶有趣兴趣的看着眼前一幕。

    “依据?”

    罗钰冷冷的看了一眼葛亲王,反问道。

    “葛亲王,您刚才将这些法器的神奇功效说得是天花乱坠!请问,您可否当着我们的面演示一下?只要您能够演示出您刚才所说的效果,我便收回我刚刚说的话!”

    “啪,啪,啪!”

    就在这时,威武候拍着手大声说道。

    “罗贤侄所说言极是!葛亲王,就请你演示一番,让我们也好开开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